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先是一声清脆的鼓掌,随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鼓掌声。

    萧炎一怔,抬头向高台上望去,眼神中充满了激动,二话不说立马跪下身形说道:“小子萧炎拜见先祖!”在那掌声响起之时,萧炎就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血脉的颤动,这种感觉不会错的,绝对不会错!

    就在萧炎膝盖刚刚触地之时,就被一只强健有力的手扶起,一位老者瞬间出现在萧炎面前:“好啊,没想到萧家竟然还会有斗帝产生,好,而且还是千年之内唯一的一个,不用多礼,哈哈,走,随我一起回萧族吧。”说话间老者激

    动的抓着萧炎就要离去。

    “喂,我说萧老头,他可是我接回来的,虽说是你萧家后人,可我却打算收着我谷弟子的。我可是要定他了!你可别想把他带走!”

    明帝霎那间来到了萧炎和老者的身后,不紧不慢的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些不满。明帝自从带着萧炎被伊魔教的偷袭后,听说萧炎拥有天火,又看到萧炎拿出的天火恒古尺,身上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料想这小子不简单,昨天又得到消息说萧炎居然可以与吴永直面对打不落下风,所以特意安排沐峰一早便来试探萧炎,当他亲眼看到萧炎与沐峰以平手收场,心里那个喜欢就甭提了,要是能收为自己天明谷的弟子,无疑未来会增加天明谷的实力,所以决定要留住萧炎。

    萧炎的先祖一扭头,道:“你这死老头,他是我萧家的人,是我托你去接的。萧炎,我们走!”

    现在拉着萧炎的是萧家第二十五代的先祖,也算是元老级的萧家先祖了,名为萧龙,在萧族地位很高,是萧族的三长老,和明帝一样是三星斗帝,在帝州的众多斗帝中也是实力佼佼者,与明帝私交不错。萧炎的到来,家族里已经感应到了,为了萧炎的安全,家族特意安排实力强劲的萧龙前去接应,路过天明谷的时候,顺路来看看明帝,不曾想正好碰上天明谷的几个长老正在开赌,萧龙赌姓极大,嗜赌如命,立即加入其中,这一赌,就收不了手了,便委托明帝帮忙前去接应萧炎。现在听明帝说想把萧炎收为天明谷弟子,怎么可能答应?

    明帝急忙上前一步手搭在萧龙的肩上,歼笑道:“老兄,你看我们是什么关系啊,这不还要多谢你让我代你去接这个小子嘛,对吧?你看我谷内正差像萧炎小弟这样的人才,要不就先做我谷的记名弟子,以后若是萧炎小兄弟愿意再正式成为我谷的弟子,萧老头你看如何?”话里话外在提醒着萧龙,是萧龙因为赌博耽误了去接应萧炎。

    萧龙鼻子一哼,嘴里喃喃道:“谁稀罕你这破谷!”萧龙这句话并不是很大声,随即又说道:“不过嘛。。。。。。看在我们是老朋友的份上给你个面子,不过这还得萧炎自己定夺。”

    萧龙和明帝同时都看向一旁的萧炎。

    看着明帝和萧龙,见萧龙并没执意反对,萧炎便面带微笑的对着明帝说道:“前辈这是什么话,萧炎感激还来不及呢。”萧炎是个记情的人,刚来这里的时候,若不是明帝,恐怕自己还不知道在哪里游荡呢,做记名弟子也不吃亏,随即就爽快的答应了。

    “好!萧炎以后就是天明谷的记名弟子了。”明帝心中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如今萧炎成了天明谷的弟子,而萧炎又是萧家的人,在各个方面,天明谷都是赚大了,明帝笑着点点头,萧龙也是没有说什么。

    明帝说完,从身上摸出一块宝蓝色的石头递给萧炎。萧炎疑惑的看了看,却没有发现这石头有什么奥秘之处,但萧龙看着石头却吼了起来:“哟,明老儿,看来你还满舍得,连‘地罗盘’都舍得拿出来。”

    明帝一听,当场也冲着萧龙吼起来:“喂喂喂,我说萧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贬低我吗?我一直都对你很大方的,这罗盘我不是也给你的吗?”

    萧龙扁扁嘴:“看看,我的好像没这块好,嘿嘿,你这老儿有些偏心哦。”

    明帝一跺脚:“你……哼,嫌不好就还我。”

    萧龙后退一步道:“在我手上就是我的,凭什么要还给你?”

    “你……唉,不跟你一般计较,来,萧炎,我给你说说这罗盘的用法。”明帝被萧龙说的有些无语,直接对一旁还在研究这石块的萧炎说道。

    明帝接过萧炎手中的石块,说道:“这块石头可是非常珍贵的,一般的天明谷弟子是没有的。这石头名为‘地罗盘’,在整个斗帝大陆也只有我天明谷制造得出来。这东西制造起来十分的麻烦,使用却是非常的简单。其实这就是一

    个小型的虫洞,但是却又非虫洞能比,你将你的斗气传送到罗盘里面就会出现一团光团,记刻你现在所在的位置,只要你不是在什么特殊的地方都能够瞬间传送回来。”

    “我擦,好东西啊!”萧炎听着也是不由得一惊,没想到这斗帝大陆之上的稀奇玩意还真多,按照明帝所说,萧炎小心翼翼的传入斗气,一团蓝色的光团被分解了出来,在光团中记录下位置,光团又飞了进去。

    嘿!还真神奇,这东西果然实用,有了这东西,那我想回哪里不就只是一下子的事情了?不仅能省去飞行的时间,效率也会大大提高,就是用来追杀和逃命也是很不错啊。“哈哈,谢谢师祖!”萧炎高兴道。

    明帝笑着摆摆手,表示没什么,萧炎赶紧把石头放进戒指之内,这时萧龙已经撕开一道空间裂缝,对萧炎喊道:“我们走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办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