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道身影迅速的在萧族的上空移动着,身后带起缕缕轻烟。此时此刻的萧炎,终于看清了整个萧族的全貌,无数的宏伟建筑一栋挨着一栋,每一栋的式样都没有重复,各有各的特色。在建筑的下面,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厚厚的白云,将整个萧族笼罩在云烟之中。在城市的上方,便是九玄金雷龙初来时的五根苍天石柱。

    萧立开始缓缓的落下,直至降落在建筑之中,飞行的速度才缓缓的减慢了下来。萧炎跟在萧立的身后,绕过几座高耸的建筑之后,一栋极有特色的建筑渐渐的出现在了萧炎的眼前。

    建筑是一个四方药鼎的形状,表面略微的显出古铜色,在鼎状的房屋的正前方,有着两个透露着久远和丹香的大字——“丹殿”,龙飞凤舞犹如活物一般,印在鼎状建筑之上。丹香形成烟雾环绕在丹殿的周围,五彩的丹香给丹殿又增添了一番姿色。

    感受到这股奇特的香味,多年没有的炽热之色从萧炎的眼中闪过。看着药鼎形状的丹殿,萧炎心中有些好奇,为何要建造成这般模样,突显出这是炼药的地方?不,不对,这建筑肯定不一般,难道建造成这个形状是对炼丹有用?

    两人缓缓的飞到建筑的前面,萧炎灵魂之力陡然放出,仔细的查探了一番丹殿周围奇异的能量波动,在萧炎帝境的灵魂之力下,这丹殿的构造很快就被萧炎探察清楚了。

    丹殿周围有四个极具特色的建筑,分别有着不同的颜色,而且更巧妙的是,这四个建筑的顺序是按照天地玄黄来排列的。

    炼丹之时会引来强大能量的丹雷,周围这般按照天地玄黄顺序修建的建筑,可以抵消丹雷的一些威力,起到一定的护丹作用,如此这般巧妙的排列让萧炎很是佩服。

    而且,在灵魂的扫射下,萧炎同时也发现,周围的能量不仅要比外界浓郁得多,而且聚集能量也快上不少,能量由鼎口入,鼎底出,这样能量一进一出,就产生了一个完美的循环。

    “这里是炼药的地方?”

    萧立为何带自己来这里?难道自己是炼药师的事情他也知道了?萧炎猜想到。而就在这时,萧炎感觉到在丹殿之内,竟然有着一股比自己更加强大的灵魂之力。

    萧立笑着点了点头,旋即上前推开了丹殿的房门,迈着四方步直接走了进去。

    萧炎尾随其后,十分好奇的急忙跟了进去。

    一跨入丹殿内,浓郁的丹香顿时间让萧炎有些迷糊,扑面而来的丹香之中,有着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充斥着整个房间。萧立十分的从容,不像萧炎满脸的惊讶,似乎早已习惯了一般,而萧炎则好奇的左右观看着。

    萧炎看了看周围,四周有数道石门,每道石门之上都印着一个奇特的花纹,看上去颇为奇异。周边的这些石门之内,倒没有能量波动,有着能量波动只有中央那道比周边的大一倍的石门之中,缓缓的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站在这道石门前,附近的温度也比周围的高上许多。

    “萧龙老儿,你怎么还没有炼好?效率不怎么高啊,又去赌博了?”

    萧立的目光直接放在了中央那道石门之上,看着石门内散发的气息,笑骂道。

    一旁的萧炎,听见萧立口中的萧龙二字,身体有些一震,在天明谷来接自己的不就是萧龙吗?没想到他居然还是炼药师!

    “先祖,萧龙先祖是炼药师?”萧炎转过头问向萧立。

    萧立笑了笑,点点头,说道:“呵呵,是啊,这老儿出名得很呐,在帝州被人们称为药痴,炼药的时候那是出了名的专注。这老儿说他看上你了,正好我又叫他帮你炼制一批丹药,便顺便带你过来了。”

    药痴,这个名字在帝州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就是萧族的三长老萧龙。在帝州,萧龙的炼药术是数一数二的,但是获得药痴这个外号,不仅仅是因为他在炼药术上有极其不弱的造诣,而是因为他对炼丹的痴迷以及他在炼丹之时少有人能够做到的那般专注,更因为他天姓好赌,嗜赌如命。无数人都想要拜他为师,但是姓格奇怪的药痴却从来不收任何徒弟。

    萧龙的地位在萧族并也不比萧立低,若不是因为他生姓好赌,而且这好赌的习惯怎么也无法改掉,或许他早已是萧族的二长老。

    “萧立老儿,这么快就来干什么?你以为炼丹是捏泥丸啊?咦?这小子也来了?”赫然是石门内炼丹已久的萧龙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