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牢关上的董卓等人傻了眼,关前的袁绍等诸侯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尖嘴猴腮、骨瘦如柴的李元霸单手举着腰大膀圆、身高九尺的吕布吕奉先回到韩馥阵前,身后跟着放心不下主人的赤兔马。

    回到己方阵中,李元霸把吕布扔到李悠马前,“我可是记得你说的话呢!你让我抓活的我就抓活的了!不过这小子武艺还行,你别把他杀了,这两天我没事儿就找他过两招去!”

    听闻这话,吕布刚抬起的头又羞愧的低了下去,好歹我也是一代名将,合着到了你这里就成了一个玩具了!不过让他稍感欣慰的是,这么说的话自己这条小命似乎短时间内算是保住了!

    李悠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哎,熊孩子难伺候啊!“元霸不用担心,我既然让你将他活捉回来,就不会去伤他性命!不过若是他不识趣,那就不好说了!”

    “吕布,你可愿归降我家主公!”潘凤提马上前,右手剑指吕布喝道,左手握住腰间宝剑剑柄,看样子吕布要是说个不字他就打算动手了!

    我可没打算将吕布收成小弟啊!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不知道再过多久就可以离开了,我要他何用?李悠正想解释,那边的袁绍有意见了!这韩馥麾下已经有关胜。李元霸这样的猛将,要是再加上吕布那还了得?当下出声喝止,“这吕布连伤吾众诸侯大将性命,岂可留他?理当斩之为诸将偿命!”

    损失了部将穆顺的上党太守张杨和伤了爱将武安国的北海太守孔融连声附和,其余诸侯之中孙坚、袁术等人同样不希望韩馥势力再涨也跟着嚷嚷起来,其余的马腾、曹操等人欲言又止,径直看着李悠。

    我都是要走的人了!还用得着看你的面子?李悠斜了袁绍一眼缓缓说道,“这吕布乃吾之部将所擒,理当由吾处理!诸位若是不服,可遣人与吕布再战!”

    说罢李悠朝着李元霸大喊一声,“元霸,去把吕布的画戟拾来还他!让他上马再和诸将做过一场!”我就不信了你们还有谁打得赢他!

    “韩文节!军国大事岂容儿戏!”袁绍气得面红耳赤,这十八路诸侯虽然和他多有阳奉阴违,但是像韩馥这样直接翻脸还是第一次,这时候他又开始怀念自己的颜良文丑了!

    李元霸可不会搭理他,听到李悠吩咐二话不说就催动万里风回到方才的战场上绕了一圈,拿回了吕布的画戟,只见那画戟被李元霸刚才一锤砸完,活脱脱的成了弓形。

    “哎呀,不好意思,刚才力气有点大了!”李元霸傻呵呵地挠挠头,“不过不要紧,我这就给你修好!”说完咚的一声将双锤掷下,双手握住画戟猛的一拉,弯弯曲曲的画戟又被他拉的笔直。

    “给,还你!你再和他们打去!打完了再和我打,我刚才还有些没过瘾呢!”打量一番李元霸对自己的手艺表示满意,将画戟还给吕布。

    吕布尴尬地站在那里,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李元霸可不管这些,他见吕布半天没动,干脆一把揪住吕布的肩膀将他提起来放到赤兔背上,方天画戟直接丢了过去,吕布下意识的拿在了手中。

    “好了,现在谁来和他对战?”李元霸大着嗓门喊道,眼睛不住地扫过袁氏兄弟、孙坚、刘岱、孔融等诸侯身边的部将,但凡他目光所及,那些武将都纷纷低头向后退去。

    纵使有黄盖、程普等性烈如火之人想出马迎战,也被孙坚死死地拉住!开什么玩笑,自己现在只有这么点家底,送去被吕布斩杀实在是太浪费啊!

    “谁人敢于吕布一战!”李元霸再次喝道。

    众诸侯鸦雀无声,想起吕布刚才斩杀穆顺,砍伤武安国,和李元霸大战数十回合的精湛武艺,他们心里都知道自己手下是拿不出这样的人了!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是何道理!”等了半天也没看上热闹,李元霸不耐烦了!催马向袁绍的方向走了两步,看样子竟然是想去从他身后抓两个人出来。

    “元霸,既然无人出战就算了!”李悠知道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轻声喝止向袁绍拱手道,“盟主,既然眼下无人出战,那这吕布可就归我了!”

    袁绍死死地盯着李悠看了半天,最后一甩袖子扭过头去;袁术刚想说些什么,见李元霸望过来又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吕布,吾且问你,你可愿归降?”见无人发对,李悠将目光挪到吕布身上;一旁的李元霸拾起擂鼓瓮金锤,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某...”眼神在李悠和李元霸身上徘徊数次,他本是惜命之人,无论如何也是不肯慷慨赴死的,更何况他对董卓也没有多少忠诚可言!于是翻身下马拜倒,“某家愿降,吕布拜见......”

    “且慢!”不等主公两字出口,李悠伸手喝止,“吾想让你归降吾等,却非是拜我为主公!”

    “韩公但有吩咐,吕布无敢不从!”既然已经走出第一步决定投降,那么再走第二步就容易得多!他一边拱手回答一边猜测着李悠会将自己送给哪路诸侯。

    “这真是....真是辜负了这一身好武艺!”吕布的行径让张飞连连摇头。

    “孟德兄,吾今日将吕布送到汝之帐下,汝可敢收留?”李悠笑吟吟地看着曹操,刘备现在势力太小,再加上关张二人肯定看不惯吕布,与其送给他让吕布日后反叛,还不如送给曹操。

    “啊!这!”曹操一愣,心中既惊又喜,惊的是不明白李悠为何送自己如此大礼,喜的是自己麾下又多一员猛将;方才夏侯渊都说了他们四人合力才能勉强挡住李元霸,这吕布纵使有所不如,赢过他们之中的三人恐怕还是不成问题的吧?

    终究还是猛将的吸引力盖过了疑惑,曹操拱手为礼,正待答应下来,那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孟德兄可是忘了当日的丁原丁建阳乎?”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