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他怎么会看过?第一张等高线地形图不是在1791年由法国的都朋特里尔绘制的么?之后裘品-特里列姆用等高线表示了法兰西领域的地貌;18世纪末叶至19世纪初,等高线逐渐开始用于测绘地形图中;19世纪后半叶,等高线法冲破不易识别的阻碍,取得公认;陈庆之生活在公元五到六世纪,他又是从哪里看到的呢?

    “庆之曾在陛下的藏书楼里看到过几张木板地图,其中有两幅和主公所绘舆图颇有相似之处!”或许是看出了李悠的疑惑,陈庆之解释道。

    李悠并不知道,在后世从天水出土的战国末期木板地图中就出现过闭合曲线绘制山峰的方法,而马王堆也曾经出土过类似的文物!他现在只能暗暗猜测会不会是有其他穿越者曾经到过陈庆之所在的位面。

    一边绘图一边和陈庆之核对沿途所见地形,并不时给他解释比例尺和等高线的用处,陈庆之不时点头自觉收获颇多。

    第二日一早,使团重新上路,经历了战阵搏杀之后的长安恶少年们精气神为之一新,刚上路时的忐忑拘谨在一场大胜后变为自信,平日里的散乱也渐渐消失,长长的队伍看起来比刚出长安时规整了许多。

    而陈庆之也通过这次辉煌的胜利获得了他们的认可,每当他策马行过士卒身边的时候,他们总会停下来恭恭敬敬的行礼。

    “陈将军!”“陈将军!”的问好声不绝于耳,李悠见状也颇为欣喜,一名深受士兵信任的将领毫无疑问会更具发挥空间!

    陈庆之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边率领队伍前行,一边给使团中的伍长和什长们讲述着行军、临阵的要领!

    汉代军制继承秦制并有所发展,军职从小到大依次为伍长-什长-都伯-百人将-牙门将、骑督、部曲督等-别部司马(军司马)-都尉(骑都尉)-校尉-中郎将(五官、左、右、虎贲中郎将类同五校)-裨将军-偏将军-杂号将军-四征、四镇、前后将军等等。

    五人为伍,伍设伍长,十人为什,什设什长;伍长和什长都是最基层的军官,李悠通过向他们发布命令控制这支不到百人的军队!而现在他将这一权力交给了陈庆之。

    陈庆之的指挥明显比李悠高出不少,队伍行进的速度和秩序都比之前有所提升!所以还没到日落时分就到了预定的休息地点。

    堂邑父喝止队伍,来到李悠面前禀报道,“使君,前方道路难行,且无休息扎营之地;今日不如就在此过夜,明日再行动身西行!”

    “副使熟悉地理,就依你的意思吧!”李悠点头同意,看着使团成员翻身下马,井然有序的开始安营扎寨,砍伐草木,烧水做饭。

    沿路行军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必须喝开水这也是李悠当初制定的规则,他记得眼下刚刚出生的冠军侯霍去病就是因为日后追击匈奴时,在漠北之战中饮用了不干净的水才病逝的!而且好像霍去病之所以生病就是因为匈奴在水源处埋了病死的牛羊等牲畜!

    这种原始的生化作战方式就是出自刚刚和李悠对垒过的华夏史上第一位汉奸中行说,虽然并不知道如今的中行说有没有研究出来这种策略,但是李悠不想冒险!而且喝烧开的水也可以避免各种病虫以及水土不服的问题!对士兵只有好处。

    用过饭食,和堂邑父、陈庆之、潘凤等人商量了下明日行军过程中要注意的事项,李悠又开始了自己的地图绘制工作!昨天已经绘制完毕走过的大半路程,今天只需要进行一些补充就可以了!

    所以今天工作完成的很快,一边绘制地图一边听陈庆之讲述在刚刚他所绘制的地形该采取什么样的战术,不知不觉间半个多时辰就将地图绘制完毕。

    李悠小心翼翼的将地图收好,这可是他此行最大的收获!即使日后到达大月氏和对方达成盟约也不一定有这份地图重要!这将是汉军攻入西域的最好情报!有了这些东西,相信日后汉朝军队肯定会少一些李广那样因为迷路而失期的憾事。

    做完这一切,李悠重新跪坐在几案后方,给陈庆之添上茶水,恭恭敬敬的说道,“子云将军,还请指教!”现在终于有时间聆听陈庆之讲述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兵法奥秘了,李悠平静的外表下面是无比激动的心情!

    “主公无须如此多礼!庆之从主公身上学到如此高妙的绘图方法,稍作回报也是应该的!”陈庆之依旧是那副儒雅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位百战百胜的名将,他坐直了身子,准备开始给李悠讲述自己的用兵之道。

    “庆之以为,天下从无必胜之阵!无论战场对面的是哪位名将,所率领的又是何等熊虎之师,占据的是何样险关隘口!这些最多可以让敌军占据更大的优势,却绝不可能断绝我军的所有胜机!无论任何敌人都会露出破绽,只是名将露出的破绽更少,被他们遮掩的更好;而庸才所露出的破绽更大,更为明显!”这位曾经在四个半月的时间里,攻下三十二城,野战四十七次获得全胜,横扫百万兵马,自己麾下七千部曲几乎没有伤亡的不世名将侃侃而谈。

    接着他伸手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将中行说所率匈奴骑兵的分布细细的画在几案上,对李悠详细的解释了自己采取当初策略的原因,“......敌军虽众,山谷却狭小......打乱敌军布置,我军方有机可乘.....”

    这一席话听得李悠不断点头,当时他只觉得陈庆之赢得轻松,却没有弄清楚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能获胜,现在听陈庆之这么解说颇有茅塞顿开之感。

    忽然胸口一阵发热,虎符的声音再次响起,“宿主得到名将陈庆之传承,获得技能:鹰眼!”

    嗯?技能?鹰眼?这是什么东西?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