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典三人作为凝气中期修士合力大战一头堪比凝气期大圆满修士的枯木蟒,最终将枯木蟒击杀,虽然三人都是重伤,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大战,但是好在三人成功击杀了妖兽,活了下来。

    要知道,虽然枯木蟒拥有相当于凝气期大圆满的修为,但因为是妖兽,身体强横至极,一头这样的枯木蟒,一名筑基初期修士遇到也不一定能够将其斩杀,可是袁典三人却是做到了。

    虽然其中有种种原因,法阵爆炸是一个原因,袁典手中握有极品灵器是一个原因,但这些都已没有必要去探究,现在只有一个结果,枯木蟒被击杀,他们三人虽然重伤,但是活了下来。

    三人之间真真正正的经历了一场生死,此战之后,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更加深厚,在与枯木蟒大战之时,三人都是毫无保留的拼尽了性命,无惧生死,多次将兄弟从枯木蟒口中救下,也多次令自己陷入了危机,而那时兄弟也是毫无保留的出手相救。

    这一刻,他们知道了兄弟之情的重要性,这一刻,他们三人因为度过了生死劫从而同呼吸共命运。

    在很久以后,当袁典和荀乐喝酒聊起这一段时间的时候,心中都是感慨至极,都会不自觉的望向琼雷半岛飞来山林所在的方向,望向吴欢所在的方向,当然,这是后话,而且是后话的后话。

    此刻,微风吹过三人所在的战场,袁典在昏昏迷迷之中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玄黄经》开篇的话语,而他也是开始冥想起来:“我辈修仙,仙路坎坷,纵千难万险,路难呼?……我辈修仙,仙路多舛,纵朝命夕亡,路惧呼?……”

    “路难呼?千难万险也是路,只要有路,何为路难?”

    “路惧呼?朝命夕亡也是一生,既然一生都有结束,又何必惧怕修真这一条道路呢?”

    “路难?路惧?由景生情,由心而,心不动,则景无存,景无存,则路不难,而路不难,何来路惧?何来……”

    正当袁典沉浸在这种对《玄黄经》的感悟之中时,一阵噪杂的声音将他惊醒。

    “得得得,师兄,师姐快来看,快来看,好大一条枯木蟒,这下我们了,了。”

    “得得,还有三个垂死的散修,看来是你们杀死了这头枯木蟒,真是厉害,三个凝气中期……”

    “哎呦,一淬极品灵器,那光膀小子手中握着的是一柄一淬极品灵剑啊!”

    “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我就说么?刚才这里有如此浓厚的战斗气息,我们过来一定可以渔翁得利的,得得,哈哈哈……”

    被这一阵声音吵醒,袁典很是不喜,若是没有刚才的声音,或许他对《玄黄经》的感悟可能更深一些,随即强打精神,睁开了双眼,看到面前站着五名修士,顿时一个机灵,暗道一声:“飞魔山修士,那是陈默风,这下麻烦大了。”

    此时在战场之外,站着五名飞魔山修士,三男两女,修为最高的是陈默风,凝气八层修为,最低的则是一名凝气五层瘦小修士,所有的话音都是从此人口中说出,而袁典望向此人之时,此人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眉飞色舞,兴奋至极。

    而其他几人看到眼前这样的惨烈一幕,眼中虽然也有贪婪之芒闪过,但是更多的则是震惊,显然,三名凝气中期修士击杀一头相当于凝气期大圆满的枯木蟒令他们也是震惊至极。

    在这五名飞魔山修士到来的时候,荀乐和吴欢两人都是拖着重伤的身躯站了起来,挣扎着来到袁典身边。

    看到对面飞魔山五人,荀乐脸色骤变,对着袁典和吴欢说道:“两位兄弟,看来我们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荀哥,我们要和他们拼命,大不了一死了之。”

    当吴欢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语之时,荀乐看了看面无表情,瞪直双眼的袁典,又看了看满是怒色的吴欢,小声的说道:“两位兄弟,哥哥让你们受累了,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能活着就是我们的造化。”

    此时,袁典自然也明白眼前的处境,他们三人都是重伤,根本无力再战,而对手是五名全胜修士,而且还有两名凝气后期修士,几乎不用怎么动手就可以将他们击杀,最为关键的是这五人还是飞魔山修士,若是知道他们的两名同门死在三人手中,今日他们必死无疑。

    或许正如荀乐说的,今日能够活下来就是他们的的造化了,这个时候,保命是唯一也是根本的选择。

    “得得,三个垂死的小散修,还有什么好说的,自我了结,免得小爷动手。”就在荀乐和袁典、吴欢两人说些话语之时,那名瘦小的年轻修士站在外面对着三人叫嚣起来,同时手中寒芒一闪,出现一柄一淬中品灵剑,随时准备过来结果三人的性命,收获三人的果实。

    眼见荀乐三人没有任何动作与言语,这名瘦小的飞魔山修士就要上来动手,就在此时,陈默风那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三人,留下储物袋,滚蛋。”

    话语之中透着一股冷漠,更是透着一股阴狠与毋庸置疑。

    若是在平常,陈默风多半不会放过三人,但是此次看到这样惨烈的战斗场景,或者也被三人的战斗豪情感染,竟然开口说出了放过三人的话语。

    听到陈默风如此一说,就是跟随在他身边的那几人也是一愣,随后,那名瘦小的修士再次叫嚣了一句:“听到没有,今日我陈师兄心情好,不和你们计较,赶快滚蛋,别等我们改变主意,听到没有。”

    此时三人心中都是悲愤至极,而荀乐却是强行压住吴欢那还能抬起的那只臂膀,瞪了瞪他,随即摇了摇头,正当荀乐准备摘取腰间储物袋之际,另外一个声音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哈哈……,精彩,精彩,实在是精彩啊!想不到飞魔山大名鼎鼎的核心弟子陈墨风竟然带着同门做起这种勾当,当真是精彩至极啊!长见识,实在是长见识啊!”

    顺着话音,六道身影连番跳动,转眼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云弘一,曲阳宗修士。”

    此时快来到此地的六人正是云弘一带领的曲阳宗修士,四男两女,而且也有两名凝气后期修士,而且孔武有力、浓眉大眼、凝气八层的云弘一赫然在列。

    而就在曲阳宗六人刚刚来到近前和飞魔山修士对持之际,四道身影闪动,转眼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勤王宗修士,那是……那是纪雪依。”

    勤王宗四名赶来的弟子,两男两女,领头的也是一名凝气八层后期修士,在飞来山林之中袁典也是见过,相貌也是颇为俊朗,只是不知道名字,此时和纪雪依在一起,应该属于支持丰王一派的人物。

    勤王宗这四人来到之后,并没有太靠近三人,但是纪雪依明显看到了三人之中还略显瘦小,手中握着灵剑刺入枯木蟒身体之中的袁典,脸色也是大变,扁头对着领头的那位青年说了几句。

    而听到纪雪依话语的那名勤王宗凝气八层修士看了看三人,尤其是看了看袁典,随后带领身后三人向前走了几步。

    顿时,围绕着袁典三人,莒国三大宗门弟子形成了一种对峙。

    看到三大宗门的修士皆是出现,而远处还有一些零散的人影闪动,不过并没有靠近,荀乐脸上终于现出了笑容,长出了一口气,对着袁典和吴欢说道:“两位兄弟,至少今天我们可以保命了。”

    路在何方?

    每当迷茫的时候,峡谷都会想到这个问题,不知道各位兄弟姐妹有没有这样的迷茫静思,真的,我们的路在何方呢?

    往往想一天一夜,以至于失眠,最终,从床上坐起,双脚落地,心中直感慨:“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西游记早就说过了,经典就是经典。”

    兄弟姐妹们,峡谷会和你们一起在《鼎定仙域》之中一同探索路在何方?随着峡谷的脚步,我们一起走下去,或者,你会现,路,除了在脚下,也可能在心中,更可能在眼前。

    投一票,点一下,让峡谷探路之旅充满了力量,来吧!兄弟姐妹们。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