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主公见笑了!”尽管帐篷内灯光昏暗,李悠还是看出陈庆之的脸上微微泛红,似乎也为自己刚才失礼之举有些不好意思。

    “无妨,子云将军受伤了没有?要不我去叫医者前来帮忙看看?”李悠关切地问道,现在自己的希望都寄托到了陈庆之的身上,要是他再有个闪失,自己哭都不知道去哪哭才好!

    “没事没事!”陈庆之连忙摆手,来到李悠下首坐下,喝了口茶润润嗓子李悠向他说明了自己眼下的情况,然后问道,“眼下中行说率领大军拦截于前,其他道路亦是不通,子云将军可有妙策?”

    陈庆之笔直地跪坐在垫子上,显示了良好的修养和礼仪,听到李悠问话他闭目沉思片刻,忽然问道,“主公眼下有多少人马?战力如何?”

    “使团一共有百余人,除了向导、医者、马夫等之外,可堪一战者不足百人!”一路行来的这几天,李悠也没有白白浪费,他通过观察、交谈对这队人马有了较为清楚的认识,“但是这些士卒多为长安的恶少年,单打独斗从不惧人,可若是列阵前行就力有未逮!”

    这些人大多是市井中的游侠儿,每个单独拿出来都有一手不错的武艺,要不然也不会有胆子加入到使团之中,可是这些人自由散漫惯了,又没经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成阵列作战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陈庆之眉头微皱,看来他对这些士卒的情况也不太满意,沉吟片刻后道,“敢战方有胜机。”在他的领军生涯之中,并非没有见过单凭血勇就冲散比己方多数倍人马的战例,于是他又问,“匈奴骑兵战力如何!”

    “匈奴人以射猎游牧为生,尤善骑射,中行说所率领这一千骑兵乃是匈奴王庭的精锐!作战勇猛、对敌凶残,战力实在我军之上!且这些人乃是百战精兵,号令森严、进退如一,中行说用来如臂使指!实是不好对付!”这些消息一方面来自堂邑父的介绍、一方面来自哪两位侥幸逃生的先行使团成员的转述!

    李悠所率领的使团无论从战斗力还是人数上都要远远弱于匈奴骑兵,甚至连纪律性都比不过,乍一看胜机的确渺茫!

    “啊,还真是劲敌啊!”陈庆之熟读史书,当然知道冒顿单于当年鸣镝练兵的典故,李悠的话也证明了匈奴王庭的精锐骑兵并未退化,当下脸上也露出苦恼的神色。

    李悠见状心也凉了一半,他知道即使是陈庆之,在这种不利的局势下也没什么好办法!难道真的要葬送于此了么?

    “主公勿忧!世无必胜之军,亦无必败之战!”陈庆之也觉察到了他的忐忑,出言安慰道,“庆之尚未见过使团士卒,也没有亲眼看过匈奴的军队!故而不好为主公出谋划策!待这两日庆之熟悉了己方、敌军以及接战的地形!再为主公献计不迟!”

    “如此甚好,一切就有劳子云将军了!”此时夜色已晚,俩人说完各自睡去;第二日一早,李悠叫过堂邑父,为他二人引荐一番,“这是吾之友人陈庆之将军,接下来使团中的士卒由陈将军率领,陈将军但有令下,众人不可违背!这是吾之副使堂邑父,熟知匈奴事务,子云若是有问题,尽可以问他!”

    如此年轻的将军?莫不是哪家豪门之后?可是大汉开国以来陈姓封侯者除了旧主堂邑候家之外,就只有曲逆侯陈平、阳夏侯陈豨、河阳侯陈涓等寥寥数人,未曾听说过他们家有位叫陈庆之的将军啊?更何况此人昨日出关时还不见人影,一夜之后却突然出现在主公身边,到底是何来路?

    堂邑父将疑问藏在心里,命人帮李悠收拾好营帐,再牵过一匹马来送给陈庆之,“此去路途遥远,陈将军还请上马!”

    “额,好!”陈庆之挠挠头,绕着马匹转了一圈,笨手笨脚地试图上马,却再次摔倒在地,引起众人的一片哄笑!陈庆之也不着恼,爬起来在堂邑父的搀扶下总算是坐稳了,俩人并排前行,陈庆之一边打量着使团内的士卒,一边不时地向堂邑父询问匈奴的情况。

    还真不像个名将啊!连马都不怎么会骑啊!李悠忍不住摇摇头,不过转念一想,南梁的名将中像他这样的还不止一个啊!被北魏军称之为“韦虎”的名将韦睿在战场上就是弃马坐轿,三尺竹杖,指挥若定。后来这一潇洒风度还被日本战国的上杉谦信学去,可惜只得其表未得其实。

    “......以前匈奴与敌作战时,斩敌首级者赐酒一卮;而如今为驱使部族与他人作战,除赐酒外,还将战场上虏获的人口物资奖励给其本人,故而匈奴部众作战之时舍身忘己、奋勇向前......”堂邑父一边为使团领路一边向陈庆之介绍着自己了解的情况。

    “副使果然熟知匈奴事务!庆之佩服!”陈庆之并没有因为堂邑父出身匈奴而看不起他,听到这里他眼中闪过一道灵光,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

    又赶了一段路,中途休息的时候陈庆之还是在向堂邑父问个不停,“敢问副使,那匈奴骑兵会在何地拦截吾等?此地地形大致如何?”

    “前方百余里处,明日吾等就会和匈奴骑兵遇上,此地一侧临河,一侧靠山.......”堂邑父一边说着一边捡起一颗石子。按照陈庆之的指点在土地上勾勾画画,将可能发生战事的地点画了个**不离十。

    而陈庆之或是指在地图上的某个点提出询问,或是闭目沉思,良久之后他起身走到李悠身前,“主公,此战对吾等的确不利!但亦非毫无胜机!”

    嗯?这么快就想到办法了?李悠连忙问道,“子云将军有何妙策?”

    “眼下虽然想到了些办法,可若是没有合适的人选,恐怕也无法战胜匈奴!”接着陈庆之对着李悠小声说起自己的打算来!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