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娘/玉英拜见两位公子!”珠帘摇动,两名盛装打扮的姑娘迈着摇曳的步子走了进来,云鬓之间珠翠叮叮作响,煞是好听。

    “钱公子好久不来,可是把奴家给忘了?”自称慧娘的女子眉头微蹙,看上去格外惹人怜惜,进来后直接坐到了钱骅身边。

    那位玉英自然归了李悠,上下打量一番,但见这位玉英姑娘年方碧玉,身材窈窕,相貌清秀,黑漆漆的眸子里透着一股十六岁少女该有的灵动劲儿,李悠不禁赞道,“红雨万花供扫迹,玉英一笑独留春!玉英姑娘你这一笑可是将全姑苏的春色都聚到此间雅室里了!”

    玉英闻言眼前一亮,青楼女子对于这些能做出好诗词的才子向来都是青睐有加,如果能从他们手中拿到一首好诗,他们甚至宁愿倒贴!综其原因,现在这时代的名妓和后世娱乐圈的明星颇有相似之处,一首好诗词可以让她们声名大噪,人红了自然会有更多的收入!这就好比后世哪个明星听说周杰伦想给她写歌,那还不赶紧巴结?

    “公子真是出口成章!”玉英赶紧殷勤地帮李悠剥去葡萄的皮送到他嘴里,见李悠心情不错趁机问道,“公子这首诗可曾做完了?”

    这两句诗雅致高量、出凡脱俗,更巧合的是嵌了玉英两个字,若是能得到全篇传唱数次,自己在姑苏花船中的地位定能扶摇直上。

    “哎呀,这却不是我做的!当时老师教的时候我走神了,只记得这两句,其他的句子已经记不起来了!”李悠实话实说,只记得这是宋代张商英的句子,全文实在记不得了。

    玉英正可惜间,忽然听到楼下传来好一阵喝彩,“袁兄不愧为咱们姑苏第一才子,这首新词乃是近年少有的佳作!小弟先在这里预祝袁兄今科金榜题名、独照鳌头!”

    “多谢诸位称赞!袁某先去见见慧娘,回来再和诸位痛饮!”声音传到这间房里,依偎在钱骅身边的慧娘脸色不禁有些发白,临来时她已经知道了钱骅的身份,明白这是自己万万得罪不起的贵人,现在听到外面有人说起她的名字,不禁有些着急!这该死的袁章,早不来晚不来,为何偏偏这时候来?

    “慧娘?你和人有约了?”钱骅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倒不是真的有多喜欢这个慧娘,只是现在人已经到了自己房里,若是再被人叫出去,他该多没面子?“你这妈妈好不晓事!既然有人约了你又为何将你送到我这里?这是存心给我找不痛快?”

    “钱公子冤枉啊!”慧娘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这两个月她确实和袁章多有来往,只是最近几日听说袁章回乡筹措进京赶考的路费去了,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啊!

    “表兄,既然如此就”李悠刚开口劝说,房门就被人推开了,一名身材瘦削、约莫二十二三的男子推门进来,只见他身长七尺,风姿特秀,未及冠带任由头发披散开来,一件浆洗得发白的长袍上笔走龙蛇,竟是写了一首诗词,李悠分辨半晌也只认出了一句“今我辞乡入京去,琼华宴上谁第二”,言下之意只要他进京赶考,这状元肯定不会花落别家,剩下的人就只能去争榜眼了!好一番自命不凡的狂士气概!

    “慧娘,我又为你做了一首新词!”来人眼里就好像根本没有钱骅和李悠俩人一般,直直的走向慧娘,说着就要去牵她的手,“整个姑苏也只有你的琴艺能配得上我的词,且去为我奏来听听!”

    “袁章!你”慧娘没想到对方这么急切,这么不知礼仪,竟然就这么闯进来了。

    “咳咳!这位兄台!”钱骅不得不开口了,再下去自己的脸面就丢光了!他伸出折扇拦住袁章伸向慧娘的手,“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吧!”

    袁章的目光这才从慧娘身上移开,眼神在钱骅和李悠的身上逡巡一圈,露出鄙夷的表情,“两个纨绔也懂琴?”

    放电影里,你这样的活不过五分钟!李悠这时才明白为何古代那些才华出众的诗人词人往往都没什么好下场,看看眼前这位就知道了!行事全不顾别人的看法,只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进来还不到一分钟,就把钱骅和李悠彻底得罪。

    “袁公子!请您见谅,慧娘现在恐怕不能为您弹琴!”犹豫片刻,慧娘还是决定先安抚好钱骅,待会说些好话将这位钱公子的怒气打消,不然的话这位昌华伯家的世子要是恨上了袁章从中作梗,他的科举之路恐怕会充满坎坷吧?

    久在欢场,慧娘自然不是袁章这种不通世事的人,她知道想要从科举出头,光靠本身的才华可不够!

    然而这一片好意却被袁章误会了,他闻言脸色大变,手指颤抖地指着慧娘,“慧娘,我本以为你虽出身风尘,却也不是贪慕财势的庸人!”一时间袁章心如死灰,“却没想到你现在也嫌弃我无权无势,不过是个穷酸罢了?”

    “袁公子!”被心爱之人误会,慧娘的心就好像被刀割一般。

    “哼!”似乎往日受多了这种歧视,袁章表面上转瞬就恢复了平静,内心却是波澜动荡,他最后看了钱骅和李悠一眼,似乎想将他们二人的样子牢牢记在心里,然后干净利落地转身离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今日之事袁某记下了,来日定百倍偿还!”

    不是吧?李悠闻言直接打了个激灵,这话可不是一般人能说的啊?莫非他才是主角?

    “莫名其妙!”好好的一次寻欢,就被袁章给扰了兴致,钱骅此时也没了继续游玩的心思,“文阳贤弟,今日是愚兄的不是!等到了江都,愚兄再带你去领略江都美人儿的风采吧!”

    说罢钱骅带着李悠直接下床离去,玉英看看形势不对赶紧去找妈妈去了,只留下慧娘一人在房里哭得肝肠寸断。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