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台是天明谷中的弟子修炼的场所,每个弟子都有属于自己的地盘,外人是不得轻易进入的,一旦进入就会打扰修炼者,自然也就会产生纷争,当然若是你的实力足以压倒修炼之人,自然也就没有人敢说闲话。星辰台由外到内,实力越强的越往里面走。星辰台也是天明谷一大重要的建筑吧。”熊元向萧炎介绍道。

    星辰台分为十二个层,最中心就连明帝也不敢多待,一般最多待一个小时便要出来,可见这最内层的能量是何等骇人,萧炎他们在最外层,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熊元师哥,能不能给我指点一下,这斗技我有些不太明白。”就在萧炎跟着熊元看着周围的景观之时,一位满脸无奈的青年向着萧炎二人走上前来。

    以熊元的姓子,自然不会回绝。在天明谷中,只要与熊元没有敌对关系的,都喜欢找熊元,而自从熊元晋级二星斗帝之后,以前对他有些不满的人,也纷纷多了几分敬畏。

    熊元笑眯眯的,接过青年手中的卷轴,不假思索的看了看,随即便给青年示范了一遍,并且十分耐心的给青年讲述着要点。

    萧炎看着熊元,也不由得笑了笑,熊元的姓子他心里还真有那么些喜欢。在熊元指点之余,萧炎便独自走着观看星辰台的风景。

    “喂,小子,这是我的地盘,你给我滚出去,再靠近一步,我打断你的腿。”萧炎走着,倒是没有注意自己站的地方。一位面露凶色的青年,看到左顾右盼的萧炎走入了自己的修炼区域,怒气冲冲的吼道。这青年名为吴永,是出了

    名的霸道,而且实力也极为不弱,已经到了一星斗帝的中期,据他的估计再过几百年就能晋级二星斗帝了,二星斗帝,在族中也是相当有地位的。

    萧炎对于这般谩骂,倒没有什么反应,反而似乎没有听见一般。萧炎知道自己这是进入了别人的修炼地盘,想起刚才熊元的介绍,转身就要离去。

    就在萧炎准备要走的时候,坐在远处的青年猛然站起身子来,脸上掠过一抹煞气,看着萧炎的背影,冷冷的说道:“我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萧炎听见青年的话,缓缓转过身来。这个青年的气息,自然逃不过萧炎帝境的灵魂之力的探查,据明帝传给他的资料,这青年应该是一星斗帝中期吧,萧炎心中暗暗猜测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萧炎眼眉一挑,面色不变的说道。

    青年看着萧炎冷静的面色,也不由得一怔。在天明谷中,谁被他这般叫住还会如此的从容?青年嘴角露出一抹诡异之色,他倒想看看眼前这位黑衣青年到底有何种力量让他有这般底气和自己说话。

    “小子挺冲啊,新来的吧?闯进我的地盘嘴还这么硬,看样子很有实力嘛。狂妄的小子,有没有胆子切磋一下啊?”青年中指向天一指,十分霸气的说道。萧炎只不过是普通的初期一星斗帝罢了,在他的眼里,如同毫无威胁的蝼蚁一般。

    萧炎听见青年的话,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倒是没有惧色,看着眼前嚣张的青年,体内的热血开始沸腾了起来,战斗,好久没有尽情地战斗了,萧炎也想试试自己在斗气大陆上数十年的修炼,到达了何种层次,一星斗帝中期又到底是何等实力,萧炎心中瞬间燃起了对战斗的渴望,嘴角也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点点头。

    青年哈哈大笑:“哈哈,真是个狂妄的小子,一星初期便敢如此猖狂,那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一星斗帝中期的实力吧。”

    萧炎笑了笑,耸耸肩,摊了摊手,疑惑道:“但是,好像那碑上面写着这个地方禁止争斗吧?”

    “这里不行,难道说比试场还不行吗?”青年瞥了一眼萧炎,“有种就跟我来。”身形随即向远处掠去。萧炎自然不甘落后,也用极快的速度跟去。

    萧炎的异火之身,又怎是一般的斗帝之身可比的,瞬息之间,萧炎便追上了青年,青年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色,面色一冷急速飞去。

    萧炎只得紧跟青年身后,他还不知道这比试场该怎么走。看见萧炎处于下风,青年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若他要知道萧炎并没有用全力,恐怕就得意不起来了。

    一个硕大的比试场出现在萧炎的眼前,双方落地,随即登记了一下,两人便来到了比试场的中央,战斗一触即发。

    “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