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典三人与枯木蟒的大战在飞来山林之中引起了巨大的战斗波动,在飞魔山修士最先赶来之后,曲阳宗、勤王宗修士相继赶到,甚至一些散修都是现出了身影,不过却是远远的看着,并没有靠近。

    当三大宗门修士和散修身影全都出现之后,荀乐等人稍微安心,至少不用担心飞魔山修士直接将他们灭杀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则不是他们可以决定的了。

    看到曲阳宗云弘一带领五人与自己的人马对持起来,飞魔山那位瘦小修士脸色一变,随后退回了陈默风的身后,而陈默风脸色瞬间阴沉,脸上煞气明显,对着云弘一说道:“云弘一,我们先来的。”

    面对陈默风的冷言冷语,云弘一大笑起来:“陈默风,你们先来的?这样的蠢话你都说的出口,那我们还先现的,这有用吗?”

    听到云弘一如此话语,陈默风不怒反笑,一阵狂笑之后,声音猛然提高,冷冷的说道:“这头枯木蟒和这三人的储物袋,今日陈某要定了,云弘一,你确定要保他们,他们可是散修?”

    话语到此,荀乐三人心头都是一紧,若是三人是曲阳宗修士,他们自然不用担心,但他们三人都是散修,而散修和宗门修士一直存在冲突,按照常理,云弘一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要想保他们和陈默风为敌,云弘一还犯不着。

    可是,令三人惊奇的是,云弘一看了看靠在一起的三人,却是对着陈默风冷笑一声:“陈默风,若是云某说今天这三人云某保定了,你又能如何?”

    听到云弘一如此一说,陈默风也是一愣,袁典三人更是一惊,但是看看曲阳宗、飞魔山修士的敌对,再看看不远处没有言语,却是一直在关注事态展的勤王宗修士,袁典心中好像抓住了什么,但一时间又无法言明。

    而此时,云弘一没有理会陈默风等飞魔山修士,反而对着荀乐说道:“荀乐,这条枯木蟒我们要一半,保你们平安,如何?”

    云弘一如此一说,袁典和吴欢都是一愣,显然云弘一明显与荀乐认识,而荀乐显然看到了两位兄弟的眼神。

    “我与云弘一有过几面之缘,还曾经合作过一次,但谈不上深交。”一句解释之后,荀乐高声笑说道:“云兄,此时我们三人还有得选吗?只要度过这道难关,整条枯木蟒送与你们都行?”

    “该死的散修,现在陈某改变主意了,不但要你们的储物袋,还要你们的性命。”荀乐话语刚刚说完,陈默风一语冷喝,就要动手。

    可是此时,从勤王宗的方向传来了一个冷峻的话音:“陈默风,此时我们莒国征战在即,你确定要击杀散修?你就不怕引起所有散修的怒气。”

    此语一处,三人都是望向了勤王宗的方向,在四人之中,那名凝气八层的青年修士说完之后,还示意了一下在远处出现的一些散修。

    “我知道了。”

    勤王宗那名修士如此一说,袁典猛然明白过来,随即大为心安起来,袁典知道,今日他们不会有任何危险了,而且储物袋也保住了。

    莒国此时处在一个十分微妙的关头,外有滕、卫两国虎视眈眈,内部修士也因为丰王、明王的对抗多有分歧,此时各方都想拉拢人马,何况袁典他们三人都是散修,而散修也是整个莒国境内最不稳定的因素,相比于飞魔山、曲阳宗,或者勤王宗更在意这些散修的态度。

    “纪牧,你确定要掺合此事?”勤王宗凝气八层修士刚刚说完,陈默风脸色更显暗淡,对着勤王宗四人冷喝了一句。

    面对陈默风的冷喝,那勤王宗纪牧没有任何惧意,眉头一皱,但随后云淡风轻的说道:“陈默风,纪某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太过咄咄逼人,这样对你,对飞魔山都没有好处,要知道,散修之中也是存在高手强者的。”

    纪牧回应了一句,陈默风还想说什么,可是他身边的那名眉头长着一点黑色印记的凝气七层后期女修却是拉了拉陈默风,随后小声的说了一些什么。

    听完这名飞魔山女修的话语,陈默风胸膛起伏了几下,显然怒气极大,但又不得不强行压下,环视了一圈远处存在的散修身影,看了看勤王宗纪牧那冷峻的面容,更是瞪了瞪已经移动到袁典三人之前的云弘一等曲阳宗修士,随即对着云弘一冷冷的说道:“云弘一,我们之间没完。”

    接着,带领其他四名飞魔山修士转身离去,刚走出几步,猛然转身,看着袁典三人,尤其看了看袁典手中的一淬极品灵器,冷冷的说道:“你们三人下一次,必死。”

    说完之后,陈墨风冷冷的转过头,带着飞魔山修士,很快的离去。

    在陈默风等人离去之后,远处的一些散修也是各自散去,而勤王宗纪牧则是对着云弘一抱了抱拳,高声的说道:“云兄,纪某知道,你不是陈默风。”

    说完这句话,定睛看了看光着膀子还坐在枯木蟒身上的袁典,随后带着另外三名勤王宗修士转身离去,而在离开之时,纪雪依同样的盯着袁典看了一会,甚至在离去之时还多次回头望向袁典所在的方向。

    现在整个战场所在之地,只剩下了袁典三人和云弘一带领的五名曲阳宗修士,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云弘一三人,荀乐用眼神和袁典、吴欢交流了一下,随后强打着精神一抱拳,脸上带着痛苦的笑意致谢起来:“云兄,多谢了,这条枯木蟒全都是你们的了。”

    而看了看靠在一起的袁典三人,云弘一对着身边的一名凝气六层修士说道:“周池,给他们每人一颗一转上品升阳丹。”

    云弘一如此一说,荀乐、袁典三人都是一愣。

    升阳丹是曲阳宗独有的疗伤丹药,而一转上品的价值也是极为巨大,在密阳城丹坊之中售价三百灵石一颗,即便是曲阳宗中低阶修士得到也是极为的不易,可是此时云弘一一言之下随即送出了三颗。

    不止是袁典三人震惊,饶是那位被称为周池的长脸修士也是一惊,满脸不情愿的说了一句:“云师兄?我们……”

    “给他们。”

    但云弘一的言语之中透着一股毋庸置疑之言,听到这三个字之后,那位叫周池的凝气六层修士极不情愿的取出了三颗指甲大小的青色丹药,随后甩给了三人。

    接住升阳丹,袁典和吴欢都是望向了荀乐,而荀乐则是大笑一声,爽朗的说道:“二位兄弟放心,云兄是光明磊落之人,没有必要的担心是多余的。”

    说完之后直接将升阳丹放入口中一吞而下,看到荀乐如此,袁典和吴欢相互一望,随即不在多言,同样仰头一口吞下了升阳丹。

    升阳丹一入口,袁典顿时感到自己的精神一震,五脏六腑涌起清凉之感,受伤的心神都是得到了温养,心中不禁一句感慨:“曲阳宗果然名不虚传,升阳丹果然是上品疗伤丹药。”

    疗伤丹药,袁典三人并非没有,而且在和枯木蟒大战之时已经吞服了不少,不然也不会坚持如此长的时间,但是三人手中却是没有和一转上品升阳丹相提并论的丹药,只是如此一颗丹药足以让三人伤势复原缩短一多半时间。

    升阳丹入口几十息时间之后,饶是吴欢那几乎残废的手臂也可以动了,三人的伤势几乎都得到了快的修补,皆是挣扎着站了起来,一脸感激之色,对着云弘一抱拳致谢道:“云兄,我等谢过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