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战团激战在一起,爆出的战斗波动丝毫不下于袁典三人与枯木蟒的大战,云弘一不愧是曲阳宗的顶尖修士,仅仅几个回合之后就稳住了身形,大怒之下,手中巨剑猛然挥下,携带千斤巨力,将对手震的倒退三步,手中一只血色灵器掉落在地,一连喷出了数口鲜血。

    如此大力的一击显然出了那名修士的预料,手腕一翻,血色灵器返回,接着一连打出三道血色灵符,顿时化为三个血色的恶鬼,直接扑向云弘一。

    而正准备趁机击杀敌手的云弘一瞬间被三个血色恶鬼阻拦,不得已后退两步,借着这个机会,那名凝气七层黑衣修士身体一转随后向飞来峰深处逃去,同时出了一声尖叫:“退。”

    话音响起,正在和荀乐、袁典等人大战的三名黑衣修士各自甩出两道红色灵符,化为了血色恶鬼冲向了众人,从而借这个机会逃得无影无踪。

    等到云弘一等人将灵符化作的血色恶鬼全都斩杀之时,四人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是不是飞魔山修士?”荀乐斩杀最后一只血色恶鬼之后,来到云弘一面前问了一句。

    “不是,飞魔山修士没有这种灵器和灵符?”

    “难道是滕、卫两国修士?”

    “也不是?滕、卫两国修士我有过交往,他们之中也没有这样的凶狠之人,这四人出手都是搏杀之技,催动的灵器也是专门为袭杀炼制的,这些人我从没有遇到过?”

    听到云弘一作出如此回答,众人心头都是一惊,他们不怕明面之上的敌人,就怕这种来历不明,不知踪迹的暗中敌手,而阅历丰富的云弘一都是不知道这群伏杀他们的敌手,这让几人的心中都是蒙上了阴影。

    周池匆忙吞服了一颗升阳丹之后,咬牙对着云弘一说道:“云师兄,他们来自哪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怎么会埋伏在此地等待我们?难道他们知道了我们的隐秘行动?”

    周池如此一说,云弘一脸色也是一变,陷入沉思之中,而没等荀乐、吴欢反应过来,袁典却是说道:“听周兄话语之中的意思,是说我们三人外通他人来谋害你们了?”

    在刚才的大战之中,袁典对周池临战退缩就有些不满,此时听到他如此一说,也是有些生气,虽然明知周池不是怀疑他们,也是出言反驳了一句。

    袁典知道,一些事情,必要的提醒警示是需要的,不然,下一次在遇到相同的情况,可能更糟。

    袁典此话一出,荀乐和吴欢都是看向了云弘一三人,面色之中闪过一丝不悦,而周池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不合适的话语,急忙解释道:“三位兄弟千万不要误会,周某可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此事太过突然,要不是袁典兄弟提前提醒,估计现在我们都成亡魂了,哎吆。”

    “荀乐,你们不要误会,周池不是那个意思?”

    “袁典兄弟,谢谢你了。”

    对于周池话语引起的不快,云弘一没有过多的解释,而是对着荀乐和袁典抱拳解释致谢了一句,然后转身对着身边的周池冷冷的说道:“周池,你记住,面对强敌,若你退缩,只会死得更快。”

    云弘一如此一说,荀乐等人或许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袁典却是清楚此话的含义,心中也是暗道一声:“这云弘一当真了得,刚才如此危局之下竟然还能够纵观整个战局,看来此人定然有着其特殊的本领。”

    而听到云弘一如此严厉教导的周池,心中也是一虚,对着云弘一拱手说道:“周池多谢师兄教导。”

    同时,看了看袁典,面带愧色,低头说了一句:“袁兄弟,刚才临战,周某退缩,还请原谅。”

    “周兄,袁某不是有意针对你,还请在以后战斗之中彼此扶持。”面对着周池的致歉,袁典也是脸色一缓,回应了一句。

    坦白而言,周池并非阴险之小人,只不过长在宗门之中,缺乏生死历练,刚才如此危局之中,他接连受伤,几乎是出于本能的逃避,也是没有想那么多,此事过后,也是倍感无光,幸好袁典没有计较,令他好受一些,再次看待袁典之时,也是颇为感激。

    众人略微一休息,面对这突然出现的伏击修士也是没有头绪,只能将其列为了专门伏杀历练修士的夺宝邪修,随后继续向前赶去。

    这一次,袁典走在了云弘一和荀乐中间,被两人保护了起来,他们需要袁典对危险的直觉,而袁典也是愿意为整个队伍作出贡献,后面的路程之上,将更多精力用在了观察途中可能存在的危险之上。

    可是,接下来的路程,众人没有遇到任何危机,直到众人前行,来到距离上一次玉简指示的十里位置之处,这一次,云弘一再次取出了那只小盒,将玉简放在了地上,十息时间过后,玉简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微弱的闪动了一下,随即直接‘吧嗒’一声碎裂开来。

    看到玉简碎裂,云弘一眉头一动,将碎裂的玉简收起,然后装入小盒之中,转手交给了周池,同时感叹的说道:“周池,收好吧!”

    脸色之上带着一种沉重,周池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而是小心的接过这只盛放着破碎玉简的小盒,郑重的收了起来。

    看到这样一幕,袁典心中也是暗暗有了自己的猜测。

    “东北方向,前行五里。”云弘一看了看众人,再次说了一句,随后迈开坚定的步子,向前走去。

    “云师兄,在向前就可能越过三十里了?”

    听到云弘一这句话,于彬出言提醒了一句,而云弘一则是没有理会于彬的提醒,方向一转,继续向着玉简指示过的方向赶去。

    这一次,他们走的更为小心,但是这一次,他们却是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但当他们走过五里之后,看着眼前的地形,都是皱起了眉头。

    此时,他们的面前已经没有道路,而是一处宽广巨大犹如天坑般的深沟。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