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蟒最终抵挡不住留情丹,抵挡不住他心中美色的**,从那巨树枝上蜿蜒而下,此时袁典也是完全看清了那枯木蟒的整个身躯,心中不禁也是大吃一惊:“水桶粗细,五丈多长,好大的一条枯木蟒。”

    在袁典内心的惊呼之中,巨大的枯木蟒整个蟒身最终完全下落地上,而后迫不及待的向着声音出之地爬去,同时,那高昂的头颅,那挺拔的脖颈,无不展现出自己力量的强大。

    而在枯木蟒下到地上进入阵法不久之后,荀乐那灵巧的身影出现在了巨树之上,不到两息时间就窜到了枯木灵参的附近。

    大喜过望的荀乐并没有着急去取这株枯木灵参,而是弯腰隐藏在树枝之上等待起来,而此时那头枯木蟒虽然在向着小蟒出声音之地前行,却时不时的回头望向那棵巨树,警惕性并没有放松。

    枯木蟒爬行了一会儿,虽然觉得那小蟒的叫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但就是无法快到达那个叫声所在之地,不自觉的也是加快了度,想要尽快会一会他的梦中**。

    可是,它所不知道的是,其实从它由树上爬下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围绕着小蟒转圈。

    看到枯木蟒加快了度向前爬行的时候,荀乐现出身影,手掌一翻,一下取出一把小臂长短红色的长钉,而后以最快的度打入了枯木灵参周围的树木之中。

    红色的长钉进入巨树之中将枯木灵参圈起之后,显然枯木灵参也有些灵性,立刻预感到了危险,枝叶竟然一动,接近九节的参头左右快的移动,想要拍打树木出声音。

    可是此时准备充分的荀乐显然早就知道枯木灵参会如此,手掌突然放在了灵参参头之上,接着一个转动同时向上一提,只见随着荀乐的这一动作,从打入巨树之内的红色铁钉之上各自出现了一条细线,一拧之下相互融合在一起,将枯木灵参的参头拴住,令其无法动弹丝毫。

    做完这些之后,荀乐一捏法诀,双手出现在灵参上方,缓慢的向上提起,顺着他的提起,枯木灵参周围一块两只见方的原木慢慢的开始上浮起来。

    就在荀乐做这些的同时,枯木蟒快的转动着身躯,连续绕着小蟒所在的位置转动了几圈,看的吴欢也是忍不住指着那枯木蟒笑了笑,随后与袁典加**力注入中心阵旗之上,维持着阵法的运转。

    几圈之后,那枯木蟒仿佛也是意识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昂起的头颅略微一停,静止了仅仅一息的时间,竟然做出了一个让袁典、吴欢吃惊至极的动作。

    蟒头贴着地面,以蟒头为中心整个身躯快的旋转起来,这一转之下,尾巴差点碰到了小蟒所在的笼子,就在袁典、吴欢两人暗叹没有碰到笼子之际,枯木蟒在此旋转一圈,尾巴尖竟然直接定在了距离小蟒最近的位置,接着整个身躯后缩,一下离小蟒只有一丈之巨。

    “快点,快点,赶快啊!”

    看到这样的一幕,此时荀乐已将枯木灵参所在的那块树木躯干提升到了一尺左右的距离,即将完全提出那段树木,得到枯木灵参。

    一丈之巨,对枯木蟒那五丈多长的身躯来说一个探头就可到达,此时小蟒再次出了焦急躁动的鸣叫,顺着声音,枯木蟒整个身躯直接探出,一下来到了小蟒所在的笼子之前。

    或者是看到枯木蟒到来,笼子之中的小蟒更是急的鸣叫起来,同时尾巴高高翘起,仿佛是在呼喊他所期盼的情郎,而看到不到一丈的小蟒,枯木蟒整个身躯却是猛然一停,硕大的头颅一横,口中信子来回的吐动着,显然笼子之中小蟒的存在出了他的预想。

    看着这条体长不到一丈,比之爬蛇大不了多少的小蟒,枯木蟒顿时觉得自己的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欺骗,本来以为这一次,会遇到一位自己心中的美凤凰,哪知一看之下却只是小家雀,顿时失望暴怒而起。

    美人不在,只是一个和他体型相差巨大的丑陋家伙,此时在那里搔弄姿,这一切令枯木蟒暴怒不已,狂躁的高鸣一声,那枯木蟒硕大的蟒尾猛然挥动,一下将小蟒连带笼子扫向了远处。

    “哈哈……,真是太逗了。”看到这样一幕,饶是吴欢那样的苦瓜脸,也是憋不住大笑起来。

    就在此时,枯木灵参所在树干最终被荀乐拔出,随后直接收入储物袋,可是还没等荀乐从巨树之上落下,那头情感还处在伤害之中的枯木蟒显然感觉到了枯木灵参的消失,顿时一声高鸣,急的向巨树旁边爬去。

    “袁兄弟,加**力。”

    在这紧张的一刻,即便吴欢不说,袁典手法连连转动,加**力,霎时那面黑色的中枢阵旗黑芒大盛起来。

    阵法运转,枯木蟒向着巨树赶回,荀乐飞快的从树上落下,向着两人所在的方向跑来,生在同一时间。

    枯木蟒虽然没有开启灵智,但也是知道自己受到的欺骗,自己守护的宝物被他人盗走,仅仅在迷幻阵法之中转动了一圈,随即不在爬行,而是再次出现了刚才的一幕,蟒头贴地,身躯极转圈,转眼之间就来了巨树之下。

    五丈多丈的身躯猛然立起,现枯木灵参已经消失不见,顿时仰天出一声高昂的咆哮,随后整个躯极滚动,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找对了方向,正向着袁典、吴欢所在的地方奔来,此时荀乐也是回到袁典和吴欢身边。

    “荀哥,成了?”

    “成了,快跑!”

    荀乐满脸激动之色,一声招呼,随后一念法诀,迷幻阵中枢黑色阵旗直接飞出,转瞬就与另外六面灰色阵旗合在一处,然后猛然飞向枯木蟒那滚动的身躯,伴随着荀乐一声‘爆’,直接爆开。

    此时三人看都不看结果,已经窜行到了十丈开外的地方,拔腿就跑,甚至连回头看一看阵法爆炸结果的时间都没有。

    三人一边跑,一边急促的呼喊着:

    “荀哥,那枯木蟒追来了没有?迷幻阵阵旗爆炸能够伤到他吗?”

    “不知道,不过那阵旗可是我几乎全部家当方才换来的,自毁爆炸的威力应该不俗,那条枯木蟒即便不死也是重伤了。”

    “袁兄弟,你的度真快啊!”

    听到荀乐如此一说,袁典则是满脸的苦笑,急忙对着两人说道:“两位兄长,快跑啊!那头枯木蟒已经追来了。”

    刚才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头五丈多长的枯木蟒已经冲出了阵旗爆炸之处,满身是血,皮开肉绽,但却是暴怒异常,直接对着他们逃跑的方向追来。

    听到袁典如此一说,荀乐和吴欢两人都是出于本能的回头一望,随即大惊。

    在他们身后三十多丈之处,是一条五丈多长的巨大血线,身体离地,借助着巨大的树木,蜿蜒盘旋向着三人急追而来,而且大有誓死不休的念头。

    面对着这样的一幕,三人更是拼命逃跑,连蹿带跳,并且不时的改变方向,有两次已经甩开了那枯木蟒的追击,可是仅仅十几息时间之后,枯木蟒的身影在此出现在他们身后,穷追不舍,令他们震惊无比。

    眼见如此,袁典略一思考,随即飞快的提醒了荀乐一句:“荀哥,荀哥,你收取枯木灵参之上一定有那枯木蟒暗中留下的东西,不然他不会如此准确找到我们的。”

    听到袁典如此一说,荀乐手掌急忙探入储物袋,随后拽出了一片手指大小的细鳞,一看之下,随即咒骂起来:“娘的,那枯木蟒真贼,竟然将一片尾鳞嵌入了枯木灵参周围,难怪他一直……。

    “扔了,扔了,荀哥你快扔了啊!”

    没等吴欢喊完,荀乐用尽全力的将枯木蟒隐藏在枯木灵参周围的那片尾鳞仍在了地上,随即再次飞奔起来,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此时,他们刚好经过一处高岭之地,那头枯木蟒直奔高岭,随即整个身躯从高岭之地直接蹿下,伴随着‘砰’的巨大落地声,那头十丈多长的枯木蟒出现在了三人面前,将三人拦了下来。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