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盯着他们!我回部落去召集勇士!”发财的机会到了!一想到即将到手的大笔财货和匈奴贵人的奖励,滇吾就激动的难以自已,拔马就往部落里跑去。

    汉人虽然武力不行,可是他们却能制造无数的好东西,茶叶能让族人身体康健,丝绸布帛能让族里的女人更加漂亮!只不过以前这些好处都让匈奴人垄断了,现在终于轮到我们羌人从他们手中捞取好处了!

    然而滇吾似乎忘了,他们部落所居住的地方在多年前还是秦朝的领域,无论是匈奴还是羌人,都被秦人的强弩戈矛杀的血流成河,他凭什么认为中原的汉人就是不堪一击的呢?

    “汉人来了!跟我杀人抢东西去啊!”策马扬鞭飞速前行,在距离部落还很远的时候,滇吾就忍不住高声喊道!

    “汉人使团来了?”早就等得焦急难耐的滇良飞快的从帐篷里钻出来,裂开大嘴笑了起来,这一定是祖先之灵保佑,才将这等好事送到我们部落!

    “要不要派人去通知匈奴贵人?”一旁有人问道,他似乎已经忘了正是那些匈奴人昨天在他们部落里烧杀抢掠,祸害他的姐妹。

    “不!先不急!”滇良知道,要是让匈奴人回来,他们最多只能吃点残羹剩饭,心情好的话那位匈奴贵人或许会丢给他们几匹布,心情不好不仅什么都没有,自己部落或许还会在遭受一次洗劫;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先下手,将汉朝使团劫掠一空,然后藏起一半财货,在押着俘虏向大匈奴请功不迟。

    “将所有能骑得了马,开得了弓的族人都叫出来!”滇良立刻命人召集人手,部落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金钱财货和俘虏奴隶的激励,让这些羌人爆发出极大的激情,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部落的男人都集中到了一起,从刚刚能骑上马拉得动软弓的孩子到头发花白的老头子都咧着大嘴露出贪婪的笑容。

    “抢汉人去啊!抢汉人去啊!”的呼喝声不绝于耳,一百多名穿得破破烂烂的羌人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弓箭,嗷嗷的怪叫着准备展开厮杀,在他们看来,那些向大匈奴进贡财货的汉人肯定不会是勇武的羌人的对手!

    “你带着勇士们去杀掉那些汉人!我在部落里准备好美酒烤肉等着你们回来!”滇良对着自己的孩子大声喊道,祖先之灵保佑,我们部落翻身的日子终于到了。

    “哈哈!羌人的勇士们!跟我去杀汉人啊!”滇吾哈哈大笑,率先策马如同箭一般向汉朝使团的方向奔去,身后是这个部落所有的青壮男子。

    “把昨日藏好的酒都拿出来!宰杀最好的牛羊!准备为勇士们庆功!”滇良回到部落里,驱赶着妇人们去准备酒肉,这些妇人也个个喜笑颜开,一边烤肉备酒一边大声的说着汉人的丝绸布帛是何等的美丽。

    “你带人去将南下的路口堵死,别让那个黑了心肝的去给匈奴人报信!”滇良小声的对自己的亲信吩咐道,然而不久之后他就为自己的这个决定后悔不已。

    “滇吾,一会儿要是抢到丝绸了,可得分我些!我要去找南边部落族长的女儿求亲!”还没看到汉人使团呢,这些羌人就开始琢磨起如何分配战利品了。

    “我刚看到了,他们带的财货多得是!一会儿不怕没得抢,就怕你抢了拿不下啊!”滇吾大声答道,队伍中再次爆发出大笑声。

    自己家的女人需要丝绸布帛来打扮,族中的男人需要茶叶来缓解病痛,此外肯定还有锋利的刀剑,铁尖的箭矢,有了这些好东西,自己部落肯定会成为方圆百里最强大的部落!

    对了,也别把人都杀光了,还得抓一些活的汉人回来给自己当奴隶,以后牧羊放马这些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

    带着美好的幻想,百余名羌人飞快的策马前进,没过多久就到了滇吾刚才发现汉人使团的地方,留在那里监视使团的羌人赶紧来汇报,“快来了,快来了!大概还有剥半张羊皮的功夫,那些汉人就能到这里了!”

    “好!勇士们!跟我冲上去杀了他们!”滇吾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及了,顾不上休息就带着这些人一窝蜂似的冲向李悠所率领的队伍。

    “嗬!没想到他们竟然先动手了!”遥望远处的烟尘,李悠轻声笑到,使团的士卒们也没有丝毫紧张的样子,上千的匈奴精锐都被他们击败了!百余名连金属刀剑都配不齐的羌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刚好可以试试新学会的技能,李悠调出“鹰眼”技能远远地望向羌人的队伍,然而结果让他失望了,羌人队伍的破绽实在是太多了!想从中找出最大的破绽还真不容易!

    “敌军行军毫无章法,只凭血勇作战!若是正面挫其锋芒,必可大胜之!”陈庆之也摇摇头,他经历了大大小小百余战,还真没有遇到过这么渣的对手。

    “潘凤将军,那人看来像是羌人的首领,若能将其斩杀,敌军必会溃败!”陈庆之遥遥的指向滇吾的方向。

    “末将领命!”说罢潘凤催动胯下马匹如同闪电一般向滇吾杀去,顷刻间就来到玷污面前,双手举起大斧迎头就劈!“来人修得猖狂,吃我一斧!”

    这么快?滇吾心中一惊,来不及多想举起弯刀就向潘凤的大斧迎去!然而青铜打造的弯刀那能挡得住潘凤手中几十斤重的精钢大斧。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滇吾连刀带人被劈成了两半!潘凤杀的兴起左劈右砍如入无人之境,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十多名羌人死在他的斧下!

    陈庆之趁机指挥士卒们杀入羌人阵中,先是一阵强弩射击,接着来自长安的恶少年们拔出刀剑向羌人杀去!

    凶神恶煞一般的汉人军队让他们为之胆寒,特别是潘凤,在他们眼中简直如同魔神一般不可阻挡!

    说好的汉人文弱不堪一击呢?这些汉人也太可怕了吧?吓破了胆子的羌人乱糟糟的向回逃去!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