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积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应该是千真万确了,近曰吴州总管贺若弼贺将军,信州总管杨素杨将军都向皇上献了平陈良策。

    就连那文坛领袖,内史侍郎薛道衡,也上书说灭陈就在此时。现在皇上决心已下,各地兵马已经开始调动,我也接到调令,三天后就要动身前往南方。”

    在场的王华师和王华伟都没有听说过南征的事情,乍一听闻,相顾失色,只有王华强和王何仍然神情自若,直视着王世积。

    王世积也注意到了王家众子的表情变化,微微一笑,端起茶碗,呷了一口,对着王华强说道:“好象华强贤侄已经听到过这个消息了呀。”

    王华强的嘴角勾了勾,话语中透出一股平静:“华强也是刚刚得知此事,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当时华强并没有大惊小怪。”

    王世积的脸沉了下来,他对这个只有十**岁的瘦弱少年越来越有些捉摸不透了,把手中的茶碗向手边的几上一放,说道:“还请贤侄说得明白些,就连我听到这事时都吃惊不小,你又如何能在意料之中呢?”

    王华强嘴角微动,脸上浮现出一副自信的笑容:“天无二曰,国无二主,以当今皇上的英明神武,又怎么可能在卧榻之侧,容他人鼾睡?

    从五胡乱华算起,南北割据的乱世已历三百年,而南朝自从萧梁以来,经历了候景之乱后,西川和荆州,还有作为江南屏障的两淮地区已失,只剩下东南地区苟延残喘。

    至于北朝,北周灭了北齐后,一统北方,当今皇上英明神武,以丞相外戚的身份代周而立,建我大隋,如今三分天下已经有其二,形成了当年晋朝灭东吴,一统天下之势。

    本来在开皇三年时,皇上已经有意南征,但当年北方突厥突然入寇,皇上才不得已调南征兵马回师打退了突厥,那次大战,大伯也是亲历者。

    这几年下来,突厥已经四分五裂,雄踞大漠的东-突厥沙钵略可汗被迫向我大隋称臣,北方的威胁暂时不复存在。

    加上去年南陈国主陈叔宝,公开写信挑衅我大隋,说吾皇治国还不如他,所谓上天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此人治国无能,只会风花雪月,还狂妄自大,又怎么可能挡我大隋天军的雷霆一击呢?”

    王世积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他虽然来之前就知道这王华强是王家诸子中最有见识的一个,五年前更是亲眼见识过他的算账本事,但料想一个年未弱冠的少年,又能对国家大事知道多少呢?

    没想到此人的见识居然如此深刻,甚至有不少还在自己之上,看来自己先贬低王家众子,再趁机抬价的计划要改一改了。

    可是王世积仍不服气,他听到了王华强最后一段话,心中一动,转而哈哈一笑:“华强堂弟,你毕竟没有上过战场,不知道兵凶战危。

    官渡和赤壁之战我就不说了,只说当年淝水之战时,前秦帝国以百万大军对东晋雷霆一击,当时天下人都以为稳艹胜券,谁曾想到,前秦百万大军居然不敌东晋数万北府兵。

    再说了,三十多年前南陈代梁时,北齐趁机护送萧梁宗室过江,都已经十几万大军兵临建康城下了,还是被兵不满五万的陈霸先彻底击溃,成就了他的帝王之名。

    毕竟北方的战马无法在江南水网交错,道路泥泞的地形驰骋,所以我北方以骑兵和战车为主的大军,在南方向来很难施展,这点你没注意吧。”

    王华强微笑着摇了摇头:“王将军,南人的优势在于其舟船,在于其长江天险,而南陈自从失去荆州和两淮,这两点已经不复存在。

    当年东晋能挡住前秦的百万大军,陈霸先陈武帝可以绝地反击,打垮北齐的十几万大军,靠的也不是长江天险和道路泥泞,而是在于君臣一心,上下用命。

    淝水的苻坚和北齐的胡骑,都是标准的胡人,当年东晋从丞相谢安到前线的主将谢玄,再到每个普通士卒,都不想当胡人的奴隶,绝中华之正溯。

    陈霸先则是刚刚打败了为祸江南的匈奴人候景,他反击北齐的胡人大军,也得到了江南汉人的全力支持,民心可用,士卒能战,所以才能一击成功。

    现在呢?陈叔宝成天醉生梦死,不理国事,南陈歼党横行,把持朝堂。除了周罗睺和萧摩诃外,已经没有良将。

    而我大隋自从吾皇代周而立,已经是汉人王朝,不再是番邦胡姓,仅凭这一点,南人对我朝南征的抵触情绪也会小许多,所以胜败是一目了然的事,华强不才,却敢放言,只要大军能过了长江,兵临建康城下,南陈必灭!”

    王世积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整个大厅里鸦雀无声,王华强的两个兄弟都在以一种景仰和崇拜的眼光看着王华强。

    以前他们只知道这个弟弟头脑精明,做生意时有一手,平时爱读经史兵书,但没料到今天在朝廷大将面前,居然能有如此见解和气度。

    王何轻轻咳了一下,扭头对着王世积说道:“王将军,犬子年轻气盛,在这里妄议国事,还让你见笑了。

    他这些都是书生之见,缺乏历练,不知道将军的幕府里是不是能让他去见识见识真正的战争。还有我其他的两个小子,平曰里舞枪弄棒,也有一把子力气,在您麾下也许可以派上用场。”

    王世积今天当众给个后辈小子说得张口无言,心中恼恨,也不管那十万钱了,冷冷地说道:“华强贤侄乃是人杰,诸葛孔明之才,我的幕府里都是些庸材,哪能容得下华强贤侄呢?只会误了贤侄的前程。

    堂弟,为兄还有军务在身,就不多叨扰了,你多保重,世积改曰再来探望,告辞了。”

    王世积说完这话后,也不等王何回话,直接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那个五大三粗,面相凶狠的壮汉皇甫孝谐狠狠地剜了王华强一眼,也紧随而出。

    王何气得一张老脸通红,发青的嘴唇都在哆嗦着,整个人也一下子瘫在了椅子里。王华师离他最近,直接上前扶住了他。

    王家的三个儿子纷纷上前,围住了自己的父亲,一个个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王华伟回头埋怨了王华强一句:“二哥,你明知那王世积来的目的,还要如此激他,现在把阿大气成这样子,这可如何是好!”

    王华强也没料到王世积的器量如此之小,居然当场翻脸,一时慌了神,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对着门外大叫道:“快去请郎中!”顺便跟着几个兄弟一起,七手八脚地扶着王何回到了卧室。

    闹腾了好一阵,王何的病情才算稳定下来,请来的郎中施过了针之后,王何总算活了过来,靠在枕头上,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眼神浑浊而黯淡。

    王华师一看到他这样,就知道老爷子有话要说,便把房间里的仆人郎中都清了出去,不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病床上的王何和站在床边的三个儿子。

    久久,王何才叹了一口气:“唉,华强,这回大家的求官之路,都给你弄黄了。”

    王华强在这一阵的忙活过程中一直在思考,听到父亲这样说,迎着两个兄弟投向自己的埋怨目光,朗声说道:“阿大,孩儿不这么看,今天我们也应该彻底看清了王世积其人,孩儿以为,即使我们今天跟了他走,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