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此一战,潘凤对李元霸彻底服气了!他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嘀咕,主公近来都是从哪里找到的高手!先是有刀法出众的关胜,现在又有力大无穷的李元霸!一个个的武艺都远胜于己;不过潘凤性格耿直,没有想过自己的地位会下降的问题,只是为主公的实力大有提升而高兴!

    再说了,领兵攻打汜水关的功劳可是自己的!看来在主公心中某家依旧是深受信任的,一念至此,潘凤接下来几天办事更加用心了!指挥着人马一路跟随袁绍等人来到了虎牢关下!

    此时虎牢关前有吕布所率领的三万大军,而董卓同李傕、郭汜、李儒、樊稠、张济等屯兵关上,紧紧把守着这座通往洛阳的雄关。

    “并州铁骑不愧精兵之名!董卓得了吕布连带这并州铁骑,真是如虎添翼啊!”曹操和李悠并马立于小丘上,远远的看着关前吕布的营帐,刘备和关张二人稍稍居后。

    这几日下来,他们三人经常来往,关系倒是好了不少,刘备见状说道,“这吕布反复无常,丁建阳当日死得冤枉。”

    “玄德此言差矣!吾倒是觉得丁原之死实属咎由自取!”李悠遥指对面整齐的大营说道,“原因有三,吾观此营戒备森严,无一处不合兵法!由此观之吕布实乃将才,然丁建阳此前却让吕布去做主薄,不能人尽其才吕布难免心生不满,此其一也!”

    “董卓遣人赠吕布珠宝赤兔就将其收服,可见丁建阳虽收吕布为义子,却对他少有教导致其轻而易举就被人引诱,养而不教是非为长之道,此其二也!”

    “身为一方诸侯,不能收属下之心也就罢了!还对其丝毫没有防备,致使吕布单人就能入帐将其斩杀,实属不智,此其三也!若是吕奉先归顺孟德帐下,必定不敢轻易反叛!此乃乱世,君择臣臣亦择君,可惜吕布即无择明主之智,又无为主之气概!日后结局必定不妙啊!”

    刘备张了张嘴吧,他觉得李悠的话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来!曹操倒是颇为赞同,他哈哈大笑着说道,“若是吕奉先肯来投我,吾必能收为己用!”

    就看到时候如果还有白门楼一事,你还会不会这样说吧?李悠微笑不语,稍顷,袁绍召集十八路诸侯前往虎牢关前应战吕布,三人各自带领亲信来到袁绍跟前一起观战。

    河内抬手王匡首先出马,率领手下大军向吕布大营冲去,吕布带铁骑三千,飞奔来迎;只见吕布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赤兔;端是威风凛凛、英姿飒爽。

    王匡手下河内名将方悦挺枪出马迎战,不到五个回合被吕布一戟刺于马下,随即领兵直向王匡杀来,东西冲杀,如入无人之境。幸好有乔瑁、袁遗两军齐出,才杀退了吕布,救回王匡。

    “咦,这厮倒是有两下子啊!”李元霸看到吕布出入万军之中如履平地,不禁眼前一亮,策马来到李悠身边就要求战。

    “你这厮好大的口气!”李悠身旁的西凉太守马腾听到这话忍不住反驳道,“吕布乃当世英雄,武艺出神入化!文节麾下关胜虽勇,怕也不是吕布对手!何况你个无名小卒!”

    说话间马腾已经回过头来看向李元霸,当看到他尖嘴猴腮,面如病鬼,骨瘦如柴的样子时一撇嘴,就想继续教训两句,但是他的目光立刻被李元霸手上的两柄大锤所吸引!“啊!你拿的这是.......”右手剑指大锤,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马太守这是?”李悠看到马腾吃惊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你这两柄大锤是从何而来!”说话间马腾已经下马快步走到李元霸身前,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他手中的大锤!对李悠的话就好像没听到一般。

    李元霸皱眉苦恼的挠挠头,似乎在回忆这两柄大锤的来历,半天才说道,“好像是当年从一个姓马的村子里拿到的吧?”

    “是了!”马腾狠狠一拍大腿,“这两柄大锤叫做擂鼓瓮金锤,乃我先祖伏波将军马援所用,可惜在他之后再无族人可以拿得起,后来在王莽篡汉之时族人四散,这两柄大锤也没了下落!没想到竟是到了小将军手中!”

    “你家的东西?”李元霸立刻警惕起来,“他们当时说我拿得动就送给我!你可不能再要回去!”

    “不会不会!”马腾连连摆手,“马某只是见到先祖兵器心生激荡,此物在小将军手中方有用武之地!马某断无收回之理!”

    就在他们俩说话间,吕布已经刺死上党太守张杨部将穆顺,正在和北海太守孔融部将武安国激战,战到十个回合,武安国被吕布一戟砍断手腕,弃锤于地而走。

    “真是给我们用锤的丢人啊!”或许是武安国也用锤的缘故,李元霸心生愤慨,就想上前觅战。

    谁知却被辽东太守公孙瓒占了先机,挥舞马槊和吕布战到了一起!没过几个回合,公孙瓒汗流浃背就要顶不住了!

    公孙瓒和刘备曾经同在卢植门下读书,他要是出事的话就该轮到刘关张三英战吕布了!不行,不能再等了!李悠赶紧叫过李元霸,“元霸,你去将那红袍持方天画戟的武将给我拿下!记得,可别打死了,要活的!”

    “打个架还这么不痛快!”李元霸嘟囔了一句,还是点头应了下来,“行了,你就看好吧!”说着就要催动胯下的万里风上前迎战。

    “且慢!”李悠玩心突生,拉住李元霸叮嘱道,“一会儿出马的时候,你喊一声三姓家奴休走!可敢与我一战!”

    “啰里啰嗦,记住了!”李元霸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催马向前,不一会儿就到了吕布身前,只听万军瞩目之下突然爆出一声大喊,“三家****休走,可敢与我一战!”

    卧槽,丢大人了!李悠羞愧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