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炎刚一跨入塔中,一股能量信息便涌入了他的脑中。

    这塔表面上看似是天焚练气塔,但它真正的名字为子辰虚灵塔,分为二十二层,炼气层、功法层、药材层……随后便是一系列的关于这子辰虚灵塔的介绍。

    萧炎心中暗暗吃惊,这才是天焚练气塔真正存在的一面,他为何要以这种形态出现,资料中并未介绍,似乎被湛老故意隐瞒了起来。

    并没有太多的信息介绍,似乎都被隐瞒了起来,但是萧炎心里却知道,自己手中的这个小塔,并非表面这么简单。

    萧炎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的睁开双眼,一位身穿灰色衣袍的老者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着眼前这张面孔,萧炎目瞪口呆,惊诧不已——药老!这张面孔和药老太像了,一样的容颜,一样的笑容,活脱脱的就是药老的翻版。萧炎心中有些颤抖,定定神,摇了摇头,他知道,这绝对不是药老,好大一会才回过神来问道

    :“你,你叫湛老?”

    老者用萧炎看着极其熟悉的笑容点点头,面孔之中透露着些许神秘,迈开步伐走向躺在地上的龙懿,袖袍挥动,一股奇异的能量穿过躺在地上龙懿的身体,顿时间放出丝丝金光。

    萧炎回过神来,开始观察起这个塔来,发现这个塔还是与天焚炼气塔有一些不同。

    首先,就是大,眼前好大的一层。看了看四周,脑子萧炎回想一下,从刚刚冲入脑海之中的信息,猜想这便应该是塔内的最底层炼气层吧,看着几乎与星辰台不相上下的面积,萧炎心中颇为震撼;然后萧炎发现,这塔里的斗气明显和天焚炼气塔的不一样,不是普通的斗气,而是帝之源气!

    此时,萧炎体内的斗气如同进入星辰台一般,竟然很快就产生了一丝波动,隐约间居然有了些许精进,顿时间,萧炎心中也是惊异万分!

    萧炎之前对这塔的疑惑又开始冒了出来,甚至更盛了。“湛老,这塔来自哪里,为何会带有我的气息?”萧炎回过头看向湛老,旋即问道。这塔的外表与天焚炼气塔一模一样,而在内部却又是如此不同,在斗气大陆的时候,自己根本没见过这个塔,可它又为何会来到这里跟着自己呢?

    “你眼前的塔,其实就是天焚炼气塔。”湛老一边继续挥舞着手中金黄色的气息为龙懿疗着伤,一边回答着萧炎,“至于你感觉到的和天焚炼气塔的不同,以及你想知道的这些问题,很多都是秘密。要说这塔的秘密,可就多了,现在暂时还不能与你说,以后自然会告诉你的。”

    “为什么现在不能告诉我?”萧炎眉间一怒,对于湛老这般回答自然极为不满。

    湛老看着萧炎,轻轻的笑了笑说道:“告诉你了,我恐怕就活不了了,我可还不想死,呵呵,这塔内的秘密还得你自己去探索。现在你可以再向里面走走,先去修炼一下吧,这里的感觉和在斗气大陆上可是截然不同的。”

    萧炎点点头,看着老者与药老那十分相似的面孔,倒不像是在说假话。自己来到这个大陆还从未修炼过,萧炎也有着几分好奇和几许期待,便不多说,随即挪动着步伐向着中心之处走去。

    看着缓缓走过去的萧炎,湛老脸上顿时涌上了一抹诡异。

    待得萧炎缓缓的向着中央走出了数步之后,一股强大的威压直接将萧炎体内的斗气压制了下去,斗气的流动顿时变得缓慢了许多,但是萧炎却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再艰难的前进了数步之后,萧炎的脸上早已大汗淋漓,现在的力量压制已经使得自己再也无法向前一步了,低声暗骂一句:“草!这他娘的这是什么力量,这么厉害。”

    此时萧炎体内的斗气几乎如同蜗牛一般,缓缓的流淌着,但是萧炎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斗气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

    萧炎知道这是个修炼的好机会,于是缓缓的盘坐下来,闭目凝神,一口白气轻轻的从口中吐出,旋即运起斗气开始吸收起天地能量,在运行的一霎那,经脉各处一股强大的能量顿时间吸扯而进,就如同饿了许久的人没有吃到东西一般,这种能量疯狂的被引入萧炎的身体之内。

    萧炎不知道,这一次吸收对他将会有一次巨大的提升,因为每个新来的斗帝初到斗帝大陆的第一次修炼都会有着很大的提升,但到底能够提升多少,那就得看各人的资质和造化。如今萧炎已经进入了来斗帝大陆的第一次修炼中,这次修炼可能将会维持数天甚至更长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内疯狂吸扯的能量才会慢慢的减缓下来。

    此时在萧炎的丹田之中,有着一团充斥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强悍气息的光团,周围经脉之中的能量在疯狂的涌入。随着这些能量的疯狂涌入,萧炎的气息也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提升着。

    萧炎十分惊讶,如此的提升速度,是他从未遇到过的,快到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靠,这塔居然还可以加快修炼速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