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华伟刚才一时情绪失控,这会儿被一个巴掌加上这顿臭骂,也醒了七八分,他也知道坡下很不安全,在敌人的射程范围内,现在连过去运伤员都不可能,更不用说收尸了。

    但王华伟一想到从小一起相依为命,处处呵护自己的大哥就这么没了,不免悲从心来,跪倒在地,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不停地捶着膝下的草地,声声泣血,众人都被他这情绪所感染,想到了自己也刚刚死去的亲朋,无不垂泪痛哭。

    王华强背过身去,擦干了脸上的眼泪,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可以软弱,都可以为了死去的亲人放声大哭,而他不行,因为他是指挥官,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几千人的生命。

    王华强狠了狠心,转过身,对着虎目含泪的马老三说道:“马三爷,你刚才冲着我拔刀相向,念在你是一时情绪失控,我暂且不跟你计较,本大都督赏罚分明,这位李全兄弟的赏钱,我一个大子儿也不会少,向朝廷报功的时候,一定会把他列在前面。

    但他犯了军法,无视我的禁令,杀俘在先,对着上前阻拦他的上官动刀在后,如果这样的人我也可以网开一面,那部队也不用打仗了。我这样一刀杀了他,你可服气?”

    马老三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向着王华强拱手行了个礼,算是应答。

    王华强看了一眼坡下,所有人现在都盯着他看,他心中一动,对着那些陈军俘虏们沉声喝道:“俘虏中哪个是军官,站出来。站得迟了,可别怪我不客气!”

    几个穿着锁甲的军官慢吞吞地站了出来,相视摇头苦笑,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以这种身份重逢,其中的一个披着白色披风,身着明光铠,四十多岁的军官站到了前面,对着王华强拱手道:“败将萧文强,见过将军。”

    王华强看了一眼这个萧文强,他的头盔已经不见,满脸都是汗水,披风上也撕了几个口子,须发散乱,垂头丧气地站在自己面前,典型一副不敢言勇的败军之将模样。

    王华强心中有数,此人的自信已经完全被摧毁,现在只不过一具行尸走肉,根本不用什么手段,他就会把所知道的事情通通招供。

    王华强沉声问道:“报出你的职务。”

    萧文强回道:“败将原来是刘仪同的副将。刘仪同刚才战死了,这里数我的军阶最高,所以大家推我来答将军的话。”

    王华强点了点头:“你们这三千人可是新亭垒的守军倾巢而出?有没有去报给别的部队听?”

    萧文强道:“是的,除了留下五十多人看家外,全都出来了。北军登陆这是天大的事,我们出来前,刘仪同已经派人去建康城急报,而我们这三千人就是逆袭你们的先头部队。”

    王华强心中一动,沉声道:“离你们最近的部队是哪支?为何刘仪同没有去直接让这支部队出兵,而是要进建康城的皇宫调兵?”

    萧文强摇了摇头:“屯在建康城西南聚宝山那里的,是任忠任将军的三万大军,但是刘仪同是被施仆射提拔起来的,两年前施仆射曾找了任将军一个罪名,夺了他的部曲给自己和其他几位文官用,从此两人结了仇。

    任将军连着刘仪同一起恨上了,我们这支部队本来是隶属他的麾下,但他一直有事没事地找碴,克扣给我们的粮饷,害得大家一直只能喝稀粥。

    这种十万火急的军情,万一任将军再跟我们闹情绪,那会误了大事的,所以刘仪同直接派亲信去建康城找施仆射求救。”

    王华强心中松了一口气,南陈这种文武离心的情况看来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居然视军国大事如儿戏,隋军都过江了,还不能做到齐心协力,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但王华强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那个刘仪同就不能向任忠那里也派个使者报信?你们也不缺一个报信的人吧。”

    萧文强无奈地叹了口气:“败将曾经劝过刘仪同,要他看在皇上的面子上,先通知任将军,到时候任将军是否会跟进,那是任将军的事,但我们总是尽到责任了。

    可是刘仪同却说,从李都督报回来的情况看,敌人只是先头部队过了江,人数也就一两千,靠我们这支部队足够抵挡了,最好是等隋军大举过江,然后我们的水师中途截杀,再靠着大军在陆地上反击背水一战的隋军,必可大胜。

    刘仪同还说了,这样的大功不能落在那任将军的手里,一定要让施仆射派亲信的大将过来,比如萧老将军和施仆射的关系就不错,这也是能讨好他的一个好机会,所以叫谁也不能叫任将军。”

    王华强哈哈一笑,他知道这萧文强说的一定是实话,但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事,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急忙问道:“你刚才说刘仪同准备派人通知水军去截杀?怎么通知的?你们的水军不是在南边的采石吗?”

    萧文强微微一愣,转而说道:“我们在秦淮河口还有一支水军舰队,昨天皇上下令,让巡防江面将士们能回城欢渡大年夜,而率船巡江的护军大将军,南豫州刺史樊猛,这会儿就在宫里。

    所以刘仪同说,只要报信的使者一到,施仆射一定会让樊将军率水军舰队封锁江面的,隋军不可能一下子多出几百条战船,我们来个拦江截击,一定可以大获全胜。”

    王华强心中一凛,这条毒计确实厉害,这会儿只怕敌军的舰队已经出动了。但是从刚才江上射过来的长杆狼牙箭来看,他隐约地觉得那不会是陈朝的江防战舰,如果真是陈军船队,不可能这样在浓雾中连火把也不点,就直接向着江岸上射箭的,更不可能直接不分敌我地一通乱射。

    王华强的心中浮现出王世积那张笑脸,他的心猛地向下一沉,他转眼看向江岸那里的三个大火堆,从点火到现在,仗都打了快两个时辰了,可是居然没有一兵一卒跟进,江面上显然没有激战,那就只有一个解释:

    王世积出卖了自己,把自己放在这里当诱饵拖住陈朝的军队,而王世积却到别处渡江。甚至连那江面上神秘的战船,也很可能是王世积派来的,而非陈军水师。

    王华强一时间心如乱麻,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现在自己濒临绝境,陈军的水师很快就会来封锁江面,而陆军也很可能赶向自己这里,如果再呆在这里不走,很可能就会成为瓮中之鳖。

    想到这里,王华强咬了咬牙,转头望向远处,却隐约发现北边十里左右的新亭垒那里,居然有了一团火光。

    王华强心中一动,指着那个方向问萧文强:“萧将军,你看那里是不是你们的新亭垒?”

    萧文强扭头一看,脸色大变:“怎么会这样,新亭垒怎么会起火?!”

    王华强一下子全明白了,想必是王世积阴了自己一把后,趁虚攻取了新亭垒,现在只怕他的一万铁骑已经上岸,而准备再次趁着陈朝大军扑向这里,建康城防空虚的机会,直扑建康,破国擒君。

    想到这里,王华强恨得咬牙切齿,那羊翔和裴蕴迟迟不到的原因,这会儿也是昭然若揭了,他们一定是私下里和王世积扯上了关系,在那新亭垒接应王世积,而那个燃烧的火团,一定就是他们给王世积放的信号。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