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军的步兵很快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里,由于天色已经开始微亮,透过薄薄的晨雾,王华强甚至可以看到为首骑马的陈军将领,四十出头,豹头环眼,唇上两抹钩须,穿着全套锁子甲,右手拿着一把大刀,跑跑停停,不断地催喝后面的步卒跟上。

    王华强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众人现在在的位置是路边的一块小高坡上,这里正好没有树林,是块开阔地,长满了及腰高的野草,而现在自己人都躲在草丛里,离着陈军士兵们行军的大道只有二三十步的距离。

    由于人人都穿着黑衣,在黑夜里自然是最好的保护色,可现在天色渐明,就反而会变得非常显眼了,要是陈军没这么急着赶往江边,而是仔细留意两边的道路,只怕风吹草动间,自己人就会暴露。

    看陈军的队列,仍然是排成标准的行军纵队,领头的那个人看起来象是主将,一脸的焦急,恨不得手下都能再长两只腿,好让他早一刻赶到王华强早先登陆的江岸,让他能建功立业。

    这时只听得远方传来一声叫喊:“徐将军,你且慢点!”

    那个被叫做徐将军的,一脸的不耐烦,他不情愿地停下了脚步,对着手下们喊着:“快,再快点,有延误不前者,军法从事!”

    训完手下后,徐将军扭头看向后面,只听一阵马蹄声响,一人飞快地赶到,王华强一见此人,惊得嘴都快合不上了,可不正是那个新亭垒主将刘仪同?!

    只见刘仪同满头大汗,他的脖子上缠着厚厚的几圈绷带,而身上的甲胄也遍是血污,盔歪甲斜,上次见到时穿着的披风更是已经无影无踪。

    王华强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个刘仪同,在江上的王世积战船射箭时,中箭落马,但伤不致死。后来他眼见本方败局已定,不敢回建康,而是趁着万均神弩对着江岸纵深一阵乱射的时候,抢了自己的马,向南逃向了采石的水军营寨搬救兵,希望可以将功折罪。

    王华强自幼就耳聪目明,听力视力远胜于常人,隔了二十多步,仍然可以依稀地听到两人顺着江风飘过来的的谈话声。

    只听徐将军不满地说道:“军情如火,刘将军为何老是拖延本将出兵?”

    刘仪同陪着笑脸,他这会儿已经输光了所有的赌本,而徐将军的这些手下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哪敢再开罪呢?只听他说道:“徐将军,贼人狡猾,我就是冲得太急,才会着了他们的道儿,现在反正水师已经出动了,我们这支陆军也不必走这么急,稳扎稳打的好。”

    那徐将军不屑地“哼”了一声:“刘将军,你是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你自己也说了,敌军的战船已经不分敌我地一通乱射,他们上岸的部队也损失大半,我现在过去,不就是手拿把攥地扫荡残敌嘛!要是去晚了,建康城出来的大军把隋狗们收拾了,那我岂不是白忙活?”

    刘仪同耐着姓子说道:“不可轻敌啊,要料敌以宽,我去的时候,敌人确实不多,但是这帮贼人心狠手辣,也非常狡猾,先是在林中设伏,然后又对我军斩头去尾,还会穿了我军的衣服引我军自相残杀,最后水军乱射只怕是想尽快清出登陆场来,方便他们的大军上岸。

    现在离我来报信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三个时辰,只怕隋军已经上来两万多人了,就是建康城的大军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们,所以我说只要水师战舰出去,截敌后援就行了,只要掐断他们的补给和后援,上岸的部队也撑不了几天的。”

    徐将军冷冷地回道:“刘将军,这里不是你的新亭垒,所谓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我徐子健也曾跟着吴大帅和萧大将军几次北伐,身经百战,用不着别人来教我怎么打仗。现在兵贵神速,敌人两三个时辰内也不可能在江岸上扎起牢固的营地,我军战舰先封锁江面,然后陆军趁雾突击,一定可以大获全胜。”

    刘仪同急得一拍大腿:“徐将军,就算你要去抢功,起码吸取一下我的教训,派些斥候吧,你想趁雾突击敌军,可是敌军也可以在雾里伏击我们,我老刘已经吃了这亏了,你怎么就不长点记姓呢?”

    徐子健哈哈一笑,语气中带了几分嘲讽:“刘将军,所以说你根本不懂兵机。也难怪,施仆射只会找你这样的无能之辈来领军,要是换了我老徐,现在早就把隋军给赶下江了。

    人家隋军就是料定了你的心理,才会对你打伏击,因为那个李都督是向你那里跑的,最快能赶过来的肯定也只有你的部队,所以人家就预设战场,在江边的小高地和树林里两地设伏。

    可现在隋军根本顾不得做这些事,他们的大军要抢时间上岸,不然为啥要不分敌我地一通乱射,连自己人的命也不顾了呢。而且人家即使防守,也肯定是防着建康那里的大军,哪会料到我采石的部队敢主动出击?

    我的这支部队,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两千多人趁着大雾,有江上水军的弓箭协助,足以在立足未稳的隋军后方制造麻烦了,这样才能让正面的大军有一举消息他们的机会,懂不懂?”

    刘仪同不服气地说道:“你就这么有把握,隋军不会在这里分出一小股部队再打打伏击?”

    徐子健轻蔑地摇了摇手指头:“他们有战船的,如果要伏击,肯定早就先在江上伏击我们的水军了。可是我们的水军都一路无阻,那陆地之上更不可能有敌人,刘将军,我已经在你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了,失陪!”他说着就一拍马臀,作势欲走。

    王华强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只听到王颁那大嗓门的怒吼声响了起来:“王华强在哪里,快叫他出来!”

    王颁平时一向说话慢条斯理,声音不高,但这回却是动了真怒,吼声在所有人的耳膜间回荡着,王华强的心“轰”地一声向下沉,脑子里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果然,徐子健也听到了这声叫喊,他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高声喊道:“有伏兵,全体向右转,战斗队型!”

    陈军的采石要塞部队是精兵,这一下主将下令,中军的三个队马上齐刷刷地向右转,盾牌手迅速地在队伍的右侧筑起一道盾墙,而矛槊手们则挺枪而前,在盾牌手背后构成了第一道掩护,弓箭手们迅速地弯弓搭箭,瞄向了右边的草丛。

    徐子健的命令迅速地被各种鼓号和旗语传向了前后方,陈军一下子从急行军的队列右转成了战斗队列。已过拂晓,天光大亮,所有陈军的眼里都看到了三四十步的草丛里那些若隐若现的黑衣人。

    王华强的脑子在经历了一瞬间的空白后,终于转过了神来,他一下子从草丛中跳出,吼道:“弓箭急袭,跟他们拼了!”

    前面是强敌,距离如此之近,跑也不可能跑掉,唯一的希望就是趁着自己的人正面对着敌军中军,擒贼擒王,直接击杀或者生擒这个徐子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王华强本能地从身边一个护卫身上抄过了二石弓,搭箭上弦,这一切他已经驾轻就熟了,这个夜里,他第一次出手杀了刘仪同的前军主将,第二次没出手,否则刘仪同早成箭下亡魂,这一次,成功能复制吗?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