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萧族之人,听见这几个字,吴永顿时吓得有些发抖,就连自己的先祖都不敢冒犯萧族,要是萧炎真的怪罪下来,恐怕就连明帝也保不住他。

    “哼,幸好萧炎兄弟没有怪罪你,不然你就不可能在这里和我站着说话了,不过你还是得受些惩罚,去妖谷受罚一年吧。”妖谷是天明谷专门惩罚违法纪律的弟子所开辟的,其中有无数的怪兽,但都只是虚拟的,会受尽皮肉之苦。

    吴永不敢说话,只得点点头,恢复了本身。

    “熊元兄还是算了吧,只是一般的切磋罢了,没有必要惩罚这位师兄了吧。”萧炎也恢复了本身,猜想熊元说的妖谷多半不会是什么好地方,摇摇头说道。

    熊元看了一眼耷拉着脑袋的吴永,叹了一口气,便让吴永自己离开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离开一会,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若是刚才萧炎受伤了,那可怎么向明帝交代,萧老头可在谷里等着呢,摇摇头苦笑一声。

    “萧炎兄弟没事就好,既然这比试场也看了,我接下来带你去斗技宫和晋级殿吧。”熊元说道,这次他可不敢离开萧炎了,这谷中的霸道之人不少,再加上以萧炎一星斗帝初期的气息,自然会招来不少麻烦。

    熊元带着萧炎看完了谷中的景点之后,天色也渐渐晚去。

    这是萧炎来斗帝大陆的第一天,而这一天让他又有了多年未曾有的渴望,那就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月如银盘,满天繁星。

    高耸入云的星辰台之中,萧炎躺在最高处,想着今天所发生的那一次战斗,举起带着有些沧桑的手掌,就像十几年前那般感觉,目光透过挡在眼前的手指的缝隙,仰望着天空中那轮巨大的银月。

    “唉……”想起今天下午的那场战斗,萧炎轻叹一口气,那场战斗他感觉到了,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在压制着自己的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呢?那种对与力量的渴望顿时又涌上萧炎的心头。

    萧炎懒懒的抽回手掌,双手枕在脑后,今天的那一场离别,不由得让萧炎有些恍惚……

    萧炎的心中,那片给他成长的大陆,他又怎会舍得,想想还有多么漫长的道路等着自己,心中有些兴奋又有些顾虑,自己这一来怕是不知何时才能回去了,不禁又想起那几张迷人的脸庞和靓人的娇躯,还有他那一帮小屁孩,心中也

    有些落寞。

    “喂,兄弟,在想什么呢?”这一声吓了萧炎一跳,这不是熊元么。

    熊元也像萧炎那样躺下来仰望漫天星辰,萧炎淡淡的叹了口气:“还能想什么,当然是想家呗,难道说你不想家?”

    熊元微微一笑,随即摇摇头“我不想家,因为我没有家,只有这里才是我的家,我是被家族中抛弃的一份子,我又何必怀恋。对了兄弟,我跟你说,你来到这里可就不能再回斗气大陆了。”

    萧炎一听这话顿时吓得从地上一跳而起,明帝可没有跟他说过此事,立马惊讶的大叫道:“不会吧,不能回去了?那岂不是我再也见不到我的家人了?”

    熊元看着萧炎惊讶的神色也只是微微一笑:“其实也不是绝对没有办法,只是至今还无人做得到。”

    听到这话萧炎顿时放下了心中的石头,至少是有办法的。萧炎嘘了一口气,问道:“不知是什么办法?请前辈一定告知。”

    熊元表情一轻,笑道:“其实这个办法很简单,那就是超越斗帝,之后的什么事情都好说,但是,唉,你也是知道,千万年来只有一人超越斗帝,并且创造了这空间,难度可想而知。”

    萧炎心里扑腾一下,“完了。”他之前从明帝给他的信息里知道,要想超越斗帝是多么的艰难,且不说难度有多大,光是时间就让萧炎接受不了,从一星提升到二星就需要一千年,二星升三星需要四千年,三星升四星更是需要一万年,四星以后就完全没谱了,全靠造化,那得要多少时间才可能升到九星啊?更惶论超越斗帝了,那时候恐怕自己的亲人都不存在了吧?

    想到这里,萧炎心里一片黯然,静默不语,想想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了,萧炎无法平静下来,自己从地球穿越到斗气大陆,有了那一家子亲人,说见不到就再也见不到了,萧炎心里难过极了,早知道这样,晋级这个劳什子斗帝干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