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时候李悠带了四条船,离开的时候则变成了七条!钱骅前两年就通过了考试,前不久刚接到朝廷的诏令要去军中任职,刚好和他一起顺路去京城报道。

    用钱飒的话来说就是上一辈的交情现在轮到他们来继承了!从钱塘到京城路途遥远,刚好是他们俩增进关系的好机会!李悠也乐得一路上有个年龄相仿的人同行,起码也有人陪着说话不是?

    本来想着钱骅离家或许会有些不舍,谁知道他在码头上双目含泪,上船之后行了还不到两里地就变得神采飞扬气来。李悠问了他还振振有词,“在家的时候,府里规矩甚严,为兄平日里出去应酬,总会被责骂!如今可算是可以尽兴了!”

    “子骐兄怕不是一般的应酬,而是倚红偎翠吧?”李悠调笑道,男子二十冠而字,钱骅早已过了二十,所以李悠就要称呼他的字子骐,骅骝和骐骥同为名骏,这里用的是取字中同义反复的方法;李悠虽然没有到二十,但是文阳两个字是他父亲临终前所赐,属于特殊情况。

    “再过几日就到姑苏了,姑苏自古出佳人,到时候小弟一定请子骐兄去玩个痛快!”想当纨绔,不去秦楼楚馆领略一番怎么行?一看这位子骐兄就是此中老手,刚好可以跟他一起去长长见识。

    “哎!文阳你还真是命苦啊!久闻王维桢乃是道学先生,最是见不得风流中人;为兄我在国子监读书的时候还可以长乐坊宴饮终日!你怕是没这个机会了!”说到这些钱骅大为同情,“既如此,为兄就带你沿着运河一路逛过去!姑苏的花船、江都的瘦马、临清的青楼统统不能落下!只是此时万万不能让周学士知道,不然他又该在父亲面前告我的状了!”

    “哈哈,这是当然!”李悠大笑起来,那有给自己的岳父说自己去逛这种地方的啊!不过要是到时候不中意周家姑娘倒是可以拿这个败坏自己的名声啊!

    这钱骅倒是个妙人儿,见识广博能说会道,一路上听他说起些大魏朝的奇闻异事、风土人情倒也格外舒畅!

    行不数日,俩人终于到了期待已久的姑苏城,刚下船钱骅就迫不及待的要带李悠去见识见识姑苏佳人,“许先生,劳烦您带两家的人马先去安顿,我带文阳贤弟去拜访城中几位故交,若是夜间没有回来定是友人留宿,许先生勿用担心!”

    看这番话说的,连借口都找得好好的了!李悠不仅大为佩服,许光也呵呵笑道,“有钱少爷在,许某当然放心;只是我家小爵爷年纪尚幼,不宜早涉红尘,还请钱少爷多加看护!”

    钱骅的小伎俩那能瞒得过许光这个老狐狸,这下直接把他们俩闹了个大红脸,不过许光并未纠缠,拱拱手道,“如此许某就先行去客栈了,后日一早在码头恭候二位!”

    “许先生且宽心,钱某不是不知分寸之人!”钱骅连忙保证,带着几名护卫和李悠上了马车只向姑苏花船聚集的地方行去。

    这就是古代的红灯区啊!看着可是比现代的有格调多了啊!到了湖边,但见各式花船嬉游湖上,或雅致,或飘逸,绝无现代会所那种媚俗劲儿,如果钱骅不说,李悠哪能知道这些地方竟是那种去处!

    “子骐兄,这湖上千帆竟过,小弟竟是看花了眼。”到来这儿了咱们总不能在这里干看着吧?赶紧带路啊!

    “文阳勿用着急!”钱骅潇洒的合起折扇向前一指,“看,那不是有人来接了!”

    只见两名十七**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拱手行礼,用恭敬但不谄媚的语气道,“今个儿一早听见喜鹊在叫,就想着定是有好事上门,果然咱们刚到这儿就看道钱公子您了!船上已经备了您喜欢的明前龙井,还请赏光品鉴一二。”

    “我这就半年前来了一次,你们到还没忘我的喜好!那就去你们的船上吧!”钱骅心情大好,说罢伸手一指李悠,“这是我的表弟,你们称呼李公子就是了!”

    “见过李公子!”俩人连忙行礼,李悠身后早有随从贝勒散碎银子,见状丢了两粒过去,这两名小厮的态度越发的恭敬了!

    “你们家是那艘船啊?”李悠一边跟着他们向码头走一边问道,一想起即将领略到的高端享受,他的心跳不由得有些加速。

    “当然是最大的那艘了!”小厮言语之中颇为自豪,伸手指向湖中占据了最好景色的那艘大船,只见船高三层,宽数丈,停在湖中就好像座小岛一般,李悠见了不禁大为惊叹。

    “贤弟不要被他唬住了!这船开不动,只能停在湖中罢了,若是有风浪,只能由小船拉到岸边停靠!”或许是猜出了他的心思,钱骅解释了一番。

    “还是子骐兄见识广博!”若不是他说,我还真被骗到了;说话间已经到了码头,小厮带着理由和钱骅一行人上了小船,船夫撑起长蒿,小船优哉游哉的向那艘最大的花船驶去。

    到了花船附近,马上有仆役放下梯子接了他们一行人上船;一阵香风飘过,一名三十来岁,相貌清秀的女子迎了上来,“钱公子大驾光临,实在是让咱们蓬荜生辉!我那丫头听说您来了,懒觉也不睡了,直嚷嚷着要让您品鉴品鉴她新学的茶艺呢!”

    “孟妈妈别光盯着我呀?也帮我这位表弟调节可人的姑娘来伺候!”钱骅久经欢场,那会将她这话当真,伸手把李悠拉到了前面。

    这么正经?说好的“大爷您来了,快到里面耍”呢?正胡思乱想间,哪位孟妈妈已经将目光转向他这边,“这位公子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大家出身!诶呦,也不知道我这些姑娘是烧了多少香,才等来了您二位贵客!公子请放心,您先请楼上稍座,奴家这就给您安排去!”

    到了楼上雅间,李悠心不在焉的嗑着瓜子,眼神不住的向门口瞟去,到底会来什么样的美人儿呢?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