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近一月的时间飞快的度过,洞府之中的平静被吴欢那激动欢呼的声音打断,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养伤和修炼,吴欢在伤势完全复原的同时,修为也是突破进入了凝气五层。

    当他那苦瓜脸上显出自内心的欢笑时,吴欢忍不住对着荀乐和袁典呼喊起来,可是当他看到荀乐呵呵的从修炼之中退出站起的时候,眼睛一瞪,吃惊的问道:“荀哥,你突破进入六层了?”

    “呵呵,怎么?只许你自己突破就不允许我们也突破了,不只是我,袁兄弟也突破了。”

    说话之间,荀乐笑呵呵的努努嘴,对着面带微笑走过来的袁典说了一句,而听到荀乐这个声音,吴欢猛然转头,望向了袁典,当他看到袁典也是突破,而且一脸的云淡风轻姿态之事,顿时吃惊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袁兄弟,你……你也突破了,我在凝气四层停留了一年多,你在……我……我们竟然都突破了。”

    “呵呵,吴哥,兄弟我是侥幸,比不了你那深厚根基的。”此时袁典自然也看到了荀乐已经进入凝气六层,对着吴欢说了一句,随后拱手说道:“恭喜两位兄长,修为精进。”

    “呵呵,同喜,同喜。”

    “真是怪胎,怪胎啊!袁兄弟,我可是在凝气四层停留了一年之久啊!你……不可理解,不可理解,难怪老话常说‘人比人,气死人’呢?”

    此时吴欢心中是真的震惊,袁典的修为什么样子他自然知道,两人飞来山林刚见面之时,袁典刚刚进入凝气四层,可这才两个月不到的时间,袁典竟然进入了凝气五层,而且看其周围的灵气波动,明显的稳定至极,比他还要深厚的多,此时,他真的相信,修真是分天资的,修真世界是存在天才的。

    当三人在这里相互祝贺,尤其是吴欢那欢呼的声音响起之时,在外护法的云弘一三人自然听到,于是走进了洞府,本想着祝贺一下吴欢,可是看到三人修为皆是上进一个层次,全都一惊。

    “乖乖,我的老天,你们三人全都突破了一个层级?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这……难道是这处洞府之中存在秘密?不对啊!我以前也在这座洞府之中住过一段时间啊!”

    “竟然全都突破,这是真的吗?”

    看到三人不但伤势复原,而且都是修为得到突破,周池和于彬两人都是满脸的惊讶,一个四处查看洞府,一个围绕三人转起了圈圈,想要探查明白。

    自己的两位师弟如此失态,云弘一一声呵斥,让两人回到了自己身边,随后拱手对着三人说道:“恭喜三位兄弟伤势复原,修为突破,如此我们此次之行就更多了几成把握。”

    云弘一这样恭喜,袁典三人急忙还礼,而周池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三位……三位兄弟,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一个月内皆是突破一层,是不是有什么隐秘手段啊!”

    若是不作出什么回答,难免云弘一三人有什么想法,这一方面荀乐自然老道一些,乐呵呵的一笑,对着三人解释道:“巧合,这完全就是一个巧和,我们三人本来就处在突破的边缘,此次进入飞来山林也是为了找寻突破的机缘,想来是因为我们三人与枯木蟒大战,面临绝镜激了潜能,加上贵宗的升阳丹,方才取得突破的吧!”

    听到荀乐如此乐呵呵的一解释,云弘一也是点了点头,对着还处在惊讶之中的周池、于彬说道:“好了,你们两个人不要在胡思乱想了,当你们面临三位兄弟那样的绝境时,自然就会明白,绝境往往也是一种机缘。”

    “再次恭喜三位了,不知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这个当然,云兄,我们走。”

    荀乐做出回答之后,六人一起离开了洞府,相比苦瓜脸、言语较少的吴欢,周池和于彬就颇善言辞,自从出了曲阳宗修士这处秘密临时洞府就一直不停的问这问那,吴欢少言寡欲,荀乐和云弘一在交谈,两人就不停的向袁典问这问那,而袁典只能微笑回答着,一路之上倒也相谈甚欢。

    此时,六人一同前行,尤其有云弘一的存在,势力强大至极,根本没有修士敢来招惹他们,遇到了两拨飞魔山修士,看到孔武有力的云弘一皆是快的退去。

    一路之上,六人还收集了一些灵草,击杀了几头妖兽,经过七天的行程,众人出现在了一处光秃秃的山岭上,云弘一指着远处一座宽阔的山峰对着袁典三人说道:“诸位,越过这道秃岭,再往前就是飞来峰了,这飞来山峰之中格外诡异,妖兽、鬼物都是厉害至极,我们要格外小心了。”

    即便云弘一不提醒,几人也是看到了前面一座巨大宽阔的山峰,这座山峰并非多么雄伟险峻,高大挺拔,但却是异常宽阔巨大,绵延百里,相比眼前的飞来峰,整个飞来山林就较为平坦一些了。

    相传,这座宽阔巨大的山峰是从天外飞来,降落在此地,而后方才有了这片绵延近千里的飞来山林,飞来峰是整个飞来山林的中心地带,里面妖兽和鬼物级别更高,未知的危险也是极为巨大,敢于进入飞来峰的基本上都是实力强大的凝气后期修士还有一些筑基期修士。

    对于飞来峰最为中心之地,那只有修为强大的筑基期后期修士,甚至是一些结期丹修士方才敢于踏入之地了。

    正当六人站在山岭之上遥望宽大的飞来峰之时,火爷的声音却是突然出现,并且一连叫了三个好:“哈哈哈……好、好、好。”

    火爷犹如从睡梦之中醒来,并且如此一惊一乍,令袁典也是极不适应。

    “火爷,晚辈不是告诉过您,不要如此一惊一乍的,你……火爷,火爷。”

    可是接下来任凭袁典如何呼喊,火爷再也没有回音,仿佛是在睡梦之中夜游一般,说了一通梦话,随即再次睡去,令袁典也是无可奈何。

    此时看到远处那高大宽阔的飞来峰,荀乐胸口也是起伏了几下,但脸上还挂着那副笑脸:“呵呵……云兄,不怕你笑话,除了那次和你合作之外,这是兄弟第二次进入这飞来峰之地,估计袁兄弟、吴兄弟两人是第一次进入了。”

    接着荀乐的话茬,周池也满是无奈的说了起来:“荀兄弟,看来散修也是不错,你竟然进入过这飞来峰,我们二人比你年长,修为也比你略高一些,这还是第一次进入呢?而且若没有云师兄带领,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进入的。”

    荀乐和周池、于彬两人都是凝气六层修士,但是荀乐在凝气期五层的时候就曾经进入过飞来峰,这种经历可不是一般宗门修士可以拥有的,单从这一点上,荀乐就要比周池和于彬强上不少。

    宗门修士有宗门庇护,后备力量支持,功法、丹药、灵器基本上由宗门供应,危机感略微差一些,而散修则是不同,自身需要基本上都需要自己张罗,所以散修则更早、更多的经历修真界的各种冷暖,历练之上更多一些。

    宗门修士富裕,但历练差一些,惜命;散修之人,但却多是狠辣之辈,惜命但不怕丧命,往往没有那么的顾虑,这也是为什么,那名被三人击杀的飞魔山修士面临绝境之时竟然告饶保命,而同样面临枯木蟒的绝境之时,袁典三人选择了死战。

    这就是宗门修士与散修的不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散修多狠辣之辈,强者较少,可是一但成长起来,往往都要强于寻常宗门修士。

    此时虽然荀乐刚刚进入凝气六层,但从综合战力而言,周池和于彬两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一点,云弘一、荀乐清楚,就是周池、于彬两人自己也清楚。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