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的微妙就在于偶尔打乱顺序也不会影响理解,吕布听闻此言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本是生性高傲之人,听闻李元霸这话哪还忍得住,当下就催动胯下赤兔举起方天画戟向李元霸杀来。

    “这位小兄弟骂得好!”这句话简直说到了张飞心里,他在刘备身后击掌赞道,以他的眼光早已看出李元霸手上拿的是真家伙,不是木刻纸糊的玩意儿,能使得动如此大锤之人,又岂是一般武将?

    此人年纪尚小,恐非吕布之敌,文节公如此厚待吾等,吾等万万不能让这小将殒命于此!刘备心下念道,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双股剑,给关羽和张飞使了个眼色,打算只等李元霸稍有不支就上前营救。

    “来将通名,吕某方天画戟之下不斩无名之辈!”吕布单手持戟斜斜指向李元霸大声喝道,声出金石响遏云霄。

    “某乃李元霸是也!”李元霸这一声比之吕布有过之而无不及,声如霹雳震得观战众人耳中嗡嗡作响。

    如此小儿却有这般声音,实非凡人!文节帐下先有关胜后有这李元霸,猛将何其多也!曹操向李悠投以羡慕的眼光,要是此二人能入我麾下该有多好啊!

    一旁的马腾眼睛瞪得犹如铜铃,死死地盯着李元霸的身影,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而袁绍袁术兄弟面色阴沉,不知想些什么。

    说话间李元霸已经来到吕布面前,昂头看向吕布;而吕布看到李元霸身后的马蹄印心中咯噔一下,他从马蹄印的深浅之中已经看出了李元霸这两柄大锤的重量!此人力气犹在我之上,实不可力敌。

    “小子,接你爷爷一锤!”正思量间,李元霸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刚才看吕布在关前大战已经心痒难当,早就想过把瘾了,现在吕布却半天不动是何道理?于是不管不顾举起右手大锤犹如乌云盖顶猛地砸了下去!

    吕布不敢硬接,连忙把马避开;到底是三国排名第一的猛将,躲开这一锤之后吕布立刻缓过来反手一戟扎向李元霸的肋下!李元霸左手大锤从肋下穿过挡住画戟,两位猛将顿时战作一团。

    只见吕布的画戟犹如银蛇缠身,神龙出水,钩、啄、刺、削招招迎向李元霸的要害之处;而李元霸两柄大锤如同流星赶月,泰山压顶,砸、擂、冲、盖回回不离吕布的脑门!俩人皆是盖世无双的猛将,胯下同为万中无一的宝马,一时间战的是酣畅淋漓,看得关上关下的两军大将心神摇曳。

    这...这就是无双猛将之间的对战啊!当初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简直弱爆了啊!李悠张大了嘴巴,深恨现在自己手里没个dv、手机什么的,无法将此激烈的争斗拍下来!

    “吾今日方知伏波将军当年是何等英雄!吾今日方知伏波将军当年是何等英雄!......”马腾瞪大眼睛,口中不停的重复这句话!

    “燕人张翼德平生从不服人!今日得见李元霸小兄弟的武艺,算是服了!吕布这厮能在元霸手中坚持这么久实属难得!”张飞连带着对吕布的感觉也好了不少,一旁的关羽微微点头,似有赞许之意。

    “元让、妙才!如若汝二人合力,可否与那李元霸一战?”曹操生性多疑,纵使这几日和李悠处的不错,也没忘记提醒自己说不定将来会和他在战场上遇到。

    “这...”夏侯惇和夏侯渊对望一眼,最终还是夏侯渊上前答道,“启禀主公,恐怕非得我兄弟二人再加上子孝、子廉才方可将此人拖住片刻!”

    “什么?!”曹操忍不住咋舌,夏侯惇、夏侯渊再加上曹仁、曹洪才不过勉强将这李元霸拖住!这样的猛将冲起阵来谁人能挡?

    “可惜吾上将颜良、文丑未至!方让此竖子成名!”袁绍看着观前战作一团的二人,不甘心地说道。

    他周围的乔瑁、王匡、孔融、公孙瓒、孙坚等诸侯忍不住心中腹诽,你老是念叨这俩人怎么没见你把他们从河北带过来?而且就算颜良和文丑俩人加起来恐怕也不是这二人中任何一个的对手!

    又过了十多回合,观战的众人渐渐心生不忍起来!这两位都是武艺盖世之辈,任谁出现损伤都是遗憾啊!

    “二哥!我二人上前去将他们分开!”张飞提起丈八蛇矛对关羽说道,关羽点头应了一声,将青龙偃月刀横过马头就要打马向前。那关上观战的董卓见这边有异动也立刻吩咐手下人马出关接应。

    “二位吾慌!以吾观之元霸尚未使出全力!”李悠估计是自己生擒吕布的要求让李元霸有些束手束脚,才拖了这么久,从他看《隋唐演义》的印象来看,李元霸可不止这点战斗力!

    “还没出全力!”张飞猛地回头差点扭到了脖子!关羽握着青龙偃月刀的手又紧了几分。

    说话间李元霸已经摸清楚了吕布的戟法套路,他可不是光凭蛮力吃饭的人,当年也曾跟随紫阳真人修习过上乘武艺!右手举锤虚晃一下,引得吕布马上举起画戟准备点向李元霸的手腕。

    哪只这一招不过是虚招,李元霸收回右锤,左手大锤猛地向画戟磕去!此时吕布收招已经来不及了!连忙双手紧握画戟和李元霸的大锤撞到了一起。

    只听乒的一声巨响,吕布双手如遭电击,猛的一麻,虎口迸裂,鲜血淋淋,方天画戟被李元霸的擂鼓瓮金锤砸得脱手而出,悠的飞上了天,半晌方才落下。

    赤兔通灵见状扭头就往关内跑去!可惜李元霸胯下的万里风也非凡物,希律律一声追了上去,双马交错之间李元霸倒转大锤,右手锤柄戳在了吕布的腰眼上!吕布一声哀嚎,落于马下。

    李元霸锤交左手,俯下身子右手抓住吕布腰间甲带,单手就将吕布举过头顶,望着关上的董卓大喊一声,“谁人再敢和我一战!”

    关上诸将面如土色,竟无一人敢应声!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