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炎身体周围,疯狂的能量竟然化作漫天的能量光点,顿时挤满了整个炼气层,同时在萧炎的身体表面覆盖了一层厚厚的能量光层,并不断的涌入萧炎的身体。

    湛老看着中心处那道被满层的能量光点包裹的黑色身影,暗自摇了摇头,苦笑道:“这家伙真是个难以预料的家伙,果然不简单,怪不得会成为被子辰虚灵塔选中的继承人,看来又会引起萧族那些老家伙一阵波动咯。”

    在萧炎的房间之内,一座散发着奇异光芒的金塔缓缓的悬浮在空中。房间之内也如同塔内一般,一种淡蓝色的能量以极快的速度涌入,而且在萧族之中这般异像也开始了,顿时间,萧炎所处的房间也被一层能量包裹着,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只在瞬息之间,萧族之中的所有长老包括萧立和萧龙,不出湛老所料,纷纷赶至萧炎房前。

    “这不是新来的族人萧炎么!”其中一名长老看着能量包裹着并不断涌入的屋子,顿时惊诧不已,轻轻的说道。

    站在最前面的萧立和站在萧立身后的萧龙脸上都闪过一抹不解和疑惑,旋即点点头。

    此时几乎所有的萧家族人都闻风赶来,一时间将萧炎门前围得水泄不通,嘈杂的议论声纷纷嚷嚷,这般景象已经很久没有在萧族之中出现过了,最近的一次是在几百年前,那时候倒是也出现过一位,那是萧族之中一位天火的拥有者,而如今在大家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位。

    他们不知道,房屋里面的这位新来的族人,却是他们谈之色变的萧族之中天火排名第一的混沌圣焱的拥有者!

    在人群之中,有几道身影十分的显眼,气质之上也与众多萧族之人有着极大的不同,看着远处被许多能量包裹的房间,几道身影的脸上也掠过一抹冷笑。

    萧立看着喧闹的人群,不由得皱了皱眉,如今可是萧炎提升最重要的阶段,可不能因此打断,这种几乎跳跃姓的提升的机会,只有初来斗帝大陆第一次修炼的斗帝方才拥有一次,以后在一般情况下是根本不会出现的。

    “静!”

    萧立看着喧闹的萧族人群,喊了一声,瞬间喧闹嘈杂刺耳的声音便安静了下来,萧立的眉头才微微舒展开来。萧炎的第一次修炼至关重要,因此不准任何人打扰,旋即萧立再次转身对着所有的萧族人说道:“不管任何人,不准靠近这间房屋一步,违者家法处置!”

    在萧族,没有人敢违逆眼前这位高高在上的先祖,所有萧家族人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人群缓缓的散去,随后萧立立即安排数人守候,如果不出他的预料,萧炎的这次修炼恐怕会维持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

    安排好一切,萧立转过身看了看房间,才扭身离去。

    房间里的金塔之中,萧炎浑身焕发着金色的光芒,周围聚集的能量几乎达到了饱满状态,不断的涌入到萧炎的身体之中。已经过去两天了,这般能量的吸收并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在萧炎的身后,一个浑身充斥着电芒的男孩也如同他那样盘坐着,男孩自然便是受伤晕过去的龙懿,被送进来的当天,龙懿的伤势便完全被湛老治好,这般治疗的速度的确让人有些叹为观止。

    萧炎体内的斗气之中缓缓的充斥着一丝丝莫名的能量,这自然逃不过萧炎的探测,不出萧炎所料这便是帝之源气吧,看着体内斗气的迅速提升萧炎也煞是奇怪,两天过去了,正准备停下来休息一会,突然,湛老的声音在心中响起。

    “小子,这几天是你提升力量最好的时机,若是停止下来恐怕就不会再有这般机会了。”

    湛老的声音回荡在萧炎的心中,最好的时机?停下来就不会再有这般机会了?

    “为什么会这样说?”萧炎并不知道,任何斗帝来到这片大陆之后,第一次修炼是得到提升最快的一次。尽管萧炎心中有着诸多疑惑,但是听见湛老这般说,立即就打消了停止的念头,只是疑惑的问道。

    湛老轻轻的说道:“每一个斗帝来到这个大陆之后,第一次修炼都会得到很大的提升,到底会提升多少,谁也说不清楚,这和每个人的资质和造化有关,但是我眼前的景象告诉我,你起码还要要维持十天半个月,别急,慢慢来,修炼完了,我相信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萧炎听着湛老的话顿时明白了,原来自己会有这么快这么大的提升是因为自己是在斗帝大陆的第一次修炼,在斗帝大陆,每一个新来的斗燕京会有这么一次机会,而照湛老所说自己现在离第一次修炼完还早,中间不能停止,萧炎默默的舒了一口气,幸好有湛老的提醒,不然自己这次的损失可就大了。

    萧炎不再言语,心神再次沉入到了修炼之中,吸收的速度似乎又快上了一些,随着萧炎的吸收,塔内的能量减少,塔外的能量却源源不断的涌入塔内,看着如同漫天星辰一般的景象,煞是壮观。

    此时在这层塔的顶部,有着几枚不同的颜色同时闪过一丝光芒,湛老仰起面孔,眯缝着眼看了看,脸庞微微涌动。若是仔细看顶部,那里被一些复杂的纹路所覆盖,这些纹路极其繁复,但又毫无规律。这些复杂而又毫无规律的纹路之中仿佛隐藏着什么玄奥一般,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强大而又极其隐晦的气息;而其中有着数枚闪亮的光点,那些光点一闪一闪,像眨巴着的眼睛般闪烁,带着丝许诡异和灵动。

    看着顶层的几枚光点,湛老自语低声喃喃的说道:“看来这小子的确和你们有缘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