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韩馥的大帐之中,此时潘凤已经收兵归来,于是共饮的人又多了一个;以前的韩馥或许不太擅长打仗,但却十分注重个人享受,不一会儿大帐内的酒席就布置妥当了!可惜的是现在时节不对,李悠手下的仆役没能给他找来青梅,这不仅让他觉得有些扫兴。

    李悠率先举杯,“诸位,这第一杯酒吾要敬给今日力斩华雄,为破董立下首功的关胜将军!”

    “为关胜将军贺!”曹操、刘备等人齐齐举杯,众人一饮而尽。

    斟满酒后李悠再次举杯,“这第二杯要敬给攻破汜水关,打通我等前进道路的潘凤将军!潘凤将军真乃吾的无双上将也!”最后李悠还是忍不住恶搞了一句!

    “谢主公!”无双上将这四个字听得潘凤激动不已,连忙举杯致谢。

    “为潘凤将军贺!为无双上将贺!”曹操、刘备再次有样学样,看来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潘凤都要戴着无双上将这个名头了!

    “这第三杯么!吾要多谢翼德,关胜将军斩杀华雄归来后,帐中无一人喝彩,唯有翼德仗义执言!吾代关胜多谢翼德了!”说罢李悠向张飞举杯,第三次一饮而尽。

    “某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看着关胜兄弟和二哥如此相像,故而颇为亲切!”张飞有黑的脸上泛过一丝红润,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

    啧,你叫他关胜兄弟,这似乎是乱了大辈分了啊!上首的李悠不仅汗了下,转头看向关胜。

    “某也是河东解良人,许是祖上和关将军同出一脉!”关胜的声音有些发颤,似乎是在为见到自己的祖先而激动吧!

    “哦?不知关胜兄弟出自关氏哪一房哪一支?”关羽听完认真了起来,“关某离家已久,尚不知家中族人现在如何,还望关胜兄弟告知!”

    额,这个辈分貌似乱得更狠!李悠看到关胜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不自在,“某也是自小离家,实在不知家中之事!”

    得,不能再让你们扯下去了,还是换个话题吧,再聊下去怕是要出乱子的!李悠赶紧打断他们的谈话,又一次举起酒杯,“这第四杯吾要敬孟德兄,孟德兄此时不进汜水关,反而来了吾的大帐,怕是有什么话想说吧?”

    “哈哈!无他,曹某生性喜好英雄,今日得见文节和玄德手下有如此英雄人物,于是就厚颜做了回恶客!文节兄勿怪!”曹操毫不介意李悠的揶揄,大笑着说道。

    “孟德兄乃当世英雄,吾想请还请不来呢,又从何来怪?”说到这里李悠玩心顿起,侧过身子问道,“不知孟德兄觉得如今天下何人称得上英雄二字?”

    “这......”曹操沉吟片刻,他知道韩馥此时说的英雄和他方才说的英雄不是一回事,他刚才所说不过是应用过人之辈,而韩馥此时说的却是有望结束乱世的一时之主,这让他有些不好回答,于是将目光转向刘备,“不知玄德公有何见教?”

    “备肉眼安识英雄!”刘备习惯性的自谦。

    “玄德公休要过谦!”李悠也想知道他会怎么说,是不是和自己从书里读得一样。

    “如此备勉为其难了!”刘备再次拱手,然后说道,“河北袁绍,四世三公,门多故吏;今为十八路诸侯盟主,部下能事者极多,可为英雄?”

    “袁绍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雄也!”李悠学着电视剧里鲍国安的语气呵呵说道。

    “淮南袁术,兵粮足备,可为英雄?”,听到李悠如此评价自己小时候的好基友,曹操有些不满,站出来插话道。

    “袁公路不过冢中枯骨而,早晚败于孟德之手!”李悠神棍了一回。

    方才刘备入帐时曹操对他并不像袁绍等人那般无礼,刘备将这些都记在了心里,听到李悠如此说话忙出来解围,“有一人名称八俊,威镇九州,刘景升可为英雄?”

    “此辈徒有虚名,非英雄也!”李悠回忆了下江夏八骏的成员,这些人好像大多只有一介清名,却没留下什么事迹,于是补充道,“江夏八骏文无一县之才,武无缚鸡之力!今逢乱世,此辈不思为国出力,却只知空谈!有诗云:平时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说的正是此辈!”

    “文节此诗乃何人所作?似乎与昔日南阳张平子的《四愁诗》有几分相似!”对诗歌比较敏感的曹操问道,李悠对江夏八骏的评价他也非常赞成,“文节此诗用来评价那些腐儒再合适不过了!只是吾以为,八骏之中恐怕有人连临危一死报君王也做不到吧?”

    曹操口中的南阳张平子说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张衡,张衡不仅在数学、天文学诸多领域有突出的贡献,而且政治才能和文学才能也相当了得,曾经担任过河间相等职位,政绩卓著;还和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并称汉赋四大家,另外据说他在剑术上的造诣也非同一般,曾经单人手刃十数名前来刺杀他的刺客!是不折不扣的全才。

    《四愁诗》就是他的诗作,可以算得上是最早的七言诗之一;汉代诗歌以四言体和五言体为主,七言诗正式登上文坛是到曹操的儿子曹丕写出《燕歌行》之后的事了,所以他才会对李悠的这两句诗如此好奇。

    “今日吾等只论英雄不论诗赋。”李悠将话题岔开,接着刘备和曹操又拿出了江东孙坚、益州刘璋、西凉马腾等诸侯来。

    “哈哈,此等碌碌小人,何足挂齿!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玄德和孟德方才所言不过是些庸人,当不得英雄二字!”李悠大笑着一一否定了他们口中的人选。

    “哦?敢问谁能当之?”李悠关于英雄的这番话听得他二人血脉贲张,忍不住开口问道。

    “以吾观之,今天下英雄唯皇叔与孟德公尔!”李悠击掌赞道。

    啊!曹操和刘备闻言顿时大惊失色。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