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在那个版本的三国武将排名里,吕布吕奉先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想抽取一名能战胜他的武将可不容易!关胜来的《水浒传》里恐怕是找不出能战胜他的人了!所以李悠把目标放到了《隋唐演义》和《说岳全传》等武力值更为夸张的小说上,“老天保佑,给我个高庞、陆文龙吧!要不宇文成都、裴元庆也行啊!”

    完颜金弹子等人的武力值虽然很高,但是李悠却没有想过用他们来战胜吕布,用蛮夷来打赢汉人的传奇总是觉得别扭。

    老虎机停止了转动,一名武将被抽了出来,系统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被召唤武将已经到达帐外,随时可以出战!”

    哦?我看看是谁?当李悠看到这名武将名字的时候,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有了这位,吕布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见面板上赫然写着李元霸三个大字!在三国里,关羽所用的青龙偃月刀重八十二斤,料想吕布的方天画戟顶天了也就一百多斤。而李元霸所使的双锤赫然重达800斤,光从力量上李元霸就甩了吕布几十条街!他的宝马万里云也是绝对不弱于赤兔的存在;有了这样的好打手还怕毛线的吕布啊!

    “这是谁家的小孩儿?怎么到了主公帐外?”正发呆间,潘凤的话从外面传来!

    小孩儿?对啊,这李元霸的年纪可是不大啊!卧槽,他的脾气可是不好,可别一言不合把潘凤给撕了!我现在可全指着这位无双上将给我带兵啊!来不及思索李悠赶紧走出帐外。

    只见一名尖嘴猴腮,戴一顶乌金冠,面如病鬼,骨瘦如柴的小孩正绕着虎背熊腰的潘凤仔细打量,看样子像是琢磨着怎么下手才好。

    “元霸,住手!”李悠赶紧制止,再不说话估计潘凤就要变成两半了!快走两步走到二人中间,李悠向李元霸拱手道,“这位就是元霸将军了吧?果然...生得异于常人。”

    那小子仰起头来打量了李悠一番,也不行礼,双手背在背后用下巴指着潘凤说道,“你叫我来就是收拾这小子?”

    李悠顿时满头黑线,都说这小子脑子有问题!现在看来真是这样啊!一来就想打架,活生生一个暴力狂!

    潘凤看着李元霸的眼神也是一阵儿头皮发麻,这谁家小子,怎么眼神一直往我身上的要害瞄啊!

    “元霸稍安勿躁!”我就一光棍,没和熊孩子打交道的经验啊,李悠琢磨着再犹豫下去潘凤就该跪了,于是硬着头皮上前说道,“元霸初来乍到,肯定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说!”

    李元霸闻言摸了摸肚子,“我还真是饿了!有什么好酒好肉赶紧端上来吧!”说着径直进了大帐,临走时还不忘交代一句,“我的大锤就放在外面了!可别让人给偷了啊!还有也给我的万里云准备些上好的草料!”

    “没问题,你的大锤......”李悠说到一半看到了李元霸丢在一边的擂鼓瓮金锤,顿时无语了,这玩意儿扔地上半人来高一铁球,谁就算是想偷也拿不动啊!

    潘凤这是也发现了这俩大锤,忍不住咋舌道,“主公,这该不是木锤吧?若是铁锤哪个用的了?”说着单手握住锤柄猛地一提...完全没用一丝动静!

    潘凤面上一红,想他也是韩馥手下赫赫有名的大将了,竟然连个小孩儿拿的东西都提不起来!说不得又将另一只手搭了上去,双脚分八字站定,猛吸一口气,使出吃奶的力气双手握住锤柄大喝一声猛地提气!

    然后大锤依旧没有动静!哎,你要是拿得起来也不会被华雄一刀劈了!李悠拍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此子乃是异数,潘将军勿需与之相比!”

    说着将愣神的潘凤丢到一边,招呼起仆役去给李元霸置办酒肉,给他的宝马万里云准备草料!说罢正要转回帐中时,潘凤才从震惊中醒来,犹自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战场厮杀并非只是力气的事儿!”

    “你若是不服!等会儿小爷吃饱了和你过上两招!”李元霸的声音从帐中传来。

    啧,我说你怎么就这么不珍爱生命呢!李悠瞪了潘凤一眼,赶紧入帐安抚李元霸,“我说元霸啊!这都是自家兄弟,就不用过招了吧?”

    “你放心,我一会儿砸飞他的兵器就是,坏不了他的性命!”李元霸又看了潘凤一眼说道,李悠这才放下心来。

    酒足饭饱之后,李元霸施施然的走到大帐之外,仰头看着潘凤,“黑大个!咱们去走上两招给我疏松疏松筋骨?”

    李悠也劝不住这个熊孩子,再加上他刚才已经保证不伤潘凤的性命,于是李悠就带着关胜跟着他二人来到校场之中。临走时潘凤看到李元霸轻轻松松的提起大锤眼珠子差点都掉到地上了!握着大斧的手忍不住微微发抖!

    到了校场之中,二人都没有骑马,分开左右站好,李元霸不丁不八懒洋洋地站在那里,用锤一指潘凤,“黑大个,出招吧!”

    “你年纪小,你先出招!”潘凤紧张的看着李元霸的双锤。

    “我要是出招可就没你什么事儿了!”李元霸不屑地瞄了一眼潘凤手中的斧头。

    “那在下就不客气了!”说着潘凤一咬牙,双手将斧头高高举过头顶,大喝一声猛地向前冲去,等到了李元霸身前一丈,大斧夹着劲风狠狠地向李元霸当头劈来。

    而李元霸就好像没看到迎面劈来的斧头一样,仍然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等到斧头马上就要劈到自己头顶的乌金冠,才轻轻一挥手,右手的大锤从下而上砸在了潘凤的大斧之上。

    当下只听到砰地一声,潘凤手中的大斧脱手而出,高高的向校场外飞去,过了许久才听到扑通一声落地的声音!

    “哎,没劲!你这斧头上的功夫和老程比起来可是差远了啊!”李元霸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

    真不愧为隋唐第一武将啊!吕布你就等着挨锤吧!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