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面板上赫然写着梁山马军五虎将第一位,大刀关胜的字样,合着华雄注定要死在关家人手里啊!他连忙继续说道,“吾有上将关胜,可斩华雄!”

    “嗯?吾向来只闻文节账下有大将鞠义、上将潘凤,还从未听过关胜的名字,不知这位是何样人物?”袁绍疑惑的问道,连带着李悠背后的潘凤也是满头雾水,主公什么时候收了一名叫关胜的将领?

    “此人乃是新投吾军中!”李悠硬着头皮忽悠着,“故而盟主未曾听过,不过此人名声虽然不显,却有千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之能!”

    “还请帐中一见!”袁绍顿时来了兴趣,不一会儿,一位八尺五六身躯,细细三柳髭髯,两眉入鬓,凤眼朝天,面如重枣,唇若涂朱的汉子进得帐中。

    “咦!”关胜一进来,刘备和张飞首先瞪大了眼睛,张飞忍不住问道,“你这厮是那里来的,为何和俺哥哥长得如此相像?”

    曹操等人的眼睛也是不停的在关胜和关羽之间来回逡巡,大帐之中顿时有些乱了,关胜倒是不为所动,端端的站在账下。

    袁术出身名门,最讲究尊卑,见帐中乱起顿时有些不快,连带着看关胜也不怎么顺眼了,轻飘飘的说道,“如今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麾下名将无数,何须派遣一名新入帐下之人出马?岂不显得吾帐中无人?”

    不装逼能死么?李悠顿时把袁术恨得牙痒痒的,你兄弟手下好歹有颜良文丑张郃这样的名将,你手下也就俞涉这样的货色了,哦,刚还被华雄剁了,现在我找到人给你报仇你还不高兴!我说公路啊!你这字还真是没白起,果然是不给认踩就不舒服啊!

    “公路息怒,关胜仪表非凡,那华雄安知他是新入我帐中?不如试教其出马,如若不胜再罚不迟!”李悠再次拱手道。

    韩馥身为冀州牧,在诸侯之中也是一号人物,袁绍不好再驳他的面子,于是点头应了他的请求。

    李悠见状大喜,立刻斟了一杯热酒递到关胜面前,“关将军请饮了此杯再行出战!”

    关胜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关羽,道,“酒且放下,待我斩了华雄再饮不迟!”说罢出帐提刀,飞身上马。

    李悠顾不上跟出去看,他可是还记得自己还有另外一项夺取汜水关的任务呢,立刻拉过潘凤说道,“赶紧出去,待关胜斩了华雄,你立刻领军冲关,务必将汜水关拿下!”

    “主公勿忧,末将这就去办!”潘凤看到自己的主公宁肯让不知名的关胜去和华雄单挑也不拍自己出马,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但是现在主公又给自己派了更重要的任务,心中顿时大喜,赶紧出帐拎起斧头召集人马去了。

    李悠刚要提议大家一块出帐去观战,说实话他可是很想见识下古代的武将单挑到底和电视剧里演的是不是一样。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大喊,接着一阵马铃声向这边奔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关胜提着人头进来,向李悠一拱手,“主公,华雄之头在此!”

    帐中诸人顿时大惊,曹操两步走到李悠案前,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触酒杯,击掌赞道,“杯中之酒尚温,关将军真乃猛将也!”他看关胜的目光越发的热切了!

    众人的惊叹还没结束,帐外又有探子来报,“报,冀州牧帐下潘凤将军已率领大军乘胜追击,夺了汜水关!”

    呼,这一关总算是过了!听到这话李悠长长地送了一口气。

    冀州刺史韩馥在讨伐董卓的十八路诸侯之中并不出彩,他没有袁家兄弟四世三公这样显赫的身世,没有长沙太守孙坚和骁骑校尉曹操这样的锐气,也没有北海抬手孔融那样在文坛拥有偌大的声望,更没有西凉太守马腾和辽东太守公孙瓒这般善于用兵的威名,甚至连徐州刺史陶谦这样的老好人都不如。

    但是让众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讨伐董卓的第一战当中,被众人寄予厚望的长沙太守孙坚被华雄击败后,却是这个在曹操等人看来不过是庸庸碌碌之辈的家伙首开胜绩,先是麾下不知名的将领关胜斩了华雄,接着上将潘凤又趁胜追击拿下汜水关,这让袁绍等人多多少少都觉得没了面子,看着汇报好消息的探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哈哈,你这厮不仅和俺二哥长得像,没想到武艺也是不俗!待会儿和俺燕人张翼德一起喝酒去!”唯独张飞看关胜越发地亲切起来。

    袁术正愁气没处撒呢,见状大怒,“众大臣尚未开口,量一县令手下小卒,安敢在此耀武扬威!都与赶出帐去!”

    “盟主调度有方,我军才有此大胜!现在汜水关新下,还需盟主前去主持大局!”李悠见状开口将话题岔了开来,受此恭维袁绍的心情好了许多,笑哈哈地带着众人出帐入关去了,孙坚、孔融等诸侯紧随其后;唯独曹操和刘备兄弟拖在了最后。

    “翼德休要发怒,吾帐中尚有美酒数坛,玄德公、云长、翼德若不嫌弃,不妨与我回帐痛饮?”儿时的偶像现在就在眼前,李悠忍不住发出邀请,可惜赵云、马超和黄忠不在,不然凑够五虎将喝的就更痛快了!

    “如此叨扰文节公了!”刘备现在仅仅是平原县令,正在四处寻找机会,眼见身为一州刺史的韩馥主动邀请,那会不动心,说着几人就要出帐。

    “文节莫非嫌弃曹某,觉得曹某不够资格与文节共饮?”一旁的曹操也不甘寂寞地插话道,今天韩馥的表现可是让他无比惊讶!这和传说中庸庸碌碌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啊?

    “固所愿不敢请耳!”李悠大笑起来,左手拉着曹操右手拉着刘备向自己的帐篷走去,关羽、张飞和关胜紧随其后,他们兄弟二人一直盯着关胜,眼中满是好奇。

    关羽心中纳闷,为何我一见此人就觉得亲切?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