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长山听到王颁的话后,哈哈一笑:“二公子,俺们这回就是为王将军,还有俺爹报仇的,这附近十里八乡的后生小伙子都跟俺一起来了,大家全都跟姓陈的不共戴天,要怎么做,全听你二公子的!”

    王颁用力地拍了拍刘长山的肩膀。福全叔又一指那帮黑衣人中间,为首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瘦子:“这位是历阳一带有名的好汉马三爷,他爹马二壮,当年也是大公子的贴身护卫,为了掩护大公子逃出去,死守着城门口,中了三十多箭还没有倒下。

    马二壮的留下三个小子,这位马三爷就是最有出息的一个,他的两个哥哥也是绿林好汉,先后都被陈朝官府害了,马三爷二十年来在历阳一带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杀富济贫,要是没有他的接济,恐怕俺们这些老兄弟也活不到现在。”

    王颁整了整自己的头盔,对着那黑衣大胡子马三爷一个长揖及腰:“马壮士,王颁代先考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了!”

    马三爷笑了笑,抱拳回了个礼:“二少爷,咱爷们没读过什么书,不懂得什么礼数,当年俺爹死得仗义,俺的两个哥哥也都没给咱马家丢脸,俺爹在的时候就常说,做人一定要讲义气,要知恩图报。

    俺爹的命当年就是王大帅给救的,俺们马家也应该为王大帅尽忠,二少爷你敢孤身入陈朝,我马老三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呢?”

    王颁哈哈一笑:“马壮士,现在我们大隋已经大军压境,我这些人是先头的,后面百万大军就等着我们的信号呢,马上就会杀过江来,踏平陈朝,到时候论功行赏,今天在场的诸位都有大功,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

    听了王颁这话,所有在场的人都暴喊了一声“好”!紧接着,马三爷手下的那些黑衣汉子们就开始兴奋地议论起这一仗下来能得到多少赏赐,这劲头可比刚出来时要强多了。

    王华强心中感叹,果然忠义二字还是没有真金白银的赏赐对人的刺激更大。

    王颁跟马三爷说完话后,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一一结识这些人了,他高声说道:“诸位,请静听我一言。”

    刚才还在交头结耳的众人都停了下来,大雾依然弥漫着,不知何时,在场的众人都打起了火把,照得这一带亮堂了许多,王华强刚才还没有察觉,这一下静下来后突然发现这一点,心中不由得一沉。

    王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恐怕这才是他现在开始训话的主要原因,只听他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回荡着:“各位,感谢大家的忠义之心,这么多年来,让大家受苦了,今天王某冒死踏上江南故土,就是带大家报仇,让大家翻身的。

    现在陈国的军队还没有发现咱们,对岸隋军的天兵已经整装待发,我们现在赶快清楚出一块五里长,三里宽的登陆场,供对面的大军登陆所用。

    然后大家为大军引路,一起攻击建康城里,到时候陈朝皇帝和狗官们家里的东西,大家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王颁这话一下子让所有人都象打了鸡血一样,欢呼雀跃,这江边的火光一阵乱晃。

    王颁继续高声叫道:“现在我来安排一下任务,马三爷的兄弟们和我带来的部曲都执刀戒备,尤其是要防守住东北边建康城那里可能过来的敌军,刘长山兄弟请带着你的人,抓紧在这江边清出一块空地,堆起三个柴堆,点起大火,给对岸作指示。”

    这些庄稼汉们听完后,直接转身向着来时的地方跑去,那里有片树林,枯枝应有尽有。而那一百多老兵则指挥起马老三的人,在树林里抓紧时间砍树,做成路障堵住建康通向这里的道路,江岸边顿时变成了一阵热火朝天的工地。

    王华强悄悄地走到了王颁的旁边,只见王颁低声对着麦铁杖问道:“羊翔和裴蕴通知到了吗?”

    麦铁杖点了点头:“昨天我一上岸后,先是通知了福全叔,让他带人来这里集合,然后就去建康找他们两个了。羊翔现在领着亲卫们担任幕府山那里的沿江巡防,他说今天晚上就趁夜来这里,裴蕴也在城外自己的庄子里,说了今天晚上会赶到。”

    王华强紧跟着问道:“他们可曾说了是几时几刻到?”

    麦铁杖摇了摇头:“因为我来的时候,你们没跟我说好是几时过江,所以我也没法跟他们约得太详细,只说了今夜子时前赶到这里,现在快到亥时了,我想他们应该快来了吧。”

    王华强压低了声音,对着王颁说道:“景彦,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么多人里,若是有一个人起了歹心去报官,那我们今天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还有就是羊翔和裴蕴,现在还不到,实在不能让我放心。”

    王颁连忙捂住了王华强的嘴,低声道:“其实我现在也和你一样的心思,只是事已至此,也骑虎难下了。送我们过来的渡船这时候也都回了江北,大家已经没有退路啦。

    华强,赶快带着我们的兄弟们抢占这附近的有利地形,再派些人做些路障拒马之类的堵住大道,只要能撑到王将军的大军到,我们就安全了。”

    王华强点了点头,对着麦铁杖说道:“麦壮士,请你务必要保护好王将军,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言罢,便转头向着那六百多从江北带来的关中壮士们跑去。

    王华师和王华伟正带着大家守在这里,天太冷,所有人都不停地跳着,保持自己身体的热量不至于流失得太快。

    看到接应的人都点起了火把,这些人也都纷纷效仿,几百枝火把一点,大家也感觉没那么冷了。

    王华师一见到王华强,就说道:“现在我们做些什么?这么一大团火光,想必南人也会有所察觉,时间拖太久,就危险了。”

    王华强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赶快抢占附近的高点,大哥,我们分头……”

    王华强话音未落,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羽箭破空声,紧跟着就是几声惨叫。王华强几乎本能地吼了起来:“敌军来袭!”

    王华强的话音未落,北边四五里处的地方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梆子声,又是一阵羽箭破空之声,伴随着箭射入体的声音和伤者的惨叫声,咒骂声,响成一片。

    远处还在堆柴堆的那些农夫们,一个个吓得扔掉手上的火把,四散而逃。

    王华强飞也似地跑向了王颁,只见他这时完全慌了神,手足无措,而周围的几十个老兵,还有刘长山和马老三,正眼巴巴地盯着他。

    王华强心中一沉:这王颁又象一年前在兰州那样,一碰到紧急情况就慌神了,他顾不上理会王颁,直接喊了起来:“大家不要慌,继续点火,敌军人数不多,马三爷速速带人出击,消灭他们!事后来左前方的高地处汇合。”

    马三爷迅速地趴到了地上,仔细地听了听,一下子跳了起来,说道:“这位爷说得不错,敌人不多,金云寨的汉子们,都跟老子冲啊!”

    他的话音还在众人的耳朵边回荡着,人却已经冲进了那浓雾之中,在他的身后,那两百多黑衣强盗也都消失在了漫天的大雾中。

    王华强看了一眼身边还喘着粗气的王颁,说道:“景彦兄,刚才事出紧急,人心不安,小弟只能先僭越一下,还请多包涵。”

    王颁叹了口气,紧紧地抓住了王华强的双手,王华强能感觉到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华强,为兄实在不是指挥作战的材料,这次又多亏你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