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写了两份,双方各自签字之后,王世积哈哈一笑,他现在自信满满,至少有一家米铺稳稳地要归自己了,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变得很好,看着王华强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贤侄,你准备怎么个赌法?”

    王华强笑了笑:“王将军,小侄看这样如何,姬参军和小侄各出一题,谁能两道题都胜了,那就是胜利者,若是各胜一题,那就再加赛一题,由您来出题目,如何?”

    姬威不屑地勾了勾嘴角:“不用,若是打平了,就算我们输啦。”

    王世积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姬威一眼,吓得姬威闭嘴低头,不敢说话。

    王世积的心里也有些嘀咕,他毕竟是统兵多年的大将,觉得王华强那份镇定与自信不象是装出来的,更不用说他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平常这个年纪的少年,看到自己这份全身披挂,杀气腾腾的样子,不吓得尿裤子都算是好的。就是十几天前的见面,这孩子也是开始给吓得不敢抬头。

    料敌以宽,王世积打定了主意,对着王何说道:“就按贤侄的意思办吧。”

    王何的额头上沁出了不少汗珠,事已至此,他也没办法,看这王世积的架式,这次不割块肉,想必他也不会善罢甘休,只当是破财消灾了,而目光所及处的王华强,却又表现出一种超越年龄的沉稳和镇定,让他一时捉摸不透。

    王世积带着手下的众人走进了院落,早有王家的仆役摆出两套书桌椅放在院中,上面放着文房四宝。就在王华强进院前,王华师拉着他的袖子,低声说道:“二弟尽管放手去拼,无论结果如何,哥哥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

    王华伟也跟着低声说道:“不管输赢,有我们兄弟一口饭吃,就不会少了二哥的。”

    王华强心中感动,鼻子一酸,但转而笑了笑,轻声说道:“没事,看我的吧。”

    王华强转身坐在了书案后的椅子上,向着对面的姬威一抬手,笑道:“姬参军,还请你先出题吧。”

    姬威心里根本没把对面的这个少年放在眼里,懒洋洋地说道:“我们做账理财的人,首先要学会九章算术,我就问问你九章算术里的三道题,答对了,就算你胜,如何?”

    王何的心猛地一沉,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这个儿子以前从没有看过这本书,只是前几天从病床上下来时才随便翻了两天,自己当年学这本书时也花了半年才算摸透,而王华强又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内掌握呢?

    想到这里,他额头上的汗珠子的大小已经从刚才的绿豆变成了黄豆,连手心也攥出一把汗来。

    王华强镇定自若地说道:“还请姬参军出题。”

    “你且听好,九章算术的第二章,粟米之法,其中提到粟率五十,御饭四十二,请问今有粟九斗八升,欲为御饭,得几何?”姬威问道。

    王华强嘴角勾了勾,不假思索地答道:“以粟求御饭,二十一之,二十五而一,为御饭八斗二升,二十五分升之八。”

    这是九章算术中的原话,这个年代没有小数点,也没有乘法和除法,二十五之是指乘二十一,二十五而一是指除二十五。二十五分升是指每一升的十分之一,再除二十五,就是零点零零四升,之八是指剩八,就是零点零三二升,加上前面的八斗二升,正好就是八点二三二斗。

    这个在后世小学生都能做的题,在这个时代里却算是九章算术中的难题了,王华强当初第一次做这类题时,都笑了起来。

    姬威的脸色一变,紧接着问道:“今有九十一分之四十九,问约之得几何?”

    王华强面不改色地答道:“十三分之七。”

    这下子轮到姬威的头上开始冒汗了,而王华伟则猛地拍手叫了一声好,王世积的一张黑脸这时候变得象锅底一样,王何则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姬威心中暗想:该不会是这小子把九章算术里的这些题目全给死记硬背下来了吧,下一题要是再输了,那今天自己就输了一半,就算最后反败为胜,以后也没脸再来王家打理生意了。

    想到这里,姬威吼道:“还是粟米之法,粟率五十,御米二十一,今有粟九十二斗三升,欲为御米,得几何?”

    王华强在纸上算了一下,算出是三十八点七六六斗,换算成这个时代的算法,则是三十八斗七升,一百分升之六十六。

    王华强抬起了头,对面的姬威正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而一边的王何一脸的焦虑,他也知道这一题并不是九章算术中的原题,王世积虽然不懂算术,但看到姬威和王何的表情,也在嘴角边浮出一丝微笑。

    王华强站起了身,平静地向着姬威一拱手,朗声道:“姬参军,答案是三十八斗七升,一百分升之六十六。”

    姬威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他刚才自己都没有算出来这个结果,没想到王华强一抬头便报了出来,唇上的小胡子跳了跳,他低下头,拿起算盘打了起来,连算两遍,都是同样的结果,脸色一下子变得比死人还难看。

    王华强微微一笑:“姬参军,在下算的,可有错误?”

    姬威本来很想睁眼说瞎话,说王华强算错了,可是扭头一看王世积,看到他那凶光闪闪的眼神,吓得一哆嗦,嘴里竟然不受控制地说出:“没错。”

    王华强转向了黑脸开始发红的王世积,一拱手:“王将军,承让。”

    王世积在心里已经开始想起一百种回去后收拾姬威的办法了,但王华强的这话又把他拉回了现实,在小辈面前还是得有点大将风度,于是他哈哈一笑:“这阵是贤侄胜了,还请你出题。”

    此话一出,王何和两个一直不敢出声的儿子长出一口气,而王家的仆役们也都齐声喝了声彩。

    王华强看着对面已经开始不停擦汗的姬威,说道:“在下的题目么,就是和姬兄比一下算账的本事,我给你一本五家店铺上个月的账本,你给我一本王将军所部上个月的军需的账,咱们就在这里算,谁算得快,算得准,就是谁胜。”

    姬威一下子来了精神:“此话当真?”

    王华强的话语在镇定中带了一份自信:“当真。”

    王世积马上从怀中摸出一个令箭,对着身边的护卫沉声说道:“持我令箭回城外大营,一个时辰内,把上个月的账册搬到这里,迟了半刻,军法从事!”

    那护卫得了令牌,一溜烟地跑了出去,飞身上马,很快马蹄声便消失不见。

    王何气得一跺脚,暗骂自己的儿子实在是托大,大军数万人的粮草账本,怎么可能和五家店铺的经营额相比,除非是五六倍于姬威的计算能力,这下看来是败局已定,得要看第三场了。

    不到半个时辰,那名护卫便带了十几本账册前来,重重地向王华强的案上一堆,然后恭恭敬敬地把那枚令箭还给了王世积。

    王世积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了声:“开始吧。”

    王华强和姬威如同被刺了一下,同时开始拨打起算盘,王华强拨了几下后就弃之不用,转而以后世的算法开始手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不觉中,两个时辰过去了,王世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大将模样,微微地闭着眼睛,而王华师和王华伟则是坐立不安,抓耳挠腮,王何则面沉如水,坐在椅子里,可是微微发抖的手却显示出他内心的激动。

    王华强和姬威几乎同时抬起了头,异口同声地说道:“我算好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