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爵爷!您今日可是比昨日精神多了啊!”照着许光的教导,几项简单的锻炼做下来,这位高手兄面露喜色,连声夸赞。

    “我也觉得醒来身子轻快了不少,许是这两日病好了的缘故吧!”李悠心中暗喜,这还是今天他控制没有发挥出全力的结果;先不着急将实力全部暴露,慢慢锻炼着逐渐显示出全部实力,如此才会显得自然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许光没多想,前些年小爵爷不怎么喜欢练武,他对李悠的实力如何也摸不太准,现在把李悠的发挥当成了老爵爷的血脉正在逐渐觉醒,“老爵爷当初在军中的时候,也是一员猛将,小爵爷您只要勤加锻炼,将来未尝不能青出于蓝!”

    “那好,从今日开始你每天一早就陪我练武!”如此一来自己今后进入任务世界的时候也能多几分把握,“拳脚、器械、马术都要练!明日让他们选几匹好马送到演武场来!顺便再让忠叔找些人来把外面的那块地也平整一番,如此才跑得开马!”

    如果只是练习拳脚器械还好,要是再想学骑射,这演武场就有些嫌小不够用了!虽然伯爵府在城外有专门的马场可以练习,但李悠懒得来回跑,索性叫人改建一个好了!谁让咱现在有钱呢?

    “嗯,扩建演武场倒也用不了多久!不过小爵爷您恐怕不太用得上了啊?下个月您就要去京城了!那时候怕是还没修好呢!”许光摸着胡须说道。

    嗯,去京城?我去京城干嘛?糟了,忘记这事儿了!李悠一拍脑袋,从回忆深处翻出了一条大魏朝的奇葩规定来;原来大魏朝的那位太祖害怕勋贵世家日后堕落或者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所以规定凡是勋贵家族爵位的继承者,必须在二十岁之前去京城国子监读书,等考试通过之后方能正式继承爵位。

    本来李悠早就该去京城了,可是因为伯爵府的老爵爷和老妇人同时去世,他需要留在家中守孝,所以才推迟了进京的时间。

    如今二十七个月的守孝期已过,他也该去京城读书准备迎接考试了,只有这样他才能顺利地拿到伯爵的爵位,继续回到嘉州过上腐朽的生活。

    靠!穿越前要高考才能进入大学,要通过公务员考试才能进入政府机关!本来一位穿越成世家子弟就能过上好日子了,没想到还要考试啊!李悠一阵儿头疼。

    “许先生,这国子监的考试不难吧?”李悠头疼地问道。

    “刚开国那些年太祖尚在的时候的确非常严格!以至于大家都传说能通得过爵位继承考试的去考进士也是手到擒来!当初秦国公的公子就是从十八岁考到三十六岁才勉强通过拿到了爵位!更倒霉的还有终生未能继承爵位的!”许光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不过现在朝政日益懈怠,您只要去走走过场就好!到时候找找老爵爷的故交帮帮忙,再给考官送些银子,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好啊!身为平民的时候,李悠对各种**是深恶痛绝,现在他穿越成了统治阶级的一员,屁股自然就坐到该坐的地方了!一听说拉关系送钱就能搞定,顿时轻松了一大截,“如此也好,久闻京城繁华,这次正好去见识见识!”

    “咱们伯爵府在京城的别院就在国子监不远,平日里都有下人洒扫!里面也有演武场可供您练武,至于骑射咱们在京城郊外的别业刚好可以拿来用!”许光对伯爵府的家业很是了解,一下子就提出了解决方案,“在进京的路上某家也可以教小爵爷!”

    “如此甚好!”那座院子是不是就相当于日后的驻京办呢?想必两者的功能差相仿佛,都是为了和京城的高官打好关系,随时了解京城动态,以便提前做好准备,要是这样的话自己肯定不能空手去,各方各面都得打点好了,“去京城要准备什么我让忠叔列个单子,然后安排下人去购置准备!”

    “小爵爷请放心,忠管家从三个月前就开始着手准备了!现在除了几样稀罕物之外都准备好了!”许光在府内地位颇高,这些事情他也参与其中,起码那几位军中故交的礼单就是他拟定的,“只是有一样,周学士和周姑娘的礼物需得您亲自决定!”

    周学士?周姑娘?李悠恍惚了下,赶紧开始搜索记忆,然而答案让他不知如何是好;原来这位周学士乃是老伯爵的至交好友,出身汝南周氏,名寿字季老,乃是当世名儒,现任翰林学士一职,掌制诰;他的女儿叫周南,比李悠小一岁,今年刚刚十五。

    和这个时代大多数人一样,既然是老朋友自然香关系更进一步,于是在周南刚出生的时候两位老人家就帮他俩定了亲!如今婚书和周南的八字就放在李悠的书房里。

    这个有些接受不能啊!李悠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黄毛丫头的形象来,虽说已经七八年没有见面了,但是按照她小时候的长相来判断,现在应该也不怎么好看吧?而且这么早结婚也太不自在了?我可是立志要当纨绔的人啊,早早地给自己找个正室实在是实在是不舒服!不知道能不能取消婚约啊?

    京城,翰林学士府中,一名丫鬟急匆匆的跑到后院,捂着嘴巴来到小姐身边,“小姐小姐,我刚听到夫人说您的那位夫君下个月就要动身来京城了!”

    “整日里就知道嚼舌根,一点规矩都没有!”周南放下画了一半的墨竹图,微微蹙起眉头。哎,也不知道这位小爵爷这些年变成什么样子了!要是变得和京城中那些纨绔公子一样,不学无术,整日里就知道沾花惹草,那我宁愿出家也不要嫁给他!我的夫君必须得是像爹爹一样的饱学之士才行!

    于是乎,李悠还没有开始启程前往京城,这份婚约的两位主角就开始琢磨起如何让它作废了!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