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节何出此言?”此时的曹操不过是一名骁骑校尉,即使在这次讨伐董卓的十八路诸侯之中,也是排名靠后的,远没有日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霸气,听到对他如此高的评价一时还有些不适应。

    至于刘备就更夸张了!他现在仅仅是平原县令,皇叔的身份还没有得到朝廷的认可!和韩馥这个冀州刺史以及曹操这个骁骑校尉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以他现在的想法,将来能领一州之地为汉室尽忠已经足矣,全然没有日后希望横扫吴魏两国的气概;突然被身为诸侯之一的韩馥这么说,他面色大变竟不知如何是好。

    “以孟德兄和玄德兄来看,何等人物方可称得上是英雄?”李悠反问道。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曹操略一思量答道,终究是曹操,他的回答极为豪迈,平生志向已经暂露端倪。

    “备以为,能驱除董卓,匡扶汉室江山,令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者可称英雄!”刘备的回答依旧谨慎。

    “孟德兄的胸襟令人折服!”李悠向曹操举起酒杯再次饮胜,接着又转向刘备,“玄德兄,以吾看来,董卓易除而汉室难复!”

    一语说罢,曹操抚须沉思,刘备面露忧色,或许他们之前已经隐隐约约的有这样的想法,但却从未认真考虑过,现在被李悠点醒,不由得陷入了深思。

    “文节公何出此言?”终究还是刘备更关心汉室的安危些,他现在几乎毫无根基,唯一能拿来给别人说事儿的就只有自己中山靖王之后、汉室宗亲的身份了,要是汉室无法复兴,他的前景自然无亮。

    “灵帝时,宦官专权,百姓生灵涂炭,加之黄巾作乱,官军闻风丧胆!”李悠开始回顾近些年的朝政格局,“为抵抗黄巾,各地诸侯纷纷招兵买马,孟德兄就是在此时被拜为骑都尉跟随皇甫嵩将军大破黄巾军;玄德兄也因此加入幽州太守刘焉军中,一败黄巾于涿郡,二败黄巾于青州,惜乎朝廷不公,未能给玄德兄应有的封赏!”

    “文节公熟知天下事,玄德佩服!”想到自己辛苦征战,却在许久之后才得了个安喜县尉的芝麻小官,还因为得罪了督邮不得不挂印离去,刘备就一阵儿心酸,连带着张飞和关羽也面露不虞。

    “汉室江山就因为黄巾之乱而变得千疮百孔!各地诸侯日渐兵马强壮,而朝廷却一衰再衰,弱干强支岂是长久之道?”现在天下的大部分兵马都掌握在诸侯手里,朝廷却没有相制衡的手段,长此以往肯定会出乱子的。

    曹操听闻此言不住点头,愈发坚定了招兵买马、广纳贤才的心思;而刘备一想到如今纷乱的局面,不由得悲从心起,泪如雨下。

    “若仅仅于此倒也罢了!局面尚未坏到当年周天子的地步,如有一二雄主,汉室未尝不能中兴!然则十常侍诱杀何进,袁绍等领兵诛杀宦官,一场内乱耗尽了汉室最后的力量;接着他们引狼入室调西凉刺史董卓进兵京师,自此汉室再无复兴之望!”李悠安抚了刘备两句继续说道,“废少帝立献帝,专权朝野,董贼倒行逆施引得十八路诸侯共同讨伐,也让汉室皇家数百年的积威一扫而空!即使我等大军能够驱除董卓,谁又会对一名幼童心生敬畏呢?董卓能做的事情,袁绍、袁术就做不得么?”

    汉献帝现在手上没兵,加上他年纪小压不住人,即使有司徒王允这样些许几个忠臣,又做得了什么事情呢?曹操和刘备都是智慧过人之辈,略一思索就将李悠的话琢磨得清清楚楚;曹操忍不住问道,“依文节公看来,日后的天下该是何等模样?”

    因为李悠今日的话高瞻远瞩、见微知著,曹操的语气也明显恭敬了不少。

    “乱世将至!该是玄德兄和孟德兄这样的英雄以天下做棋局捉对厮杀的时候了!”李悠起身来到大帐门口,掀起帘子指着帐外密密麻麻的旌旗说道,“二位且看,再过二十年,这声名显赫的十八路诸侯恐怕就要十不存一了!只是可怜那些田间的百姓,也会因为你们的牵连,将自己的血肉洒在大地上,滋养出大片的蒿草!”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啊!诚然三国是英雄的舞台,那些勇武过人的武将和算无遗策的谋士们可以借机恣意挥洒着自己的才华,将自己光辉的姓名牢牢刻在史书之中,可是对于这么普通的百姓,却是莫大的灾难。

    如果李悠是永久性的留在三国世界,那么他肯定会选择以冀州为基地,广纳贤才,将赵云、太史慈等武将收入营中,郭嘉、诸葛亮等谋士招入帐下,大乔小乔、貂蝉甄宓等美女揽入后宫。

    可是既然这次只是来来就走,没办法和曹操刘备打擂台,那只好在他们面前装个大的,当然若是能让其中一人早些一统天下,让汉人少受些苦,避免日后五胡乱华、衣冠南渡的惨剧就更好了。

    “文节公真乃仁人也!”李悠最后那句可怜百姓的话令刘备大为佩服,从几案后面起身深深一礼,出身平民的关羽也向他拱手作礼,张飞愣了下,连忙跟着两位兄长一起向李悠行礼。

    “文节目光如炬、洞察秋毫,吾不及也!”曹操佩服得则是另外一回事了,他对汉室江山的将来隐隐约约也有一种微妙的感觉,但却没有李悠说的这么清楚,这一番话听得他如醍醐灌顶、欲罢不能,一想到自己就要在乱世中领兵四处征伐,他就热血沸腾不能自己。

    “可惜终究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幽王无道乃有犬戎之祸,秦末乱战方致匈奴做大!若是无人能在二十年间一统天下,恐怕将来我中原百姓就会消耗殆尽,残余之人也会沦为夷狄之奴隶!”说完李悠对着曹操和刘备深深一躬,“还望二位体恤中原百姓,早日结束乱世!”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