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袁典三人的致谢,云弘一略一挥手,随后指着那头死去的枯木蟒,对着荀乐说道:“荀乐,三颗升阳丹对周师弟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枯木蟒我们要一半了。”

    随后不等荀乐等人开口,对着周池和另外一名曲阳宗修士说道:“周池,于彬,你们去取一半的枯木蟒材料,顺便帮他们将这枯木蟒肢解,记住,不可多取。”

    听到云弘一如此一说,那拿出丹药的周池和另外一名被称为于彬的修士脸上皆是现出笑容,随后快步走到三人跟前,对着袁典三人说道:“三位兄弟,麻烦让一让,我们帮你们收拾一下这枯木蟒。”

    此时袁典三人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虽然三颗升阳丹的价值要低于半头枯木蟒的价值,但是云弘一从陈默风手中救下三人,这份情谊可不是一头两头枯木蟒可以抵消的,而且荀乐早已有言在先,愿意将整头枯木蟒相送,现在云弘一他们却是只收取一半,这是一种磊落的豪气。

    “周兄弟,于兄弟,劳烦你们了。”一声招呼以后,荀乐拉着袁典、吴欢两人从死去枯木蟒的身体之上离开,同时青光剑也被袁典收了起来。

    “三位兄弟,你们真是……真是杠杠的,厉害,厉害。”

    “确实厉害,我们自问,做不到你们如此拼命。”

    待袁典三人走开以后,周池和于彬两人皆是竖起大拇指夸耀了袁典三人一句,随后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匕,开始收拾起那头死去的枯木蟒。

    “那位小兄弟,换一身衣服吧!”在周池、于彬开始清理枯木蟒之际,云弘一对着光着膀子的袁典说了一句。

    而听到云弘一这句话之后,另外两名曲阳宗女修随即转过身去,袁典也是看了看破碎的衣服,脸色微微一红,随即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件新的衣衫换上,不止是袁典,就是荀乐和吴欢两人也是趁机换了一件衣服。

    待三人都换好衣服之后,云弘一的话音再次响起:“三位兄弟,处理这头枯木蟒需要一点时间,你们还是多休息一会,以便尽快恢复,一会儿我们还有事要谈一谈。”

    说完之后,云弘一对着另外三名曲阳宗修士说了几句,另外一名凝气七层后期青年和那两名女修随即离去,而云弘一则是盘膝坐下,静等起来,看到这番场景,袁典三人也不再迟疑,随即各自盘膝而坐,尽快吸收升阳丹之力来修补伤势恢复法力。

    即便周池和于彬两人都是凝气六层修士,但是五丈多长的枯木蟒体型巨大,而且满身的宝物,两人忙忙碌碌用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将蟒皮、蟒骨等枯木蟒身上一切有价值的材料全都收拾干净。

    到最后,两人长长的出了一口,将从枯木蟒身上取下的材料分成了差不多的两份,他们收走了一份,另外一份留给了荀乐、袁典、吴欢三人。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打坐,在升阳丹的作用之下,三人的伤势都是恢复了一些,虽然斗法力不从心,但至少可以自由的行动了。

    此时云弘一方才靠拢过来,看了看可以行动的三人,尤其看了看袁典,随即对着荀乐说道:“荀乐,介绍介绍这两位吧!”

    听到云弘一如此一说,没等荀乐介绍,袁典和吴欢随即各自介绍了一下自己:

    “散修袁典,多谢云兄相助。”

    “散修吴欢,感谢至极。”

    听完两人的各自介绍,云弘一点了点头,打量了一下三人,微微笑了笑,也是对着三人一抱拳:“三位兄弟能够以凝气中期修为击杀如此一头枯木蟒,足见战力强大,云某也是佩服至极,云某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三位相助一二。”

    说完这句话,云弘一略一考虑,又加了一句:“有性命之忧,但也有机缘。”

    “云兄坦荡,有话直说即可,我们三人能够活到现在都是云兄相救,若是云兄有所需求,尽快开口,只要我们能够做到,定然不会推辞的,至于危险……”

    云弘一说完之后,和他较为熟悉的荀乐替袁典和吴欢作出了回答,而且提到危险之时,又看了看左右的袁典和吴欢,脸上现出一股洒脱的笑意:“活到现在,没有比刚才更危险的了。”

    三人早已明白,云弘一救下三人,赠送升阳丹帮助三人疗伤,而且只收了半头枯木蟒,如此示好三人,自然有着自己的目的,此时说出,三人都已然预料到了,而且云弘一也提前讲明了有危险,这让三人都是感觉到了云弘一的豁达磊落。

    看了一眼三人,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周池和于彬,云弘一随即说道:“三位兄弟,云某此番进入飞来山林是带着宗门师长下达的秘密任务,去探寻一个一百年前的谜团真相,但是这个任务又不能被飞魔山和勤王宗修士探知,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云弘一说这些话语之时,周池和于彬两人脸上也是异常的凝重,而荀乐那张笑脸之上却是现出了苦色,示意了一下袁典和吴欢,对着云弘一说道:“云兄有点说笑了,以我们三人现在的境况,实在是……”

    荀乐话语之中的意思,云弘一自然明白,没等荀乐说完,云弘一随即说道:“并不是现在,而是一月之后。”

    云弘一此话一出,荀乐和袁典、吴欢三人相互一望,看到两人都是点了点头,随即作出了决定:“云兄,刀山火海我们兄弟去了,还请云兄明言。”

    荀乐如此决绝的话语令云弘一、周池、于彬三人也是一愣,随即脸上也是显出一丝羞愧之色,毕竟,他们刚才有点逼迫三人的意思,而三人直接做出了决定,反倒让云弘一有点不好意思了。

    云弘一随即望着飞来山林的远处,岔开话题,对着三人讲述起来:

    “一百年前,宗门三位筑基期师叔伯联手在孚丘废城之中找寻机缘,得到了一个关于孚丘废城之中的隐秘和一件宝物,却是不想在返回途中遭到神秘强敌偷袭,三位师叔伯不敌,自然向宗门回撤。”

    “途中三人分开逃命,其中两人逃向宗门引开强敌,另外一名师伯带着宝物逃向飞来山林,希望借机避开强敌,但最终一位师叔当场遇害,另一位师叔重伤回到宗门之后很快也死去,而那位带着宝物的师伯却是进入飞来山林再也没有返回,留在宗门之中的玉简显示这名师伯过了几月之后也是死亡。”

    “此后,宗门派出大量修士进入飞来山林甚至飞来峰之内找寻,但都没有任何痕迹,而且在找寻的同时也现一些神秘修士的身影,最终,没有找到这位师伯的任何踪迹,此事也就被放置了起来。”

    “云兄,看来贵宗师伯遇害应该与飞魔山、勤王宗高阶修士有关了?贵宗为何当时不找他们确定一下呢?说不定可以得到一些线索。”云弘一讲到这里,荀乐询问了一句。

    但是,云弘一却是摇了摇头,对着三人继续说道:“三位师叔伯遇到的敌人并非飞魔山和勤王宗修士,而是另有他人,这一点早在当时就已经证实了。”

    “而且,本宗掌门也曾亲自探查过,甚至飞魔山和勤王宗都是派出了高阶修士帮助调查过,此事是他国修士所为,具体是哪国修士,却是没有结论。”

    云弘一说道这里,站在一边的周池则是带着一股恨意的说道:“还能有谁?不是滕国修士就是卫国修士,那一次,我们一下损失了三位筑基期师叔伯,差点伤筋动骨,也不知道宗门长老和掌门怎么想的,当时怎么就没有去找他们理论理论。”

    云弘一和周池如此一说,荀乐、袁典、吴欢三人都是一惊,显然,云弘一向他们讲述的事情有点出了三人的预计。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