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普祥运指如飞,默诵口诀,“乙庚起戊寅,丙辛起庚寅,丁壬起壬寅,戊癸起甲寅......”左手拇指飞快的在掌上安星排盘。

    越掐算李普祥的脸色越黑,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如今紫薇独坐子午,七杀潜伏庙堂,破军在野蛰伏,贪狼起于西北,蚩尤之旗划天而过,荧惑飘摇!此乃天下大乱之兆!莫非这大魏朝终究逃不过三百年兴衰之宿命?”

    他飞快地跑回房内,拿出使用了数十年的罗盘,踏罡步斗,行走如飞,绕着观星台转起圈来,“方才一定是我看错了!掌上排盘终究不如罗盘来的真切!待我再细细计算一番!”

    绕着观星台转了九圈,李普祥道长突然丢开罗盘,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自此以后天下多事矣!可怜神州百姓又要受苦了!”

    “吾等修道之士,岂可坐视百姓陷入水火之中而不理?今日我就是拼了这数十年的修行也要试上一试!”哭过几声,李普祥道长重新坐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捡起罗盘,又从屋内取出宝剑印章等法器,再搬出供桌供上瓜果香烛。

    想着供桌上的神位稽首为礼,口中默念,“弟子李普祥为百姓苍生计,今日要行此逆天之举!还望师门历代先辈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保佑弟子大功告成!上天如要降下惩罚,弟子李普祥一力担之,即使神形俱灭亦为无悔!”

    说罢李普祥点燃香烛,行三跪九叩之大礼,起身恭恭敬敬地从供桌上拿起他少年时游遍漠北,从三十六只头狼耳朵尖上取下狼毫为锋,泰山西麓丛林之中觅到之千年雷击桃木为管的毛笔,沾取精选辰州砂所制朱砂,在黄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好祭文,盖章点燃焚烧。

    再取下宝剑、罗盘,吟诵着玄妙而又古老的咒语,再次绕着观星台转了起来;行至一圈,微风忽起,烛火飘摇;行至二圈,乌云遮月,有狼夜嚎;行至三圈,天昏地暗,百鸟离巢;行至四圈,呼吸难继,心生烦躁;行至五圈,烛熄灯灭,狂风呼号;行至六圈,暴雨忽至,如剑如刀;行至七圈,雷声大作,天降冰雹;行至八圈,眼冒金星,欲坠摇摇......

    李普祥行到第九圈的时候,眼前一片灰暗,一口鲜血到了喉头,每走一步都感到脚底传来钻心般的疼痛,就好像走在了刀山火海一般!他紧紧咬住舌尖,凭着记忆硬是想走完这最后一圈!

    快到了,还有三步!他在这座高台上观星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即使看不到也能精确地计算出距离!

    右脚向前,左脚跟上,又迈出坚实的一步,还剩下两步!咬破舌头,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再次迈步!

    只剩下最后一步了!走完这一步凭借师门秘法就又可以保得天下二十年太平!此时冰雹雨来越大,劈头盖脸地砸在李普祥的身上,敲击的罗盘劈啪作响,狂风卷起他的衣服盖在了脸上,湿透了的衣物堵住口鼻,他连呼吸都不能了!

    逆天之举果然会让天地震怒,但是我走着最后一步的力气还是有的!李普祥颤颤巍巍地最后一次抬起脚,就要往观星台上落下!

    只见天地突然亮如白昼,随着轰隆隆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劈在了李普祥手中的宝剑上,宝剑变得犹如烙铁一般滚烫,另一只手上的罗盘忽然炸开,磁针划过李普祥的左眼不知所踪;李普祥眼前一黑向后倒去,他终究没有走完最后一步......

    钱塘府,飞来峰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子里,忙碌了一天的农夫们已经吃完晚饭,顽皮的儿童缠着自己的爷爷要他继续讲山精野怪的故事,村头的李家媳妇又在骂自己家的男人不争气,村尾的张屠夫拿着水盆坐在家门口,一下一下的磨着自己的杀猪刀;一名破衣烂衫、手拿蒲扇的和尚躺在树下枕着酒葫芦睡得正香。

    忽然和尚好像发现了什么,猛地睁开眼睛看向京城的方向,面带悲容久久不能平复,“哎,道友,你这又是何苦呢?天道运转自有规矩,自古以来逆天而行者又有那个有好下场?罢了罢了,你我相交多年,我终究不能让你送了性命!”

    说罢和尚翻身起来,将酒葫芦里的酒一口饮尽,摇着蒲扇,耷拉着破烂的草鞋,似慢实快的向前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丛林中,唯有几句古怪的歌谣还在夜空中飘荡,“......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

    琅琊郡,青箱楼上,一名相貌清癯的文士正在凭栏远眺,“大乱将至矣,吾琅琊王氏又该如何是从?乱世之中如想保住族中香火不断,唯有择明主而从之!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如今七杀迫宫,紫微暗淡,正是改朝换代之象!”

    文士眼神飘忽不定,一会儿看看京城,一会儿看看东北,期间还在东南、正西逡巡片刻,最后归为一声长叹,“哎,潜龙已现征兆,可是这么多人里究竟谁才是哪条真龙呢?谁又不过是为王前驱的假龙呢?”

    “也罢也罢!如此豪赌不宜过早下注!还是从族中选几个年轻的后辈隐形改名奔赴各地,等真龙昂首腾空之时再行投靠吧!”自古大家族保全自身的手段皆是如此,虽然它不能让家族盛极一时,却也能保证传承不断。

    “萨满大人,今夜天生异象究竟是何征兆?”一名身披兽皮,面貌狰狞的大汉跪在帐篷门口忐忑地问道。

    “中原将有大乱!祖宗之灵保佑,这正是我们部落崛起的好时机!”一个苍老而又悠远的声音从帐篷里传来,大汉站起来仰天大笑,握紧了腰间的弯刀。

    像这样的事情在多处发生,许许多多身怀异术的高人都从今晚的异像里偷窥到一丝未来,而李悠却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仍然苦恼地琢磨着,这块意外带回的传国玉玺究竟该如何处置才好呢?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