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蟒那巨大的身躯砸向地面,溅起一阵数丈高的尘土,而后张开血盆大口,对着三人尤其是荀乐的方向一声狂叫。

    此时,这头枯木蟒也是遍体鳞伤,身躯之上裂开了三四道长长的口子,正在渗出黑色的血液,身躯之上的护鳞也是残缺不全,显然荀乐那套阵法的爆炸对他也是伤害不轻。

    那套阵法虽然只是迷幻阵法,但是整个阵法爆炸之力几乎堪比凝气期大圆满修士的全力一击,而这头枯木蟒追击心急,没有丝毫的防范,猝不及防之下也是吃了大亏。

    感情被骗,灵参被盗,身躯又遭到重伤,令这头修为比凝气后期修士还要强大的妖兽彻底狂暴起来,随即对三人展开了至死方休的追杀,终于在这里将三人阻拦了下来。

    此时看到三人,尤其是看到自己埋藏在枯木灵参之处的尾鳞是从荀乐手中扔掉的,对三人,尤其是荀乐下了必杀决心。

    “怎么办?现在无法逃了?”

    “什么怎么办?现在只能死战了。”

    “对,死战,这头枯木蟒也是受了重伤,分开逃命定然会被各个吞掉,我们三人只有死战,方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面对着这头狂暴的枯木蟒,吴欢、荀乐和袁典短暂交流随即作出了死战的决定。

    就在三人各自取出趁手的灵器之际,枯木蟒露出血盆大口和锋利的尖牙,对着荀乐极的攻去,同时粗壮的尾巴对准袁典和荀乐猛然拍去,这条暴怒的枯木蟒一上来就给三人一个巨大的杀招。

    “土盾。”

    面对着这样的攻击,荀乐一声爆喝,一层厚重的土盾直接出现在他的手中,被他高高举过头顶,而袁典和吴欢两人的身影则是极的向后退去。

    袁典和吴欢两人拼命的躲避方才堪堪躲过枯木蟒那一尾之力,而随着‘砰’的一声,在枯木蟒头颅的攻击之下,荀乐手中的土盾直接碎裂,化为了虚影,而荀乐更是一下喷出了一口精血,仅此一击就让他受伤不轻,好在这一击,他挡了下来。

    荀乐吐血后退,而枯木蟒的头颅猛然一摇再次向着荀乐攻去,看到这样一幕,袁典和吴欢几乎同时激了一道火球术,两人如此合力一击直接打在枯木蟒的头颅之上,但随即消散,并没有给枯木蟒造成多重的伤害。

    不过借着这个机会,荀乐身影猛然后退,暂时跃出了枯木蟒的攻击范围,而重新昂起头的枯木蟒并没有理会袁典和吴欢,再次对着荀乐一口吞去,誓要吞下荀乐夺回枯木灵参。

    “吴兄,你释放火球术干扰着妖兽,我来进攻。”

    一声招呼之后,袁典握紧一淬极品灵器青光剑,双脚一用力,整个身躯几乎贴着地面,极的冲向了枯木蟒,对于袁典的攻击,枯木蟒显然并不在意,硕大的尾巴一个摆动直接向着袁典打来。

    “流银盾。”

    一声呼喊,一面白色的盾牌出现在袁典身前,一下将枯木蟒的攻击抵挡了下来,同时‘砰’的一声,将枯木蟒的硕大尾巴反弹回去,借着这个机会,袁典一收流银盾,双脚用力一瞪,度陡然加快,对准枯木蟒那翻滚的腹部,直接刺去。

    “噗”的一声响起,青光剑锋利至极,袁典刺向的又是那柔软的腹部,一刺之下,直接洞穿,而后袁典用力一划,整个身躯随即极的后退。

    瞬间,枯木蟒的腹部被豁开了一道两尺多长深深的口子,黑色的血液‘汩汩’流出,如此一击,枯木蟒剧烈吃痛之下,出了一声惨叫,攻向荀乐的头颅极收回,本能的冲向腹部,而袁典的身躯早已远退。

    “好样的,袁兄弟。”

    “袁兄弟,快躲。”

    这一切生在一瞬间,枯木蟒吃痛之下看到了袁典手中那柄带着他血液的青光剑,随即放下荀乐,整个头颅根本不顾吴欢火球术的干扰,直接攻向了袁典。

    看到枯木蟒蟒头冲向自己,袁典随即身影再次急退,而此时荀乐和吴欢两人也是杀红了眼,吼叫着冲向了枯木蟒的身躯。

    两柄长长的匕直接插入了枯木蟒的腹部,却是无法将其豁开,荀乐只能拼命的一通搅动。

    吴欢那长刀砍在了枯木蟒的脊背之上,却是一下被弹开,怒吼一声,再次对准枯木蟒身上一道流血的伤口,将长刀一下插了进去搅动起来。

    剧烈的疼痛让枯木蟒再次出了一声惨叫,放弃对袁典的追击,腹部猛然一个抖动,直接将荀乐和吴欢远远的甩出,随后直奔荀乐一口吞来。

    三人一蟒缠斗在了一起,枯木蟒强于力量强大,防御惊人,除了柔软的腹部,几乎没有弱点,而袁典三人强于拥有智慧,往往一方跑,另一方就会急攻,大战一刻不停的在继续着。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荀乐身躯被枯木蟒的尾巴击中的两次,此刻也是筋骨重伤,就连那常年冒汗的鼻头也是没有了任何汗迹,只是靠着意志坚持着没有倒下,两柄匕全都插进了枯木蟒的躯体之中没有拔出,现在手中换上了另外一件中品灵剑,瞪着血红的双眼。

    吴欢的长刀在手,但是一只胳膊却是耷拉了下来,无法动弹,额头之上更是冷汗连连,用长刀支撑着自己的身躯没有倒下,但是眼中却是火热异常,没有丝毫的惧意。

    袁典此刻也是好不到那里去,差点命丧蟒口,上部衣衫被撕碎,露出了略微瘦小的身躯,被枯木蟒尾拍了一下,要不是及时祭出了流银盾,现在估计早就成了肉泥,尽管如此也是令他吐出了几口精血。

    反观枯木蟒,情况则是更糟,开始被荀乐的阵旗炸了一下已经重伤,又经过与三人半个时辰的鏖战,此刻全身都被袁典的青光剑豁开了几道巨大的口子,‘汩汩’黑色的血液越流越少,气息更是微弱至极,离死亡也是不远。

    此刻,双方都是暂时的静止,准备最后的一击,猛然之间,枯木蟒整个身躯突然直立,高昂起了他的头颅,随后奔着荀乐张开了血盆大口,即便是死,也要吞掉盗取她守护灵参的那个人。

    而此时荀乐只能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面对枯木蟒的最后一击,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咬牙一横手中的灵剑,准备鱼死网破。

    枯木蟒那硕大的头颅高高的昂起,血盆大口已然张开,吴欢此时重伤在身,有心无力,眼见荀乐命悬一线。

    可就在枯木蟒那硕大的头颅奔来之际,却是突然‘噗通’一声被砸落在地,溅起了一阵尘土,出了几声悲鸣,尾巴竭力的翘了几翘,随后再也无法动弹。

    看到这样一幕,荀乐愣了,吴欢也愣了,等到尘土落尽,他们看到袁典光着沾满血肉的上身,双手死死的握着手中的青光剑,两腿夹住蟒身,用尽了整个身体的力量压住了蟒身,而青光剑刺入的正是蟒身的七寸之处。

    枯木蟒那血盆大口最终没有咬到荀乐的头上,却是中途落在了地上,最后一刻,袁典拼尽所有法力,将整个身躯之力全都运到青光剑之上,而后直接刺破枯木蟒的脖颈,刺在了他的七寸之处。

    枯木蟒生命结束,袁典也是耗干了所有力量,整个身躯直接靠在了插入枯木蟒七寸之处的青光剑之上,而后荀乐和吴欢几乎同时‘扑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只是瞪着眼睛望着蟒蛇脊背之上光着膀子的袁典。

    而此时的袁典趴在剑上,竭力的问了一句:“两位兄长,死了吗?”

    “不是两位兄长死了吗?是枯木蟒死了。”

    听到袁典如此一说,荀乐那惨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纠正的一下袁典,而吴欢也是附和了一句:“对,死了,袁兄弟,是你杀了的。”

    “不,不是我杀死的,是我们杀死的。”

    说完这些,三人都是不在言语,皆是长出了一口气,闭目休息起来。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