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侄拜见叔父、叔母,愿叔父身体安康!家运长久!”到了府中,钱骅直接将李悠引入院内,当代的昌华伯钱飒夫妇已在正堂等候,李悠连忙上前拜见。

    “像!真像呐!”钱飒看到李悠抬起头来,不禁呆了片刻,口中喃喃地说道,“想当初我和你父亲初识的时候,他也如同你这般年纪,一样的一表人才、风度不俗!”说着说着老爷子眼角竟有些湿润了!

    这下闹得连李悠这个对老爵爷没太多感情的冒牌货也有点感伤了,陪着老爷子流了几滴泪!最后还是钱骅上前说道,“父亲,逝者已往,如今文阳贤弟已然成人;李伯伯即使在天有灵也该感到安慰!”

    一旁的钱夫人也跟着劝说,“今日见到悠儿是大喜的事情,你又何必闹得人家不开心呢!悠儿一路辛苦,骅儿你先带悠儿先去沐浴更衣!然后咱们再好好说话!”

    “多谢叔母关怀!叔父故友情深实在让小侄感激不尽!”无论如何这种真诚的友谊还是让李悠十分敬仰的,又陪着两位老人家说了几句话,这才跟着钱骅一起离开。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又换了身衣服,李悠重新来到正堂;只见钱飒正和许光说着一路上的情形,许光准备的礼单现在已经放在了钱飒的手边。到底是世交,说话也没有那么多虚礼,钱飒见他出来直接说道,“若是别人送礼上门,我见都不会见他!不过你的礼我收得开心!我这里也为你准备了些进京能用到的东西,临走时我让骅儿送到你船上去!”

    “多谢叔父厚爱,如此小侄就却之不恭了!”对方干脆李悠也不扭捏,干干脆脆地答应了下来。

    “嗯,这才像是李兄当年的样子!”钱飒对他的表现也非常满意!伸手招过管家让他准备酒宴,“悠儿好好陪叔父喝两杯,许先生也请入席,咱们故友相聚,没有外人那么多规矩!”言语之间对许光很是客气,后来李悠才知道当初从军之时许光对钱飒也多有恩情。

    酒过三巡,互相说了些家中的近况,钱飒忽然放下酒杯问道,“悠儿此次进京可有把握?”

    “小侄这些年也不曾虚度时日,也有几分把握。”李悠这具身体的前主人读书很是用功,他也继承了对方的记忆,再说了即使考不过不是还有其他办法么?“许先生临行前也说了,进京之后要先去几家长辈那里拜访,料想不会让小侄无功蹉跎!”两家既然如此亲近,李悠也就实话实说,将自己打算用钱开路的打算都说了出来。

    钱飒混迹官场多年,对这种事情倒也没多少反感,他迟疑片刻后摇头说道,“长辈们是该多走动走动,只是今时不比往日,若想顺利袭爵还得以自身稳住,这无论是诗书还是弓马都不能丢下了!”

    大魏朝的勋贵多以军功起家,太祖为了避免这些勋贵世家的后人变成废物,因此在国子监同时开了文武二科,要求这些官n代们不仅要熟读诗书,还必须有一身过硬的武艺,至于兵法更是必修之课,要的就是让他们不能将祖宗的看家本事丢了!将来朝中有事也好将他们派上用场。

    然而就像所有的政策一样,无论出发点多么的好,刚出台的时候或许还能严格遵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逐渐变得不成样子。

    大魏朝刚立国那会儿,那些新袭爵的勋贵子弟文能入朝为官,武能领兵打仗,到现在大多都只会躺着享受罢了,像钱飒和李悠父亲这样精明强干之辈终究是少数!

    许多人都是年纪到了去国子监混上几年,然后拿钱开路顺利搞定!那些考官得了好处也就不会去为难这些人脉深厚的勋贵子弟。

    可是听钱飒这么说,难道如今国子监有了什么变化不成?事关自己家主人的前途,许光连忙问道,“敢问钱公,可是朝中有变?”

    “嗯!”钱飒摸着胡须道,“今日刚从邸报上得到的消息,国子监原来的祭酒吕希文吕大人已经告老还乡,新任的祭酒乃是原国子监司业王维桢!那吕大人出身蓝田吕氏,乃我勋贵一脉,料想不会苛责与你!而王维桢王大人就不一样了,他出身寒门,幼时曾被当地勋贵夺了家业!此等害群之马引得王大人对我们勋贵子弟多有误会,你若是功课有碍恐怕不好过这一关啊!”

    没想到却是无妄之灾,再回忆起前些日子在家时的邸报所闻以及从嘉州到钱塘沿途所见,李悠知道如今大魏朝党争严酷,自己想顺顺利利地从国子监毕业通过考试拿到爵位恐怕没那么容易!

    可是转念一想脑海里那么多的经史子集以及自己二十三点的武力值,李悠对通过考试还是有一定信心的!“多谢叔父告知,不过猜想若是小侄学业若是过去的,那祭酒大人恐怕也不好不让小侄过关吧?”

    “那是当然!莫说你能通过考试,就算你时运不济他愣是不让你袭爵,莫非我等勋贵就不能换个祭酒么?到时候叔父定会为你出头!”钱飒此时霸气尽显,在这种关系到勋贵集团切身利益的事情上,谁也不会马虎,今日他能卡住李悠的爵位,明日难道不能卡你们家的?对于这种涉及家族传承的大事,哪家勋贵也不会置身事外。

    “不过若是你能凭借自身实力通过文武二科,我等也能省些力气!”钱飒欲言又止,想来那位王维桢祭酒也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想来也是啊,寒门集团既然能将他推到国子监祭酒这样的要害位置上,位的就是让他卡住勋贵家族的袭爵之路,削弱勋贵集团的实力,这样的任务没几把刷子的人可是没本事完成!一想到这些,李悠不仅对自己的京城生活担忧起来。

    恐怕自己的国子监之行不会这么顺利就结束吧?将来少不了要和这位王维桢大人多打交道啊!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