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宿主将附身张骞,时间为张骞离开长安,即将进入匈奴势力范围之时!任务一,带领使节团躲过匈奴的截杀,成功到达大月氏!任务二,和大月氏达成夹击匈奴的盟约,成功返回长安!任务时限为三年,失败抹杀!”虎符的声音将李悠从睡梦中唤醒。

    迎着东方地平线上的朝阳,张骞手持汉节从营帐中走出来,看着遥远的西方,“带领使节团到达大月氏,并和大月氏达成夹击匈奴的协议!这个任务可不简单啊!难道我要像历史中一样在匈奴境内待上十年之久么?”

    “这段路放到穿越前相当于从西安出发,穿过河西走廊到达西北的阿姆河流域,就算是现代社会想靠徒步旅行走完这段路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更何况在大汉朝!”李悠苦着脸,而且现在天水郡以西全部是匈奴的势力范围,想要穿越匈奴的围追堵截谈何容易!

    难道要像历史上一样被匈奴俘虏十年之久再寻机逃脱?咦,去给匈奴人放羊你还不如杀了我好了!李悠自认为自己没有张骞、苏武那种坚韧的毅力,在那般艰苦的环境下还能坚持下去!更何况虎符给了他完成任务的时间限制,如果三年后还没有成功回到长安,就会毫不留情地将他抹杀!

    这次的任务和三国世界相比实在是困难多了!该怎么样才能从绝境之中觅出一条生路呢?李悠找了块平坦的石头坐下,就打算翻出虎符面板来看看有什么资源可用。

    “使君!”身后忽然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李悠连忙将虎符重新塞入怀中,回过头来刚好看到堂邑父正向他这边走来。

    到了身前堂邑父拱手道,“使君,今日若是早些动身,到了夜间就能赶到进入匈奴地界前最后一座关卡!”

    “那就动身吧!夜幕降临之前必须到达关卡!”李悠说完起身回到帐内,取出自己的佩剑等物收拾一番出了营帐。此时堂邑父早就整理好队伍做好了出发的准备,这让李悠暗自庆幸,如果没有这样一位熟悉匈奴境内路线的向导,自己根本没办法完成这次任务!

    队伍整理完毕,使节团继续前行,李悠将堂邑父唤到身边,打算了解下此去一路的情况,“堂邑父,给我说说西域诸国的情况吧!”

    “使君,当年老上单于即位之时曾大破月氏,俘虏了月氏王,将他杀死用其头骨制成饮器震慑西域诸部;月氏部众自此分成两批,一小批留在河西与当地的羌族混居,被人称之为小月氏;而大部部众西迁至妫水以北,击败大夏建立王庭,称之为大月氏!”堂邑父和李悠并马前行,向他说起大月氏的情况来。

    “这也是某少年时在匈奴所闻,如今十多年过去了!不过近来的大月氏是何景象,还有没有对匈奴的复仇之心尚不好说!”堂邑父对此次的西域之行也没多大把握。

    “灭国之仇岂有不报之理?”李悠心知如果一开始就对成功不抱希望,此行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于是打断了堂邑父的话,“何况中原失河西之地已久,我们这次前往西域不仅要联络大月氏,还要绘制西域山河舆图;若是能带回舆图为大汉进军西域做指引,陛下定不吝赏赐,吾等回乡之时就是大富大贵之日!”

    使团的成员都是长安城中的恶少年,和他们说家国大义他们完全不懂,他们之所以肯豁出性命跟随李悠前往西域,不就是为了搏一场富贵么?李悠这番话正好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一个个喜笑颜开,大声地说起日后衣锦还乡的景象来!整个使团的士气顿时为之一振。

    李悠这时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继续向堂邑父问起西域的势力分布、风土人情来!并将这些至关重要的资料一一记在心里。

    现在大汉还没有掌握高桥马鞍、马镫等技术,李悠乘坐的马鞍让人极不舒服,但是他也不敢轻易修改,从明天起就要进入匈奴地界了,要是让匈奴先得到这项技术,对大汉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幸好23点的武力值已经超过常人不少,李悠才勉强地撑了下去。

    日落时分,一座小小的关卡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向守军通报身份,这座关卡的裨将亲自出来将李悠迎入关内设宴款待。

    “末将得知匈奴已经派出精锐骑兵沿路拦截,之前出关的使团已经不幸遇难!”一开口,这名裨将就告诉了李悠一个坏消息,“现在有两名侥幸逃生的使团成员就在关内,使君可向其问询!”

    “如此有劳将军了!”李悠闻言皱起了眉头,他曾经想过这一路会充满艰难险阻,却没想到一开始就面临绝境!他立刻向裨将提出要见见这两名劫后余生的幸运儿,好了解匈奴的拦截兵力。

    少顷,两名身上带伤的汉子被引到李悠面前,“赵广、何武拜见使君!”

    “二位请起!”李悠没有客套就直接问起话来,“二位可是在途中遇到了匈奴骑兵?大概有多少人?在何处拦截?领军的是何等人物?”

    “启禀使君,我二人跟随李使君出关后行了数日,在河边的小山坡处遇到了匈奴骑兵的拦截!”二人面露惧色,“千余匈奴骑兵来去如风,使团猝不及防之下伤亡惨重;加之敌众吾寡,纵使李使君拼命收拢军队与敌拼杀,可惜还是被匈奴斩杀俘虏殆尽!我二人因李使君丢了东西,被派往后路寻找,才逃过此劫侥幸生还!”

    “一千匈奴骑兵!”李悠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这样的兵力是他凭借手下这百余名随员无法抗衡的!该怎么样才能逃过拦截呢?

    “使君,我等看到那率领匈奴骑兵的似乎是个汉人!”何武又透露了一个新的消息。

    汉人,还在匈奴之中具有如此高的地位!李悠很快猜出了对方的身份,肯定是华夏历史上第一个大汉奸中行说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