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啊!李悠心中暗暗感慨,现在还没经过汉唐两代的大修宫殿,陇西一代的山头还郁郁葱葱的长着参天巨木,没有遭受过水土流失困扰的黄河应该还是清水吧?真想早日见见这种后世无法领略的美景啊!

    “子云将军!您是如何发现匈奴的破绽,从而制定出如此高妙的策略的?”大汉使团继续前行,李悠忍不住凑到陈庆之跟前问起他当时制定战术的思路来。

    “我也说不清楚啊!”陈庆之苦恼地挠挠头,“只是听闻主公转述匈奴的策略和堂邑父副使说明匈奴埋伏地的地形后,我就隐隐约约的觉得这种办法有用!不过若不是主公有潘凤这样的猛将,在下的策略也无法实施!潘凤将军勇力过人,即使和大魏的杨大眼相比恐怕也不遑多让啊!”

    杨大眼是北魏孝文帝、宣武帝时名将,因其眼大如轮故而被人称之为杨大眼,杨大眼擅长奔跑,勇猛善战;据《魏书》记载,即使是将长三丈的布系于发髻之上往前跑,杨大眼也能够让布直直地伸于后方而不落地,纵观华夏历代武将恐怕也只有麦铁杖等数人可以在这方面与他相比!

    此外杨大眼在战场上也因为勇力过人被赞为有“关张万人之敌”,陈庆之在刚刚出道时曾跟随韦睿在钟离之战中与北魏的中山王元英和杨大眼对垒,对方的精湛武艺在陈庆之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现在他用杨大眼来称赞潘凤,是对他武艺的至高赞誉。

    杨大眼既然被人拿来和关羽张飞相比,潘凤的武艺比起关张来还有很大的差距,他大概还是不如杨大眼吧?

    听到陈庆之这么说,李悠叹了口气,看来陈庆之这是天赋技能,恐怕没办法学会啊?自己想跟随陈庆之学习兵法的希望看来不大了!

    关于这方面史书中也有记载,陈庆之幼年曾经担任过梁武帝萧衍的亲随;某日萧衍无聊让陈庆之陪他对弈,围棋也和兵法一样是新手很难战胜老手的存在!只有十三岁的陈庆之当然不是萧衍的对手!可是萧衍大意之下打出了一记错手!

    而陈庆之立刻无比自然的将棋子落在了那唯一能逆转胜负的地方!萧衍不禁大为惊讶,立刻招来府中的老棋士和陈庆之对弈!接过萧衍惊讶地发现只要老棋士不出错,陈庆之必定大败;而一旦老棋士出现错手,却总能被陈庆之抓住。

    看来这个孩子拥有在繁复的局势中窥得唯一胜机的天分啊!于是萧衍开放了自己家的私藏图书,允许陈庆之从中学习兵法!并在他成年后不顾他并非士族的出身,对他委以重任!陈庆之也没有让他失望,用一次次不可思议的胜利回报了自己的君主!

    正在李悠感慨间,陈庆之又开口了,“不过庆之这些年征战下来也略有心得,主公若是不嫌弃,等扎营之后庆之再与主公交流一二!”

    “那真是多谢子云将军了!”见形势有了转机,李悠不禁大喜过望,“今日我就恭候子云的大驾!”

    “额,今晚好像不行!”转瞬李悠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无奈地说道,“今日我要绘制这两日沿途的地图,恐怕要到渡过黄河之后才能向子云将军求教了!”

    “哦?主公还会绘制舆图?”陈庆之身为名将,自然明白地图的重要性,一听李悠有这门手艺,当下就来了兴趣。

    “子云若是不嫌弃,一会儿不妨帮我参详一二!”我好歹高中的地理还没忘光啊,在这个时代,恐怕找遍全球也找不出比我更懂得地图绘制的人了吧?李悠总算是在陈庆之面前找到了一丝穿越者的优越感。

    日落时分,使团停止前进,李悠召集众人将他们在战场上的功劳一一记下,并宣布等回到长安后就会向皇帝陛下汇报他们的功劳、请求皇帝赐予他们封赏!然后又命令堂邑父安排酒肉庆贺!使团的士气为之一振!稍后他将现场交给了堂邑父,由他来安排夜间值哨及庆祝事宜,自己则回到帐内准备绘制地图。

    “赏罚分明,主公深得统军之精要也!”陈庆之和潘凤也跟了过来,陈庆之是好奇他的绘图方法,而潘凤则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

    给潘凤一坛酒,再给陈庆之送上茶水,李悠伏在几案上手握毛笔,开始在羊皮上绘制地图!眼下蔡伦还有两百多年才会出世,而帛书过于脆弱,竹简过于笨重,于是羊皮就成了绘制地图最好的选择。

    李悠先在地图上角画出了指北针,然后又在右下角标出了比例尺!这两种方法一出引得陈庆之啧啧称奇,“主公此法大妙!”

    中国古代地图绘制一般有三种方法:以山川为基准的地图、以行进路线(水路、道路、海洋航线等)为基准的地图,和以客观比例为基准的地图;这三种方法无论在汉代还是陈庆之所处的南北朝时期都未成熟。

    既没有形成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标准排布方式,也没有比例尺的概念!如果不是熟悉地图所绘区域的人拿到地图,大多只能一脸懵逼!他们根本没办法从那些简笔画一样的地图上获取有效信息!

    而且这些地图的比例极不规范,有的地方明明远隔百里,在地图上却仅仅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反之有的地方近在数里,却被分开到尺许!至于河流的宽度、山峰的高度就更不用说了!谁要是敢真的按照这样的地图去行军,飞将军迷路失期而自杀大概就是他的下场了!

    而有了比例尺,领军的将军就可以通过测量而获得更为精确的距离!虽说李悠手绘、目测的数据和真实距离还是有一定出入,可这毕竟比那种原始地图好得多!

    等做完这一切,他又用1791年法国的都朋特里尔所开创的等高线绘图法开始了地图的绘制,看到这里陈庆之忍不住咦了一声,“咦,这样的舆图庆之之前好像见过!”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