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人来了!快逃命啊!”汉朝使团的人一看到鹰庇领着大军向他们冲来,脸上满是惊恐之色,连忙调转马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大喊着,“兄弟们,快逃命啊!”

    可惜这次他们来的时机不巧,若是早来半个时辰一头撞进设下的埋伏之中,这会儿功夫他们早就该束手就擒了!中行说站在山包上看着狼狈逃窜的汉朝使团,不过也没关系,这些人的马术岂能和匈奴王庭的勇士相比?大概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鹰庇赶上屠杀一空吧?

    “大匈奴的勇士们!跟我上前杀死这些怯懦的汉人!”鹰庇露出残忍的笑容,挥舞着弯刀紧紧地追着汉朝使团的人马,在他看来,最多再过喝一碗口酪的功夫,自己就会取得大胜,满载金银财货而归,回到部落后也可以给妻子做身新衣服了!

    汉人打仗虽然不行,可是他们做出的东西却是精美无比!只是不知道为何天王却反对我们穿上汉人的丝绸布匹,非要我们依旧穿着难闻的羊皮!

    正在鹰庇胡思乱想间,那些汉朝使团的人马看到他们越来越近,不禁愈加慌张,领头那人连忙大喝,“赶紧把带的丝绸金银都扔了!马驮的东西少一些能跑快点!”

    说罢他扯开自己马背上的一个包袱,都开向后一扔,一团团鲜艳夺目、华美无比的丝绸布帛立刻向匈奴骑兵们飞来!其余的人也赶紧将马匹上所驼的货物随手扔下!一时间丝绸布帛、茶饼金银等货物四散开来,甚至还有两坛子酒被摔碎到路边。

    “有酒?”酒气四散开来,匈奴追兵之中有人忍不住放缓了马速,瞪大眼睛看着路边散落的货物,试图从中找出一坛尚未摔碎的酒来!

    “丝绸!那是汉人的丝绸!我在部落里见贵人们的阏氏穿过!”

    “还有茶砖!这也是贵人们才能喝的东西啊?据说喝了茶砖煮出来的水,就会百病不生!身体康健!”

    前几次消灭汉朝使团都是围歼战,使团所带的货物都保存完好、尚未开封,那些都是要带回王庭献给贵人们的!而现在这些散落在路边的货物可就是谁抢到手就是谁的了!按照匈奴人的规矩,谁也不能夺走勇士在战场上的虏获!

    一时间这些匈奴骑兵的队形散落开来,有的仗着高超的骑术从马背上弯下身子,伸手捞起挂在路边的丝绸,裹在身上哈哈大笑!有的干脆跳下马来捡起那些珍贵无比的茶饼,以及更加零碎的金银。

    “这是我的!你给我放手!”“明明是我先看见的!你给我滚开!”两名匈奴骑兵站在路边各自握着丝绸的一端用力拉扯,谁也不肯放手!

    一名匈奴骑兵忽然眼睛一亮,猛地扑向前方的茶饼,眼看就到到手了,却见一只脚突然出现在茶饼旁边,轻轻一拨就让他扑了个空!一名穿着其他部落服饰的骑兵笑呵呵地捡起茶饼塞入怀中!完了还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这如何忍得?先看到茶饼的匈奴汉子立刻扑了过去,将他扑倒在地,伸手就向他的怀中摸去,竟是想将茶饼再抢回来!这东西带回草原上可是能换上好几头羊!哪会甘心就这样拱手送人?被他压倒的人当然也不肯放手,俩人开始在地上滚来滚去,陷入激烈的缠斗。

    此地路途狭窄,被这群路边抢东西的人一堵,后面跟上的援军就没办法通过了!他们所幸也加入到争抢汉朝使团抛弃的货物当中!前几次看着那些被装起的货物可是眼馋坏了,这次总算是抓住机会可以给自己抢一点了!

    站在山丘顶上的中行说越看越觉得不对劲,那些汉朝使团仅仅是抛洒了一批货物,匈奴追兵就被分成了两半,一小部分跟着鹰庇紧追不舍,而更多的人则在路边你争我夺。而且那些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使团成员人数似乎有些少,根本没有探子所说的一百多人!

    不妙!这是汉人的诡计!熟读史书的中行说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妥,连忙命令身边的匈奴仆从,“赶紧吹号,让鹰庇将军暂缓追击!”

    匈奴仆从疑惑地看着中行说,鹰庇将军眼看就要追上那些怯懦的汉人了!为什么要暂缓追击?我是不是听错了?

    “听到没有,赶紧吹号!”中行说着急之下,立刻挥动马鞭劈头盖脸地朝他抽了过去!

    这时候匈奴仆从才意识到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问题,连忙拿出号角呜呜地吹了起来,可是有刚才那点耽误的时间,他现在发信号已经有些晚了。

    鹰庇领着匈奴骑兵紧紧地追着汉朝使团,眼看着等拐过前面那道弯的时候就差不多能追上他们了!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杀戮和丰盛的虏获,鹰庇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狰狞起来。

    呜呜呜~~忽然远方传来一阵儿号角声,嗯?这是要暂停追击的号角?鹰庇疑惑地放缓了马速,回头望向山丘的方向!天王这个时候让我们暂停追击,这是要做什么?

    队伍之中,有人听到号角和鹰庇一起停了下来,还有人不知道是因为没听到还是眼馋汉朝使团里的货物,依旧直愣愣地向前冲去!这支骑兵的战力再次分散。

    等他们追过了那道弯,却惊讶地发现那些汉朝使团的骑兵已经停止了逃命,正回过身来笑嘻嘻地看着他们!

    正当匈奴骑兵纳闷的功夫,只听一声雷鸣般的爆喝,“无双上将潘凤在此!尔等纳命来!”

    喊声犹在耳中嗡嗡作响,就见一名身高八尺、腰大膀圆,顶盔戴甲手持一柄大斧的威猛汉子策马向他们冲来。

    手上的大斧左劈右砍,沿途匈奴骑兵竟无一人可挡,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杀到了鹰庇面前,“本将斧下不斩无名之辈,来将通名!”

    “某乃大匈奴王庭千骑长鹰庇!”鹰庇用生硬的汉话回答,同时握紧了手中的弯刀,策动马匹向前冲去,他这是打算先下手为强了!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