“此战胜负已定!”当看到第一个羌人逃跑,陈庆之就做出了判断;两军对垒,杀伤多出于溃败途中,而羌人打仗全凭血勇一拥而上,如今在潘凤的威慑下胆气尽失,有第一个逃跑的距离全军溃败就不远了!

    “追上去!不要放走他们给匈奴人送信!”李悠也拔出腰间长剑冲了上去,这种战场上的激烈厮杀让他肾上腺激素急剧上升;此去长路漫漫,说定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亲自上阵了,先借着这个追击敌人的机会练练手吧!

    于是本来守护他的几名亲卫也跟着一拥而上,只剩下陈庆之和李悠安排保护他的亲随们看守着使团的物资。

    二十三点的武力值听起来不怎么样,可是对付这些连饭都吃不饱还失去了反击胆气的羌人青壮来说足够了!跟随许光学习多日的剑术在这时派上了用场,大汉知名剑师精心打造的八面汉剑如同闪电一般掠过逃亡羌人的后颈处。

    锋利的剑刃几乎没有受到阻碍就轻松的割断了他的脖子,这名羌人甚至来不及痛呼,脑袋就离开了肩膀,一道血光喷涌而出。

    顾不上回味第一次杀人的感觉,李悠又迎上了第二名羌人,身子后仰平躺在马背上躲过袭来的弯刀,长剑由下向上一撩,直接将对手开膛!这名羌人胸腹大开,一时还不得死,只能徒劳地发出一声声惨呼,愈加动摇了羌人本来就已经消耗殆尽的勇气。

    “主公威武!”刚刚砍下三颗脑袋的潘凤回头望见这一幕,忍不住大声叫好。

    “使君威武!”堂邑父也跟着喊了起来,他大声对着那些恶少年喝道,“使君都亲自上阵了,尔等还不奋力作战?”

    此时距离秦末战乱并不遥远,董仲舒尚未受到汉武帝的重用,儒家还没有成为中原的统治学说!尚武精神还未曾被磨灭,依旧深深地刻在汉人的骨子里!正是有了这样的精神,才有了卫青霍去病驱逐匈奴的荣耀,陈汤“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迈,才有了这些愿意跟随李悠深入敌境搏一场富贵的游侠儿。

    这些游侠儿见使君大人都亲自上阵,那还能不拿出吃奶的力气来?他们一个个高声吟唱着歌谣,挥舞刀剑向羌人杀去。

    这些歌谣听得李悠血脉贲张,他也忍不住高歌一曲:

    “批铁甲兮,挎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同敌忾兮,共死生。与子征战兮,心不怠。

    踏燕然兮,逐胡儿。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这是东汉名将窦宪破北匈奴,登燕然山,刻石记功后,大汉军队里流行的军歌;勒石燕然也和冠军侯霍去病的封狼居胥一起成为华夏军史上无上的荣耀!

    今日李悠唱出这首曲子是在给士卒们鼓劲,休看如今匈奴猖狂,总有一天我大汉的军队要踏平他们的燕然山;有我和你们一起征战,无论是匈奴还是羌人,这些胡人终究会被我们的大军横扫一空!

    “批铁甲兮,挎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同敌忾兮,共死生。与子征战兮,心不怠。

    踏燕然兮,逐胡儿。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这首曲子朗朗上口,长安的恶少年们很快跟着李悠齐声吟唱起来,就连后方的陈庆之也不自觉得开始为他们打着拍子!

    这首军歌好像给他们加上了士气的buff,一个个汉人士卒们愈战愈勇,而那些羌人则在歌声中不断败退,不一会儿就被杀的七零八落!侥幸没死的几十号人也被潘凤和李悠带人团团围住!

    “告诉他们,放下兵器跪地求饶可暂时饶他们不死!”李悠对堂邑父说道,然后堂邑父分别用匈奴语和羌人的语言说了两遍,这些羌人不敢再战,纷纷翻身下马,抛下兵器跪在地上,额头紧紧地贴着地面,竟是连看都不敢看这些勇武的汉人军队一眼。

    “将他们捆起来,马匹收好!歇息一会儿,稍后我们去他们的部落!”说完李悠命人统计战果,羌人死伤七八十,仅仅余下四十来人尚且完好!

    而汉军这边仅仅只有几名士兵轻伤,他们浑不在意的任由使团中的医者为他们上药包扎,大声笑着和伙伴们儿吹嘘着自己方才的英勇表现。

    对于那些受伤的羌人,李悠才懒得浪费药材,直接命人给他们来了个干脆,送他们和早走一步的族人作伴去了!接着又在堂邑父的帮助下问起他们部落的情况来。

    不一会儿李悠站起身来大声喊道,“儿郎们,你们饿了没有?想不想吃肉喝酒?”

    “想!使君!啃了一天多的干粮,俺嘴巴早就淡出鸟来了!”经过这几日的接触,这些恶少年知道李悠没什么架子,因此说话也变得大大咧咧起来,“使君是要请我们喝酒吃肉?”

    “不是我请!”李悠踹了一脚刚才答话的俘虏,“刚才这厮说他们部落里已经开始宰羊备酒准备为他们庆功!可是现在他们被我们杀的大败,这庆功酒怕是要浪费了啊?”

    “哈哈!不浪费!他们的人虽然死的差不多了!可不是还有我们吗?”恶少年们放声大笑,“我们去帮他们吃了,总不能让他们白准备一场吧?”

    “好!那还等什么?”李悠长剑遥指羌人部落的方向,“看到没有,烤羊肉的烟气都起来了!咱们做客的可别让主人久等啊!”

    恶少年们纷纷翻身上马,一边继续吟唱着李悠刚才教给他们的军歌,一边赶着俘虏向羌人部落奔去!

    快到部落的时候,陈庆之指挥人马分成数队,将部落紧紧围住,断了他们南下向匈奴求援的路途,然后放慢马速向羌人营地逼去。

    嗯?声音不对!帐篷里做着发财美梦的滇良感觉到异常连忙跑到营地门口,刚好碰到李悠带着潘凤、陈庆之逼过来。

    李悠一挥手,几十颗脑袋丢到了滇良身边,然后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滇良,“听闻贵部准备了酒肉,我等不请自来,不知贵部欢迎还是不欢迎啊?”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