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荀乐、袁典三人略带震惊的目光,云弘一脸上则是显出一丝苦笑与落寞,也是自我感叹的说了一句:“三位兄弟,我们都没有生在那个年代,这些都是宗门师长告诉我们的,其中种种细节,我们不得而知,也不能以我们现在的思想去考虑当时的事情。”

    说完这些,云弘一话题却是一转,接着说道:“但是在两月前,宗门一位弟子意外得到一只玉简,里面却有关于这位早已死亡师伯的消息,此次云某就是带着宗门密令,进入飞来山林腹地,争取找到这位师伯的坐化之地取回宝物,并且解开一百年前的一些谜团。”

    “此次任务极为棘手,需要避开飞魔山和勤王宗之人,所以,在看到三位强大的战力之时,云某决定请求你们帮助云某一次。”

    “关于此次行动,云某唯一可以告诉你们的就是,我们师兄弟和你们一样,对于那位师伯坐化之地有什么危险,也是不知,所以我们机会均等,而且,云某可以做主,我们只要这位师伯的尸骨和一枚令牌,至于这位师伯身上的宝物,可以多分你们一些。”

    说完这个之后,云弘一双眼之中闪过坚毅的目光,而他身边的周池和于彬脸上,尤其是那位周池则是现出一种落寞与希冀并存之光。

    听完云弘一的讲述,袁典知道,现在他们不答应都不行了,因为他们知道了这个隐秘,而且即便他们答应下来,到时候一切顺利,找到了曲阳宗那位失踪强者的尸骨,为了避免消息走漏,他们三人的性命生死也是一个未知数。

    袁典如此年轻,都想到了这个问题,何况久经历练的荀乐,年龄稍长的吴欢了,三人相视苦笑,没有言语。

    而看到三人如此表情,云弘一自然明白三人心中所想,眉头微皱,随后对着荀乐说道:“荀乐,袁典、吴欢两位兄弟对云某不熟悉,但你应该知晓云某的名头,别的云某不敢保证,但有一点云某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虽然你们知道了这个隐秘,但是只要找到那位师伯的坐化之地,取得师伯的尸骨和那面令牌,纵然莒国皆知,我曲阳宗也是不怕。”

    “到时候只要你们活着,天下之大,随便你们,云某和我们曲阳宗只会祝福你们,绝对不会对你们有丝毫的为难?”

    说这些话的时候,云弘一那孔武有力的身躯抖动了数下,微红的脸上显出一股正气,那炯炯有神的双眼之中没有一丝杂念。

    看到云弘一如此表现,袁典心中也是从心底暗暗佩服起来:“此人当真真汉子,大丈夫。”

    云弘一如此承诺之后,袁典三人在也没有提出其他疑问或者表现丝毫的抵触情绪,袁典更是少有的第一次主动开口问了一句:“云大哥,此次找寻贵宗前辈,可只有我们六人?”

    第一次听到袁典问话,云弘一望了望袁典,郑重的应答道:“不错,就我们六人,此事本就不需要太多人,至于其他曲阳宗修士都会在飞来山林之中为我们打掩护,同时他们也在迷惑勤王宗、飞魔山修士。”

    对于袁典,虽然云弘一是凝气八层后期修士,修为比袁典足足高出了一倍,但脑海中一直回想着袁典**着上身拼命斩杀枯木蛇的那个动作,他有种感觉,荀乐三人之中,面前这位年龄最小的修士方才是三人之中战力最强的,所以,对于这个比自己小不少的年轻之人,云弘一从心里出一种佩服之意。

    得到云弘一的回答之后,袁典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而是看了看脸色仍然极差的荀乐、吴欢两人,脸上也是显出一丝焦急之色,看到袁典如此,云弘一随即说道:“荀乐,两位兄弟,离此地不远处有我们曲阳宗的一处临时隐秘洞府,我们三人为你们护法,等到你们养好伤势之后,我们在出,至于其他一些事情,等到你们养好伤势我们在慢慢谈。”

    虽然升阳丹作用明显,但是三人伤势确实严重,刚才这些谈话也是硬撑,此时云弘一如此一说,三人都是不再说什么,随后,跟随着云弘一离开了这里。

    走出几个时辰之后,云弘一将三人带到了一处开凿的隐秘洞府之中,环视了一眼洞府,食用器具一应俱全,而云弘一叮嘱三人几句,严明在外为他们护法之后,随即带着周池、于彬离开这里。

    云弘一三人离开之后,荀乐、袁典、吴欢三人也是不再说话,各自找寻一处地方,开始打坐养伤起来。

    而此时在洞府之外,云弘一三人也是开始了对话:

    “云师兄,这三人刚刚经历大战,即便有升阳丹,不知道一月能不能复原,到时候万一三人还是有伤在身,那到时后我们怎么办?”

    “是啊!云师兄,飞来山林之中的散修多了,而且不乏一些修为强大之人,我们为何非要找寻这三人呢?”

    周池和于彬显然对云弘一如此做法表示出了疑问,而听到两人的疑问之后,云弘一瞪了他们两眼,但还是开口解释起来:“找寻修为强大的凝气后期散修,万一到时候我们控制不了,那怎么办?寻常凝气中期散修,又有几人像他们三人这样,可以将一头堪比凝气期大圆满的枯木蛇击杀?”

    “而且,那荀乐虽然是散修,但是我与此人有过几面之缘,而且还曾经在这飞来山林之内飞来峰之中合作过一次,此人远比一般散修靠谱,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荀乐身边的袁典和吴欢想来也是情义之人,不然三人也不会鏖战枯木蟒到精疲力竭而没有一人中途退缩。”

    “荀乐有自己的独特本领,吴欢和袁典应该也有自己的本领,尤其是那叫袁典的小子,我能感觉到,此人若是拼起命来,你们二人与其单打独斗,未必赢得过他,记住,不要只看见他手中的极品灵器,能在凝气中期四层握有极品灵器的,而且是散修,你们自己想想吧!”

    说完这些之后,云弘一不再多言,而是在洞府之外一处大石之上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来,而周池和于彬两人相互望了望,脸上皆是现出沉思之色,随即也是各自找寻一处地方打坐起来。

    一转上品升阳丹作用确实明显至极,快修补着三人的伤势,七天之后,三人的伤势皆是恢复大半。

    而袁典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这七天了修炼疗伤的过程之中,《玄黄经》时刻不由自主的运转着,周围的灵气也是更快的涌入他的身体之中,越聚越多,被枯木蟒重伤的身体在快的恢复着,他的修为竟然也在随着伤势的恢复出现了增长。

    终于在半月之后,袁典的伤势完全修复,整个身躯完好如初,同时他的身体突然一颤,双眼猛然睁开,内心之中一声惊呼:“突破了!我的修为竟然在伤势完全复原的瞬间突破了四层,进入了凝气五层,当真是惊奇至极。”

    看到荀乐和吴欢两人都沉浸在修炼养伤之中,袁典并没有站起欢呼,而是重新闭上眼睛,继续修炼起来。

    毕竟,当下需要跟随曲阳宗修士云弘一一同行动,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待着自己,而莒国更是多事之秋,此时修为每提高一个层次都多了一丝活下的可能,修为提高,这正是袁典所希望的。

    所以,进入凝气期五层的袁典,也是没有多么兴奋,而是继续修炼起来。

    在第二十天的时候,荀乐的伤势完全复原,同时他的修为也是突破五层,进入了凝气六层,这让荀乐颇为高兴,但也是没有声张,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而是继续盘膝修炼起来。

    当他们在这处洞府之中养伤的第二十八天,本来寂静至极的洞府之中,吴欢突然猛的一下从原地蹦起,高声的欢呼起来:“突破了,我终于突破进入凝气五层了,荀哥,袁兄弟……”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