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行六人前行一段时间之后,看到的是一处宽广巨大犹如天坑般的深沟,这让他们皱起了眉头。

    眼前那犹如天坑般的深沟,纵横交错,犹如暴雨之后冲刷的沙丘,向下斜去,一眼看不到底,而且下行三十丈之后,所有的一切都被晨曦暮霭般的灰色云雾遮掩,根本看不到沟壑深处存在着什么。

    凝聚全身法力,施展灵始辨天诀,袁典也不过只是看到深沟之下五十丈的深度,在往下,他也是看不清,看不到底

    此时荀乐、袁典、吴欢三人站在一起,看着云弘一,等待着他的决断,可是没等云弘一说话,周池则是开口问道:“云师兄,是这里吗?这有点不可能吧!”

    看了看周池,云弘一没有理会,而是取出一支玉简,沉入神识看了一下,随后将玉简交给了荀乐,荀乐看后脸色微变,接着将其交给了袁典,袁典接过玉简也是依法探查了一下。

    这是一只地图玉简,刻画了整个飞来山林包括飞来峰之内的所有大小地形,颇为详细,在地图之上飞来峰之内以及飞来山林之内则是存在着一些红色的点点,其中就包括眼前三人站立的位置。

    看过之后,袁典随即将其交给了吴欢等人查看,此时云弘一的话语响了起来:“玉简之上红点所示位置都是当年宗门师长曾经探查过的地方,其中就包括我们脚下这处深沟,但当时宗门师长并没有现那位失踪师伯的丝毫踪迹。”

    “可是这一次,那位师伯残留的命简却是指示他的尸身就在此地,想来当时宗门师长探查时疏忽,并没有现什么,而我们则需要下去谈探查一下了。”

    说完之后,云弘一再次来到深沟边沿之上向下看了一看,然后后退几步,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向深沟底步扔去。

    三十几息之后,石块落地的声音从深坑之中传了回来,听到这个声音,众人心中稍微一安,这样至少可以证明,这处犹如天坑的深沟有底,只是比较深而已。

    “我们下去探查一下,看看能不能现一些什么?”

    一句话语之后,云弘一一拍储物袋,竟然取出了一条一丈多长的绳索,然后看了看其他几人,一道法诀打在上面,这条绳索的另外一端竟然开始快的延长起来,转眼之间就延伸到了深沟之下十丈,而且还在继续向下延伸。

    “这是一条盘山绳,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极为坚韧,就是一般中品灵剑砍在上面都不是一下就可以砍断的,而且可以延长千丈,对我们来说,足够了。”

    一句解释之后,令人惊奇的是,云弘一直接将盘山绳一扔,绳子的另外一端竟然像爬蛇一样,弯弯曲曲,自己找到了一棵大树连续缠绕了几圈,并且自动系了一个死结。

    “盘山绳,可以延长千丈,当真是不错的灵器,可也就是适合凝气期修士,一旦进入了筑基期,就可以以真元之力御器飞行,同样可以完全展开神识探索了,这样的灵器也就没有任何用处了。”看着这样一条颇有灵性的盘山绳,袁典心中也是感叹了一句,同时,对御器飞行也是多了一种向往。

    “我们走。”

    盘山绳自动系在一颗大树之上以后,云弘一第一个抓起此绳,斜着身子向下走去,荀乐紧随其后,袁典跟在了后面,其次是吴欢、周池,最后则是于彬,六人相互之间隔着半丈,随着跟随在云弘一之后向下走去。

    看着周围裸露的岩石,斜刺的沟壑,还有时不时出现的一些小树,众人都是不禁起了感慨:

    “娘的,若是哪天我进入了筑基期,一定先在天上飞上几圈再说,也让我体会体会俯视大地的感觉。”

    “是啊!若是真的进入筑基期,到时候我一定在天上飞上他三天三夜,让整个莒国,不,让整个琼雷大6都知道,我进入了筑基期,我可以御器飞行了。”

    听到周池和于彬如此一说,云弘一则是有些不高兴的责备了一句:“瞧你们那点出息,也不怕人家取笑。”

    “云兄,周兄和于兄两人说的没错,若是进入了筑基期,可以御器飞行,我们不就不用这般麻烦了,你别老是打击他们吗?至少两位兄长有这个念头就是前进的目标吗?”听到云弘一斥责周池和于彬,荀乐则是乐呵呵的调节了两句。

    听到荀乐如此一说,云弘一则是对着荀乐说道:“荀乐,在散修之中,你也算是有见识之人,看来你的见识也是不足啊!”

    随后没等荀乐再次说什么,云弘一则是继续说道:“在修真界,凝气期修士并非不能飞行,只要修为达到凝气后期,拥有一件飞行灵器,一样可以飞行于天地之间,只不过,这样的飞行灵器极为稀少,少到在莒国之内也找不出两件。”

    云弘一如此一说,荀乐等人都是一惊,周池、于彬两人更是失声的问了起来,而云弘一则是解释道:“修真界确实存在这种适合凝气后期修士飞行的灵器,因为极为稀少,慢慢地,许多修士就将其忽略了,宗门长辈一般也不会说起这些,若是不遇到,还一直以为只有到筑基期方才可以飞行呢?”

    “我们称我们所在的地方为琼雷大6,其实,琼雷大6极小极小,小到在修真界可以忽略不计,而走出琼雷大6……”

    当云弘一说起这些话语之时,荀乐、吴欢、周池、于彬四人都是颇为震惊,但袁典却是想起了爷爷和火爷这两人曾经对琼雷大6的不屑以及他们对琼雷大6的定位,竟然与眼前的云弘一极为相似,自然对云弘一更是另眼相看了一些。

    同时,云弘一的话语也让他猛然记起,在天地巨变之后,他在回家途中曾经遇到带着香气的女子和那位狠绝的黑衣修士,他们都是凝气后期修士,却都是御器飞行,当时他还颇为羡慕了一番,现在经云弘一如此一说,方才记起。

    “凝气后期修士就可御器飞行,火爷是器祖,定然能够炼制出这样的飞行灵器,回头一定要让他帮忙炼制一件。”此时,这样的想法出现在了袁典心中。

    深坑虽然极深,但坡度并非直上直下,抓着绳索倒也可以倒退着行走,在交谈之中,不知不觉六人下行到了三十多丈的距离,此时灰色云雾猛然浓郁了许多,六人只能位相视,随即不在言语,小心的继续下行,同时竭尽全力的向着四周望去,希望可以现一些什么。

    袁典也是瞪着双目四处找寻着,希望可以现一些隐藏在深坑边缘上的暗洞,可是直到他们下行到五十丈,除了坑坑洼洼的崖壁,什么也没有现。

    但是当他们度过五十丈之时,灰色雾气却是突然稀薄起来,湿热的气息从下面深坑之下涌上,令气温也是提高了不少。

    “云兄,下面怎么会有湿热的气息传来,难不成会是热泉?”感到这股热气从下面涌上,众人一停之际,荀乐问了一句。

    “不清楚,但是我能感到盘山绳早已落地,最多再有五十丈我们就可落地。”云弘一回答一句之后,再次开始向下走去,可是当众人来到大约距顶部六十丈的时候,全都停了下来。

    他们是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从此处开始,雾气完全消失,同时斜坡也是消失,下面则真的是一处直上直下的天坑了,向下望去,只能看到一处巨石,四周空洞洞的,不知道存在着什么,而且四十丈的距离,对他们来说,下好下,但是上来,运足法力,借助绳索也是需要几个腾挪的。

    最主要的是,下面存在什么危险,众人都是不知,一个决断摆在众人面前。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