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六人下到深沟六十丈的时候,出现了一处直上直下的天坑,面对这样一个位置,六人都是泛起了嘀咕,下面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若是有生死危机,直上直下四十丈的距离,即便是修为最高的云弘一,也是需要借助绳索至少两个腾挪方才可以上来,这还是没有人干扰的情况下,他们真是担心下去之后,再也上不来了。

    “云师兄,我觉得宗门那位师伯不会选择这里作为逃亡之地,毕竟,下面有热气传来,很可能只是一条地下暗河,我们还下去吗?”

    “是啊!云师兄,我觉得也是不可能,当时老祖逃命,应该是向着有修士的地方,到这样没有人烟,存在未知危险的地方明显有些不合情理吗?”

    周池、于彬表示了自己的意见之后,吴欢也是开口说道:“云大哥,这处地方你们宗门长辈不是探索过了吗?那为前辈都已坐化多年,损坏的命简很有可能出现差错的。”

    “宗门长辈只是标记了这处位置,至于探查到什么程度,有没有进入过下面,也只有当年那位长辈知道了,而且命简虽然有些差错,但却是有着极大的可能。”

    云弘一回应了一句之后,随即对着前面的荀乐和袁典问道:“荀乐,袁兄弟,你们觉得呢?”

    “我们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下去看一下,若真的只是一条暗河,我们在上来就是了。”荀乐作出了自己的回答。

    袁典刚想作出回答,提议下去看一看,耳边却是传来了火爷一句话语:“下去,小子,一定要下去,你不会吃亏的。”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下去就知道了。”

    袁典再问,火爷却是再也没有回答,令袁典无奈至极,而他只能作出了自己的回答:“应该下去看看,毕竟那位前辈命简指示是这里。”

    “我们下去。”

    听到荀乐和袁典的话语之后,云弘一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并且率先跳下,下降到二十丈的时候,借助绳索,一个翻身,稳稳的落在了下面。

    荀乐紧随其后,借助绳索,连续三个腾挪,也下到里面,而袁典整个身躯则是近乎附着在盘山绳之上,直直向下坠去,等到距离地面两丈多远的时候,整个身躯猛然一翻,绳索微微一紧,随即落在的荀乐身边。

    “袁兄弟,好身法。”

    看到荀乐以此种方法落到下面,云弘一和荀乐皆是夸耀了一句,而袁典则是微微一笑,随即向四周望去。

    “此处景象当真奇异?”环视了一下周围,袁典心中也是暗道一声。

    此刻他们站在一处圆形的大石之上,大石的面积正好阻挡了天坑口,令外人看不到里面,大石的一边则是一条两丈多宽透着鼓鼓热气的暗河,暗河上方不远处是一处冒着数道汩汩水柱的热泉,热气腾腾的泉水从下面喷涌而出,形成了这条暗河,令人惊奇的是,这条暗河并没有多长,延伸五十多丈之后消失在一处岩壁之下,不知流向了何方。

    而在众人的对面,暗河的另外一边,则是一面光滑的石壁,石壁光滑至极,竟然露出一股火红之色,可以映出三人的影子,犹如铜镜一般。

    在三人站立大石另外一边的上方,热泉喷涌的另外一侧,则是一处方圆数里延伸的巨大平台,平台之上十丈则是奇形怪状的石壁顶部,还有一道道嵌入顶部、岩壁之上的暗沟,不知通向哪里。

    而在大石另外一边的下方则是一片阴森森、黑茫茫,里面不知隐藏着什么的浓密黑雾,黑雾浓郁至极,形成了一面黑色的墙壁,一眼望去,令人感到也是头皮麻,有种恐怖阴森的感觉。

    整个洞底犹如一片狭长倾斜的贝壳,而袁典三人站立的大石则犹如贝壳之中的珍珠一样,突兀至极。

    环视了一圈,除了那些诡异令人恐怖的黑雾之外,并没有现什么之后,袁典随即开始呼喊起火爷来,可是火爷还是始终没有回答,令袁典也是郁闷至极。

    而就在袁典观察周围环境呼喊火爷之际,吴欢、周池、于彬三人也是先后来到这里,粗略的看了一眼周围,于彬望着暗河随即说了一句:“我就说嘛!这里只是一处地下暗河,宗门前辈应该不会来这里的,很可能是命简出错了。”

    可是话到一半,在看向大石另外一侧的黑雾之时,却是出了一声惊呼:“啊!那里……那里的黑雾怎么会如此浓郁恐怖?一望之下也是令人头皮麻!”

    “少说话,既然进入了这里,那探查一下就是了,总归要有个结果的。”

    说完这就话之后,云弘一随即转头对着周池说道:“周池,你以精血和大长老传授的秘法感应一下,看看能否有所现?若是没有我们直接离开这里就是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云弘一最终将目光盯在了另外一端浓郁黑雾之上,眉头也是微微皱起。

    听到云弘一的话语,周池望了望四周,随即咬破舌尖,将一口精血直接喷在了他们站立的大石之上,然后盘膝而坐,手捏法诀,眼睛微闭,开始感应起什么来。

    看到周池如此,又看了看荀乐,云弘一随即说道:“那位失踪坐化的师伯是周池的老祖,大长老传授了周池一式精血感应术法,若是此地存在那位师伯的尸骨,他应该可以感应到。”

    云弘一如此一解释,荀乐等人点了点头,袁典心中也是暗道一声:“果然是这样。”

    自从开始找寻曲阳宗失踪坐化前辈之时,每次提到这位前辈,周池脸上都是有些异样,而且言语交谈之时都是称呼‘老祖’,更是在云弘一将破碎的玉简交给他之际,脸上多了一种凝重与心痛。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了,云弘一带着周池就是为了方便找寻他的老祖。

    周池运转法诀,借助精血与老祖进行感应,没有多久,大石之上周池喷出的那口精血竟然诡异的凝聚在一起,化为了一滴灵动的精血,随后缓缓升起停在了周池的面前。

    看到这样一幕,云弘一、于彬两人脸上现出一丝喜色,荀乐、袁典、吴欢三人自然也知道此举意味着什么,接着在几人关注的目光之中,那滴精血突然快的旋转几圈,然后突然飞动,几个呼吸之间就进入了那浓郁黑雾之中,消失不见,如此场景令人几人刚刚升起的喜色瞬间全无。

    此时,周池从原地站起,虽然因为受伤脸色也是有些苍白,但却是满脸的激动之色,一边指着黑雾一边对着云弘一快的说道:“云师兄,我能够感觉到,老祖的尸骨就在黑雾里面,真的就在那里面。”

    即便周池不说,众人也明白此举意味着什么,但众人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轻松之状。

    现在虽然可以确定他们要找寻的宗门失踪长辈尸骨就在黑雾之中,但是一看到那浓郁黑色雾气透出的那股阴森恐怖气息,几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示意周池不要在说话,云弘一一拍储物袋取出那柄一淬上品巨剑,然后看了看荀乐等人,其中意思不言自明。

    看到云弘一如此,荀乐、袁典、吴欢三人也是各自取出灵器,做好了准备,于彬略一迟疑之下也是取出了灵剑,而周池则是少有的猛然取出灵剑,脸上带着一股激动之色,第一个向着黑色雾气迈开了步伐。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