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将来他是打算辅佐汉献帝复兴汉室江山也好,打算篡位自己当皇帝也好!都不关李悠的事了!历史已经在这里发生了巨大的转折,无论日后世事如何变化,总归没有原来的三国世界来的惨烈。

    想必在这个世界,日后五胡乱华的惨剧不会再发生了吧?想起自己为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李悠的心情舒畅了不少。

    商量结束,俩人乘坐马车到了军营之中,李悠将自己的安排对潘凤说了一遍,“潘将军,日后你就在孟德麾下建功立业吧!待休整完毕,你就领军前去征讨黄巾,如若立下功勋,孟德必会不吝封侯之赏!”

    “主公!潘某自从来到主公麾下,主公对我多加照料!今日却让潘某归顺他人!这是何意?潘某岂是肯事二主之人!”本想着是双赢的事情,潘凤可以在曹操手下立功,韩馥也不会因为手握兵权而遭受忌讳,没想到潘凤却这么大的反应,涨红了脸分辨道。

    “潘将军切勿如此!”李悠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忽视了古人的忠义之情,在现代辞职跳槽什么的太平常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在一家公司干一辈子了,而古人却非如此,他连忙解释道,“只是吾年老体衰,已生退隐之心,已然决定将大军交由孟德管辖!如果潘将军继续跟着我,恐怕只能做个亲随,岂不辜负了将军的一身本领?”

    “潘某自己的本事自己清楚!某只有匹夫之勇而无大将之才!幸得主公如此爱护才能窃据高位。”潘凤诚恳地说道,“前些日子某随主公攻破汜水关,连夺虎牢洛阳!潘某青史留名有望,不负此生矣!潘某心事已了,如若主公不再征战,潘某愿卸去军职常随主公身边!还望主公成全!”说罢潘凤长跪不起!

    “这......”李悠顿时呆住了,这让我如何处理才好,连忙搀扶潘凤,谁知他却倔强地不起身。

    “潘将军真乃忠义之士也!”关胜在一旁感叹道。

    “罢了罢了!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跟在我身边吧!”李悠见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于是长叹一声,答应了潘凤的请求,拱手向曹操道,“如此还请孟德另选良将领军!”

    “潘将军如此忠义,朝廷定有封赏,吾这就奏明陛下为潘将军厚加赏赐,潘将军就依旧留在文节身边吧!”曹操也颇为感慨,连连许下诺言,说罢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一旁的关胜和李元霸!

    “孟德!关将军和元霸乃是异人弟子!跟随师傅在深山学艺,马上就要继续回山修行,恐怕不能为孟德效力了!”李悠见状连忙拿出了编造好的借口,这俩人可不能给你啊!我走了之后他们俩应该也会消失吧!到时候你找谁去啊!

    啧,这还真是让人郁闷啊!爱才的曹操摇头不已,为自己错过了三员大将而深感遗憾,“两位将军既然决心就此离去,曹某无以为报,唯有设宴为两位将军送行了!”

    晚间又是一番热闹,曹操做东,荀攸、夏侯渊等人作陪,为关胜和李元霸践行!当然他不知道李悠也会在今晚离开,一直闹腾到月上中天才依依不舍地散去,回到府中挥退众人,李悠半醉半醒地启动了虎符选择回归。

    白光一闪即逝,等李悠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又回到了伯爵府中的书房里,看看外头的星光,似乎依旧是自己离开时的那个时候!想来在三国世界这么久,主世界的时间却没有丝毫流逝。

    盘点一下这次任务的收获吧!李悠兴奋地搓搓手,从怀中取出虎符点亮了面板,只见面板中可召唤武将那一栏关胜和李元霸早已消失,却多了个潘凤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李悠忍不住问道。

    “所有抽奖得来的召唤皆为一次性,关胜和李元霸已经完成了宿主交代的任务回归他们所来的世界!无法再行召唤!”虎符的声音响起。

    “那潘凤是怎么回事?”我没抽过他啊?

    “因为宿主在任务中对潘凤信任有加,让他得偿所愿,所以潘凤的忠诚度上升到90,符合召唤要求!宿主可在今后的任务中选择召唤潘凤!”虎符解释道。

    “还有这种好事?”李悠后悔不已,早知道我就先去拜访荀攸他们了!“潘凤可以多次召唤还是只能再召唤一次?”

    “可多次召唤,除非他在后继的任务中阵亡或者忠诚度下降到70以下,否则可以一直召唤!但每次召唤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月,三个月后自动回归虎符,下次召唤需再过三个月方能进行!无论主世界还是任务世界都是如此!”仿佛猜到了李悠所想,连他没问出来的内容都回答了。

    这个挺好啊!说罢李悠就打算召唤潘凤出来试试,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又不需要打仗,召唤他来做什么?万一三个月没到下次任务就开始了岂不是亏了?

    嗯,还是先不要召唤他了吧?自己身边现在有许光保护足够了!先将此事放到一边,李悠继续向面板上看过去,只见找到传国玉玺时亮起的那个道具栏依然没有熄灭!

    李悠下意识的伸手向怀中摸去,传国玉玺依旧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将它从怀中取出忍不住拍了下额头,好像最后一天喝酒喝得有点晕,忘了把这件东西留在三国世界了!

    将它拿在手中把玩,在烛光的照耀下,传国玉玺表面灵光游动,印纽上的五龙栩栩如生,“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古朴大气,让人望之心生敬畏。

    不愧为代表了皇权传承的至高宝物啊!李悠爱不释手地细细把玩着,浑然没有发觉一道白色的龙气从传国玉玺上升起,透过屋顶直冲霄汉,而紫微星在龙气的冲荡之下忽明忽暗,一时间竟被星空中其他几颗大星遮住了光芒!

    “啊!紫微星动!”京城,钦天监的观星台上,监正李普祥道长瞪大了眼睛,心中涌起不祥之感!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