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弘一再次向众人讲述了一些关于此次找寻那位宗门失踪坐化长辈的一些事项,随即带领众人开始向着飞来峰前行而去。

    根据云弘一的讲述,他们此次前行不会深入飞来峰太远,最多深入三十里,在向里面深入,云弘一没有丝毫把握,而且根据得到的消息,那位宗门前辈当时也没有进入飞来峰内部,所以进入里面找寻意义不大。

    时间在流逝,云弘一带领五人也是极为小心慢慢的向飞来峰深处前行,而这一次,袁典也是第一次进入飞来峰。

    踏着脚下明显坚硬的岩石,袁典看了看周围更加浓郁的灰雾,慢慢感到周围空气之中的温度在上升,心中也是暗道一声:“看来这飞来峰真是来自天外星空坠落的巨石了,不然如此岁月过去了,此峰之上的热量早应该褪去了。”

    飞来峰之上的气温要远远高于周围的飞来山林,而且大多数是岩石,更令人不安的是,飞来峰宽广巨大,绵延百里,看似高高隆起,内部其实有许多深深的沟壑和地渊,这也就造成了飞来峰之上的树木较少,但危险却是极多极多。

    自从进入飞来峰之时,整个飞来峰之内时不时的会传出一些妖兽狂猛的吼叫,一声高过一声,而后又突然的消失,这样的一静一动更是令人不安至极。

    认准方向前行十里之后,云弘一突然停下,对着荀乐说道:“荀乐,上一次我们就是在此地遇险的,幸亏你的特殊本领,希望这一次不要在遇到那个危险。”

    “云兄,兄弟倒是希望再次遇到。”回答了云弘一一句,荀乐那笑呵呵的脸上却是现出了一丝诡异。

    看了看荀乐三人之后,云弘一随即取出一只小巧的木盒,随后从里面取出一支满是裂缝看似被人强行再次融合在一起的命简,然后颇为郑重的将其放在了地上,随后退后两步静静的等待起来,周池、于彬两人脸上也是现出一丝期望和焦急。

    十息时间过后,那枚满是裂缝的命简突然出了一道微弱的光芒,向着众人西北方向闪动两下,随即恢复原状。

    看到这一道微弱的亮光,云弘一三人尤其是周池的脸上都是大喜,云弘一随后郑重的将这枚命简收起,小心的放入小盒之中,收入了储物袋。

    “云兄,想不到贵宗还有这种以命简找人的方法,当真令我等佩服。”看到云弘一做完这些,荀乐颇为佩服的拱手说了一句。

    “这是宗门大长老的手段,只能使用两次,而且准确性也是只有七成。”解释了一句之后,云弘一随即一指西北方向,对着众人说道:“西北方向,前行十里。”

    说完之后,率先迈开了步伐,而荀乐、袁典等人随即跟上,一路之上颇为小心谨慎,袁典更是两眼放光,时刻警惕着前后左右,

    当众人前行五里之时,在前方一片光秃秃的巨大岩石之后,袁典目光之中突然红光一闪,虽然没有看清什么,但也就仅仅是这一闪的红芒,袁典预感到了危机,随即对着云弘一和荀乐出了预警:“云大哥,荀哥,前方三十丈大石之后有异样,可是小弟无法看出是什么,但绝对有危险。”

    袁典此话一出,云弘一等人猛然停住脚步,而荀乐则是飞快的说道:“袁兄弟对危险有种天生的预感。”

    听到荀乐如此一说,袁典只能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并非天生对危险有预感,只不过是修炼《灵始辨天诀》的缘故,可以比其他修士看的更远、看的更清而已。

    得到袁典的提示,云弘一那微红的面容猛然一紧,炯炯有神的大眼也是猛然瞪圆,而荀乐也是一收笑脸,鼻头之上更加油滑,两人相互看了看,云弘一随即小声的说道:“荀乐,你和袁兄弟、吴兄弟三人拖后,周池、于彬我们向前走。”

    做好安排之后,云弘一随后迈开大步向前走去,而周池、于彬两人的脸色明显有些紧张,喉头微动,但随即咬牙紧紧的跟在了云弘一的身后,都是随时做好的大战的准备。

    而荀乐、袁典、吴欢三人则是停了三息时间,与云弘一三人拉开了三丈的距离,紧紧的跟在后面,同时做好了随时暴起的准备。

    六人前行,与大石的距离慢慢接近,二十丈、十五丈、十丈……袁典的双眼一直死死盯着前面那块巨石。

    等到距离大石还有九丈的时候,袁典看到大石之后是一团凸起的黑色,像是人又像是其他东西,等到距离大石七丈的时候,袁典可以确定大石后面确实是人。

    等到袁典三人距离大石五丈而云弘一三人距离大石只有两丈的时候,袁典终于将大石之后隐藏之人看清,一共四人,一名凝气七层修士,令外三人都是凝气六层,不过都是身穿黑衣,黑衣遮面,此刻蜷缩在一起,双手各自握着一件古怪的圆形灵器。

    袁典因为参研了《天地器源》,现在对灵器有一种特殊的敏感,纵然隔着五丈之巨,纵然敌人隐藏在大石之后,袁典却是看清了这种灵器的样子和品阶。

    黑衣人手中灵器呈血红色,犹如一件圆形的锯齿,不过只有六道锋利至极的大齿,品阶也是不低,竟然都是一淬中品灵器,而且都是一淬中品灵器之中的精品。

    此刻四人都是弯着腰,随时准备暴起偷袭,在云弘一三人进入巨石两丈之巨时,袁典的声音突然响起:“是修士,手中灵器古怪,防御。”

    几乎伴随着袁典的话音,隐藏在大石之后的四名黑衣修士身体猛然腾空,一下笼罩云弘一三人,接着从四人手中各自飞出两件犹如血色圆月的灵器,夹带着呼呼风声直奔云弘一三人而去,而且四人配合极为默契,两人分别攻击周池、于彬,另外两人则合力攻击云弘一,至于袁典、荀乐三人,距离较远,并没有受到三人这第一波的攻击。

    四人的攻击极为迅,好在袁典已经提前点出了危险,在最后时刻又是大声疾呼提醒三人防御,几乎在袁典话音刚落之际,云弘一三人周围出了一阵金铁相碰的声音,饶是云弘一作为凝气八层修士,也是咬牙催动着手中的上品防御灵器方才将四件血红灵器的攻击挡住。

    而周池祭出的防御中品灵器仅仅抵挡了几息时间,随后破碎,一件血红灵器一突而入,直接划过周池的肩头,一下割开了衣衫,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口,然后急的向回飞去。

    至于于彬情况相对要好一些,祭出的防御中品灵器品质要强一些,但在两件血红灵器的攻击之下也是光芒暗淡,虽然没有破碎,却是自行收缩,恢复成了巴掌大小,于彬更是被强大的冲击力一下冲出两丈之远,一屁股坐在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八件血红灵器一击之后随即自动飞回到四人手中,而且四人作战经验明显丰富至极,一击不成借着灵器飞回手中的冲击力,皆是快的退出了云弘一以及赶来的荀乐、袁典、吴欢三人的攻击范围。

    “该死。”

    落地之后,那名凝气七层的黑衣人怒骂了一句,露出的双眼恶狠狠的盯上了袁典。

    若不是袁典刚才的呼喊提醒,四人有七成把握,在刚才的偷袭之下灭杀周池、于彬,同时重伤云弘一,但是现在,仅仅因为袁典的一句提醒,三人之中只有周池受了一点轻伤,结果天壤之别,令这四人自然恼怒至极。

    此时,云弘一三人扛过了这一波攻击,看了看轻伤无碍的周池,随即手中出现了一柄宽大的巨剑,一指对面四人,冷冷说道:“你们是哪里的修士?怎么会隐藏在这里偷袭我们?”

    “杀。”

    没有理会云弘一的质问,那名凝气七层修士只是出了一声冰冷的话语,随后率先跃出,直奔云弘一而来,另外三人也是冲向了荀乐、袁典等人。

    荀乐自己接下了一名黑衣人,周池和袁典拦住一人,另外一人则是冲向了吴欢和于彬,四处战团随即大战起来。

    无论云弘一和荀乐等人如何质问,四人都是不在答话,而招招搏命,饶是云弘一为凝气八层的后期修士一时间也被那名凝气七层的修士逼得步步后退。

    虽然这四人修为并不是太高,但是四人都是搏命战法,而且手中的那两件中品灵器极为诡异,竟然可以甩出之后自动攻击,令众人也是防不胜防,一时间,六人对四人竟然落了下风。

    尤其是袁典和周池的战团,因为周池肩头受伤,战力有所下降,仅仅几个回合腰间又被那怪异的灵器划了一下,伤痛之下,周池竟然有退缩的之意,差点令袁典被一件血色灵器击中重伤。

    看到如此情景,袁典也是大怒,冷冷的看了一眼周池,顿时抖擞精神,手中青光剑连番飞舞,方才抗住对面那黑衣修士的进攻,令周池缓了一口气,同时脸色也是一红,显得极为尴尬。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