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乃南北朝名将,曾率领七千白袍队横扫北魏,留下了‘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的传说!陈庆之拥有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窥得唯一胜机的天赋技能!”虎符的声音在李悠心中响起,“宿主得到陈庆之倾囊相授,获得他的天赋技能‘鹰眼’!”

    说话间虎符面板再次浮现在李悠面前,面板上一个新的板块亮起——技能栏,在技能栏下面第一个方框赫然就是虎符刚才所说的“鹰眼”;李悠将目光移到上面,旁边立刻浮现出几行小字:“鹰眼”乃是名将陈庆之天赋技能,目前为一级,宿主可使用此天赋技能窥探敌军阵营,有10%的几率发现敌军最致命的破绽!冷却时间为十二个时辰!可升级!

    这这技能简直逆天啊!李悠不禁张大了嘴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他不禁有些后悔在三国世界没有和曹操、刘备等诸侯,以及荀攸、贾诩等谋士多聊天了,要是每个世界都能学会那些名将谋士的技能,从廉颇身上学到防守技能,从霍去病身上学到骑兵千里突袭的技能,从郑和身上学到海战技能以后那还会担心完不成任务被抹杀啊!

    等等,可升级是什么意思?要怎么样才能升级?激动的心情稍微平息,李悠就忍不住再次向虎符问道,然而虎符的回答让他失望了,“宿主权限不够,无法回答!”

    啧,还真是郁闷啊!李悠好一阵失落,不知道究竟是该跟随陈庆之继续学习呢?还是要经过实战的检验积累经验?看来只能是日后慢慢摸索了!好在这次任务的时间还长着呢,有的是时间来进行检验。

    要是有一天能将“鹰眼”技能提升到陈庆之的地步:可以百分百的发现敌军的最大破绽,那该多好啊?到了那时候

    “主公?主公?”陈庆之的声音将李悠从yy之中唤醒过来,他关切的问道,“主公你怎么了?可是劳累过度?那庆之就先行告辞了!”

    “没事没事!”李悠连忙摆手,现在正是紧要关头,那肯这么早就放他离开,“方才琢磨子云将军所传授兵法,一时有些入迷,故而才会如此!”

    李悠恢复端坐的姿势,拱手道,“还请子云将军继续为吾传道!方才子云将军说道雁行阵,不知此阵有何破绽?”

    “雁行阵兵力配置如大雁飞过的斜行,兵力分布长而广,若是军中有大量弓兵、弩兵,最能发挥此阵威力,亦可用来包围敌军”陈庆之不疑有他,继续沾着茶水在几案上写写画画,“然则此阵移动缓慢,中军薄弱,若是遇上此阵,我军可用锋矢阵直突中军,必可大破之!不过此阵并非一成不变,若是名将使用此阵必会根据地形、兵力配置调整阵型,掩盖中军的劣势,不可一概而论之”

    陈庆之侃侃而谈,李悠细心凝听,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见陈庆之有些困倦,李悠这才想起他身子文弱可不能长时间的教学,连忙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子云将军真不愧为兵法大家,今夜让吾大开眼界!只是如今天色已晚,吾这就送子云将军回去休息,明日再向子云将军请教不迟!”

    将陈庆之送回他的营帐,李悠在自己的帐篷里久久没有入睡,虽然接下来这一个多时辰的学习没能让“鹰眼”技能升级,但是陈庆之所讲述的兵法还是非常有用的!他隐隐约约的觉得如果能将他讲的东西彻底吃透消化,必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所以趁着现在记忆还很新鲜,李悠赶紧抓紧时间将陈庆之方才说讲述的精要一一记在羊皮纸上。

    清晨,天刚蒙蒙亮,堂邑父就命人唤醒了使团成团,新一天的前行就这样在朝阳刚刚冒头的时候开始了!

    经过昨日的洗礼,今天李悠再看使团行军的队形就有些感觉不一样了,最前方两名探马所处的位置刚好可以将前方能埋伏敌人的区域尽收眼底,潘凤带人守着中军可以抵御两侧的突袭,队尾也有人时刻留意后方无论敌人从那个方向进攻,这种阵型都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这让李悠安心了不少。

    他也不肯放过路上的时光,一边前行一边继续向陈庆之请教兵法;李悠认为陈庆之能够纵横北魏未逢一败,肯定不止“鹰眼”这一个天赋技能,能发现敌军的破绽固然厉害,但是能指挥兵马迅速攻破敌人的破绽亦非寻常将领能办到的事!

    这需要己方的军队拥有非同一般的速度,说不定除了“鹰眼”之外,陈庆之还有类似“闪电一击”的天赋技能呢!可惜的是一直到傍晚,虎符也没有任何反应。

    “使君,翻过那座小丘,前面就是河水了!左近有几个羌人的小部落,他们那里或许有汉人当年留下来的小船!”堂邑父指着前方说道。

    这一带原来属于汉人的陇西郡管辖,但是在秦末群雄逐鹿之时被匈奴所占据,但是由于匈奴时游牧民族,对境内管辖的力度较低,所以这里成了羌人及其他小部落的居所。

    站在小丘上向远方眺望,依稀可以看到残破的长城,百余年前这里还有骁勇善战的秦军在驻守,而如今城墙上却是荒草丛生,那些勇武的秦军战士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那巍然耸立的城墙在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刻有汉人的荣耀。

    将目光移到前方,清澈见底的河水缓缓流淌,中间夹杂着一些冰凌碎片,这大概就是黄河了吧?

    “使君!”堂邑父看到黄河上细碎的冰凌不仅有些着急,“眼下天气日寒,我们须得赶紧渡河,等过几日冰凌大了就无法渡船了!”

    中行说的追兵说不定就在附近了,他们绝对没办法在这里耽误几天时间!现在最要紧的是去附近的羌人部落里弄到船!

    “主公,你看那是什么?”陈庆之忽然指向黄河上游的方向,只见他所指的方向升起几道黑烟,似乎正在烧着什么!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