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萧炎几乎是将帝境的灵魂之力尽数浸入到了药鼎之中,其内所发生的任何动静,都是能在第一时间被他所察觉,而在他这般高强度的关注下,药鼎中的众多精纯药液,也是逐渐的开始了融合。。。。。。

    融合,在萧炎心惊胆颤而又平静中进行着,不过所幸,此次,并未在这个环节出什么差错,而随着药液的融合完成,一团半个拳头大小的斑斓液体团,出现在了药鼎之内。

    望着那种种药力相互掺杂的液体团,萧炎心中却并未因此而松气,他心神依旧紧绷,帝境灵魂之力将火候控制在完美的程度上,缓缓的释放着温度,令得那液体团之内的众多药液,开始彻底凝结。

    随着液体团的缓缓缩小与凝结,约莫半天后,那液体团表面开始逐渐变得坚硬,一枚表面凹凸不平的丹药雏形,渐渐的成形。

    望着那终于顺利凝成的丹药雏形,萧炎那压在心头的大石终于撤去,最艰难的几个步骤已经完成,接下来,只要保持好火候,将这丹药雏形好生温养,那么,万古丹,便应该算是成功炼制出来了!

    但是这帝品丹药,应该也会有丹雷吧,正在萧炎想的时候,一声闷响从药鼎之中缓缓的传开。

    “轰——”

    幽静的大厅之中,淡淡的花香缭绕,萧龙与萧立都安静和无聊的坐着,前者倒还好一点,后者苍老的脸颊上,却是已经写满了不耐。

    “他都进去接近一个月了,怎么还没好啊?”再度坐立了片刻,萧立终于是耐不住的站起来。

    “炼丹本来就耗时,急不来的,而且这是萧炎第一次炼制帝品丹药,时间当然会久一些。”萧龙放下手中的一卷泛着淡黄之色的药方,轻瞥了一眼石室所在的方向,道:“再等等吧,应该要快了。”

    “这句话你都说了快十遍了。我看啊,你这次是看走眼了,这小子根本就不可能第一次就炼制出万古丹,那可不是普通的帝品丹药。”萧立撇了撇嘴,嘴中嘀咕了一声。

    “你怀疑我的眼光?好啊,要不我们来赌一把?”萧龙眉毛一竖,眼神闪着精光,说到赌,劲头利马上来了。

    “去去去,谁和你赌,一说赌你就来劲了,你自己不知道你逢赌必输的啊?瘾还那么大。”

    “谁说我逢赌必输的?前段时间还在明老头那里。。。。。。赢了他一顿酒呢。”萧龙得意的说道。

    “那是人家本来就要请你喝的,你还真以为是你赢的啊?”

    “那你敢不敢赌?”萧龙不服气道。

    “赌什么?”

    “赌你家萧琪!要是萧炎这次炼出了万古丹,你把你家萧琪许配给他,要是萧炎没有炼制出来,我就专门给你家萧琪炼制一批她需要的丹药,如何?”

    “这个。。。。。。”萧立顿时有些犹豫。萧炎这次要是真的炼制出了万古丹,那萧炎的炼药的天赋可能不是一般的好啊,萧炎在斗气修炼上的绝代天赋萧立已经见识过了,要是在炼药上他还有过人的天赋,那萧炎可就不是一般的天才了,把萧琪许配给他,说是高攀也不为过,绝不吃亏;要是萧炎炼制失败,这个赌鬼专门给萧琪炼制丹药,可就赚大了。要知道,想要萧龙亲手为后辈炼制丹药可是很难的,这次如果不是因为萧炎的天分族里决定重点培养,萧龙根本不可能为萧炎炼制丹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