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哲用愤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周昊,今天上午省里外事部门接到阿国外交大臣的公函,声称春节期间要前来泉城拜访周昊殿下,然后……整个大院的人都知道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李文哲长老的准女婿居然成了阿国的王室成员!

    外籍!

    自从这一代元首上台后,外籍这个单词已经成了体制内所有人的一个忌讳,可今日前途无量的李长老家却出现了一个外籍人士,这里面的各种解读短短时间内便迅速的蔓延,脑洞也越来越大。

    对阿国的印象,人们除了黄沙、石油、土豪这三个关键词外,印象最深的便是那里的人可以合法的娶四个老婆,简直是天下男人最向往所在……

    于是,在某些有心人的推动下,舆论传递到李文哲的耳边时,已经演变为周昊为爱出走阿国,李萌降格成了周昊的妻子之一!

    李文哲虽然坚信周昊不会始乱终弃,但这种言论却让爱面子的李文哲出离愤怒,在无法制止流言蜚语后,向周昊泻火便成了李文哲的第一选择!

    周昊一开始也很吃惊,但在忍受李文哲的语言轰炸时,他突然意识到好像李文哲并不相信自己会娶四个老婆,他所有的怒火全部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影响极坏他老人家需要找人泄愤另一个则是自己必须承担起消除留言的责任,然后就是各种的威胁,各种的没完……

    于是,周昊趁着李文哲喝水的间隙,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拉希德的电话,将李文哲刚刚喷自己的语言稍稍变幻了下主语后用李文哲能听懂的日不落语同样喷给了拉希德,然后在李文哲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施施然的挂了电话,笑嘻嘻的对李文哲讲,“叔叔,消消气,这种乱嚼舌头的人纯属在挑拨离间,那边会想办法消除影响的……”

    李文哲好笑又好气的看着周昊,他怎么也没有意识到周昊还有这一面。

    话说我是让你想办法好不好,你小子居然连脑子都不懂,就将自己的原话吼了出去,然后威胁对方想办法澄清事实消除影响,否则将如何如……不过,他口中的拉希德是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哪个人呢?

    “阿昊,拉希德是谁?”

    周昊想都没想,说了一句“拉希德是谢赫的老爸!”然后便看到李文哲的脸变的再一次乌云密布,下一刻暴风雨马上就要袭来!急忙补充道:“阿国国王的小儿子,名字太长没记住!”

    “拉希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卜杜拉·阿勒沙特?”李文哲犹豫了下,口里吐出来一个名字。

    “好像是吧,叔叔真厉害!”周昊仔细的回忆了下,实际上他能够记住那些王子的名字,只是他根本就没有用心,那些人自我介绍时,名字和相貌进了周昊的记忆,就像我们随手拿一份报纸,随便搓揉几下,然后信手将他塞到自己的某个角落里面,然后两分钟后便忘记了自己将其放在了哪里了。

    李文哲看着周昊一副狗腿的样子,从自己桌头的拿出一本杂志扔在周昊面前,封面上就是拉希德正矜持的注视着前方,像是在思考人生一般,而标题就是《五连冠的中东首富》副标题就是拉希德那长长的名字。

    “看看吧,你也上榜了,你就不会搞搞公关,低调一些么?”李文哲伸手帮周昊翻开杂志到标着《华国2019年富豪榜》的页面,用手指了指开头的位置,“好家伙,一上榜就冲着前十去,风头太盛了!”

    周昊低头瞄了一眼,不多不少,第6个名字就是自己,凭着兄弟公司51%的股份估计身家96亿米金,然后很快找到了吴子墨和戴林的名字,位置也很靠前,只是他们三个人“2”字头年龄放在一连串的“4”、“5”开头的富豪圈里显的格外的引人注意。

    “哈,上杀猪榜了!还好他们估错数字了!否则今年的首富帽子还真的要戴在头上,您可能不知道,米国各大银行给兄弟公司的估值可是在千亿米金的水平,如果按那个估计,我都可以冲进全球前十了!”周昊呵呵笑着将杂志合上,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你不生气!”如果说刚刚的李文哲是雷公,那么这个时候李文哲表现的就像老土地公,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仿佛刚刚的雷霆大怒已经将他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发.泄完了似的。

    “和他们生气犯不着,他们巴不得我去闹一闹呢,年轻的富豪不满富豪杂志露底,愤而起诉杂志,多好的炒作话题,说不定他们还盼着多卖几本杂志呢!”

    “别得意,富绅杂志今天也会发布全球富豪榜,它可是米国的杂志……”李文哲这个时候突然又换了一个笑脸,笑的周昊心里有些发憷。

    周昊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战,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李文哲道,“叔,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好了,我能办的肯定帮您办了,您这样子我心里有些毛……”

    李文哲眼睛一瞪,“胡说八道,我能有什么事情不能直说的?”

    周昊刚刚想说话时,李文哲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周昊伸手示意了下后便起身想着避一避却被李文哲伸手制止住。电话不长,李文哲听了对方说了好长一段话后便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然后便挂了电话,满脸笑意的看着周昊,“外事部门收到了一份声明,声明你并没有入籍阿国,只是因为你及时救治了王室重要成员,所以享受王室成员的待遇,不过他们还是声明欢迎你入籍阿国!”

    “想得美,天天全城响诵经音乐,吵死了!”周昊摇了摇头,顺势站了起来对李文哲道,“叔,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在你这办公室待着不习惯,太严肃了!”

    “国家想获得海湾地区的石油开采权以及城市基础设施投资上和阿国有更深入的合作,你要负责促成此事!红宫让你先准备下,会有人来找你谈的。”李文哲静静的看着摆出要走却纹丝不动的周昊,叹了一口气,将元首的要求说了出来。

    “都什么年代了,国与国之间的政策以及交易能够因为一个人的情面而改变?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可没有这个面子更没有这个能力!这是那个混蛋还没睡醒想出来的主意,您可别逼我,否则我真的跑到阿国当王子去!”周昊果断的摇了摇头。这是个天大的黑坑,也是个天大的麻烦,自己才不想沾染这些。

    周昊可是将人家老国王的记忆翻了一个底朝天,自然知道老国王心里的底线。对阿国而言,石油卖给谁都一样,或许看在周昊的情面上老国王每年会多卖一些平价石油给华国,但红宫要的是石油开采权!

    说白了就是在海湾地区弄块油田自己采油,不缺资金不缺技术的阿国会同意平白分一块肥肉给外人吗?

    这个世界上有资格在海湾开采石油的国家只有一个——米国,或者说,就算老国王想答应也得好好掂量掂量米国的态度,而米国肯定不会答应。难不成自己还要跑到纸牌屋逼着那个特普同意华国在海湾采石油不成……

    李文哲听到周昊的回复后同样哂笑了一下,或许他也以为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荒唐。不过这是任务,在完成红宫交代的任务后,李文哲话题一转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他相信周昊是无法拒绝自己的。

    “拉希德掌管着世界上最大的海水淡化集团阿拉伯国际电力和水务公司,你既然认识他,就动员他来鲁省投资海水淡水企业吧,这件事很重要,你不许拒绝!”

    “来鲁省投资海水淡化工程?咱们这里缺水吗?没有利润的话我可说不动他,那人猴精猴精的……”周昊表情非常惊愕。

    他知道海水淡化厂对缺水地区很重要且盈利也非常可观,所以半年前在索马里兰的第一步便是弄了海水淡化厂。现在索马里兰围绕着淡水厂已经开始了初步工业化进程,所需资金都是向周边国家卖水、卖盐所得。

    只是在周昊的印象中,缺水的地方都是在黄沙漫漫的内陆地区或沙漠地区,鲁省可是沿海省份,首府还有这泉城的美誉,李文哲居然让自己鼓动拉希德来鲁省投资海水淡化工厂?

    难道是故意为难自己,让拉希德因为看不到任何盈利希望而放弃投资,然后再以自己办事不力为由顺势逼自己想办法推动第一个条件?甚至刚见面时的发火也是故意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心怀愧疚而不好意思拒绝他的要求?

    周昊心里嘀咕了几句后便决定哪怕自己借拉希德的名义自掏腰包在琴岛建个赔钱的大型海水淡化厂,也绝对不让李文哲的计谋得逞。

    可就在他抬头看望李文哲时,却发现李文哲眼中带着浓浓的失望,绝对属于恨铁不成钢的标准表情。

    不妙,要发火了!周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果断的低下了头,默默的等待着李文哲的爆发。

    果然,下一刻,李文哲的咆哮声立刻在其办公室里响起,声音甚至穿透了有着厚厚隔音棉的门,让等候在外面的人们听到大长老的狂吼后,一个个面面相觑的,心里担心不已,大长老突然把自己叫来作甚?该不是要被骂了吧……

    “你还是鲁省人吗?连自己家里缺水都不知道!我告诉你,鲁省何止是缺水,而是大大的缺水,鲁省人均水资源量只有三百多方,不足全国平均量的1/6、不足世界平均量的1/25,与世界上最缺水的以色列相当,你还说鲁省不缺水吗?”

    李文哲越说越激动,实际上他的怒火主要针对省府行政体系一般人。

    这班人有没有做事情啊?省里的重要企业的董事长居然不知道省里缺水,那岂不是意味着周昊脑子里就没有节水的概念?有必要在全省开展节水宣传了!

    想到这里,李文哲站起来在其身后的文件柜中翻出几十份厚厚的文件,砰地一声摔在办公桌上,“我也顾不上什么保密了,反正你的保密级别够高,自己看,这些都是今年春播秋收月份各县市抗旱灾的申请以及情况汇总,每年省里要组织几百万人抗旱,你居然认为省里不缺水?”

    周昊没看这些文件,李文哲敢拿出来就代表着这些文件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过既然缺水就好办了。看李文哲气的满脸涨红,周昊急忙站起来端着他的茶杯兑了些温水端了过去,很认真的表态。

    “不就是海水淡化工厂吗?您说,要建多少座,在哪里建?这事情我负责到底!”(。)。

    a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