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使团到了什么地方了?”中行说站在山顶遥望着长安的方向,尽管他现在还穿着汉人的衣服,可是他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匈奴一方,由此可见他不仅丁丁没有了,连节操也早就给丢了!

    “前去打探消息的部众刚回来!”这支骑兵的统领鹰庇走上前来说道,“汉朝使团已经到了前面的山口。”

    “让他来见我!”中行说冷冷地说道,前面几支使团都被自己轻而易举地歼灭了,这次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一名身材健壮,双目懵懂的匈奴骑兵被带了上来,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中行说!中行说高昂着下巴,居高临下地问道,“汉朝使团有多少人?带了多少马?使团里有多少士卒?”

    那匈奴探子愣了半天才依稀地明白中行说问了些什么,扳着指头盘算了半天才答道,“我看到这支使团的人好像比上次截杀的那支多一些,但是又比再上一次的使团少一些!带了不少马,怕是和那块的马差不多!”说着他伸手指向了河边正在饮水的马群。

    可怜我中行说也是满腹经纶,若是留在汉朝未尝不能成为赵高那样的高官!可惜老天无眼,竟让我沦落到和这些连数数都不会的蛮夷堆里!他再次想到了当年汉文帝逼迫他陪嫁匈奴的经过,对即将到来的使团恨意又多了几分。

    “上一支使团共有107人,再上一支使团有139人!那么这支使团大概也就一百一二十人吧!”中行说很快从探子的汇报中猜出了李悠使团的人数,另外草草地数了数,对他们的马匹数量也大致有了把握,“呵呵,这汉朝皇帝又给你们送财货奴隶来了!”

    “这都是昆仑神保佑,和天王您的智慧,才让我们如此轻易就收获了如此多的财货马匹还有俘虏!这个冬天部族里又能好过了!”鹰庇真心诚意地说道,如果不是中行说,他们也分析不出汉朝使团的行军路线,也不会像这样守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以逸待劳!更可能的是要么去冲击汉朝的边关,要么在四处乱转一圈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汉朝使团!无论哪种情况,都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虏获。

    天王是老上单于赐给中行说的封号,王号在匈奴内部极为尊崇,中行说能获得天王的称号可见老上单于对他的信任!他也没有辜负老上单于的信任,帮助匈奴建立起粗糙的制度、教会他们记数方法并懂得了分门别类的统计物资!

    让匈奴的实力大大得到增强,同时还不断为匈奴出谋划策,从汉朝这里勒索钱财,所以即使老上单于去世,军臣单于即位,他在匈奴内部的地位依然稳固!可是在中行说自己心中还是宁愿在汉朝做一名列侯而不愿意在匈奴称王!不过如今他已经没办法再回到那个繁华的国度了,所以他宁愿将那个他出身的国度毁之而后快!

    “这是最后一支汉朝使团了!杀死他们我们就能返回王庭!大单于一定会厚厚赏赐你们的!”接连数支使团全军覆没,那些渴望富贵的汉人们恐怕也该掂量掂量其中的分量了吧?而且中行说也没有从长安得到有新的使团出发的消息。

    “那些汉人队伍可规整?领军的乃是何样人物?”尽管现在己方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汉朝使团,但是中行说还是不肯放过一丝细节,继续追问道。

    “那汉朝使团的队伍和之前几支也没什么两样!至于领军的人物么?”探子挠挠头,仔细回想一阵儿,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儿,咧着嘴大笑起来,“领头的好像是个穿白袍的年轻人,瘦瘦弱弱的,看起来和当初在王庭遇到的那些给大单于送信的汉朝官员差不多!一点都不像是能打仗的样子!骑在马上都坐不稳,要不是旁边的人手快,他都摔下马好几次了!”在他看来连马都骑不好的人怎么可能会打仗?

    “嗬!本以为最后一仗能遇到个有趣的对手,现在看来又将会是一次轻松的胜利啊!”中行说转过身去,负手远眺长安的方向,“下去从前次的虏获中选一批马吧,算是赏你的!”

    “多谢天王!”探子顿时喜笑颜开,乐呵呵地下去领赏去了,唯独留下中行说一人独自遥望长安,久久不语。

    第二日,中行说早早地命鹰庇设好了埋伏,只等着汉朝使团送上门来!可是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对手一直没有出现。

    “他们行军也太慢了吧?要是在我大匈奴,领军的人早该被大单于砍去脑袋了!”久等无果的鹰庇忍不住发起牢骚来,接连几波探子回来,都没有收到对手已经到来的消息。

    看到天空中的太阳已经开始向西方倾斜了,中行说也以为大概在今天是等不到汉朝使团了,于是下令,“继续放出探子探查汉朝使团的消息,其余的人准备用饭!”

    白白等了半天的感觉可不好受,一听到终于可以填饱肚子了,匈奴骑兵们纷纷从埋伏的地点走出来,从马背上取下肉干、口酪吃喝起来。

    更有些人直接燃起了篝火,将牲畜架在火上烤了起来,而香味吸引更多的匈奴骑兵围了过去,一时间整支匈奴骑兵的队形变得散乱起来。

    “汉朝使团来了!”正当烤肉差不多可以吃的时候,两名探子急匆匆地回来汇报道。

    “上马!准备迎敌!”鹰庇大声呼喝着开始整理队形,可是这么多人拥挤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又怎么会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整理好的?

    眼见前方已经可以看到汉朝使团马队扬起的烟尘,鹰庇也顾不得多想,反正自己的人数是对方的十倍,直接冲过去就好了!

    “昆仑神保佑!跟我上前迎敌!”鹰庇大喝一声冲在了最前面,他身后乱糟糟的队伍一窝蜂似地拥了上去!

    情况有些不妙啊!看着散乱的队形,中行货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汉朝使团一触即溃,狼狈地向后方逃去!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