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乐带领着两人,穿过了几片山间密林,来到一条河流之前,在河流转弯之处的一片密林之中生长着几十颗宽余合抱、高耸入云的参天巨树,每一棵三人合抱都是无法相连,巨大的树木盘根错节,交联在一起形成了一片特殊之地。

    “两位兄弟,那株枯木灵参就在这片巨木林之中,下面我们小心一些,等到接近那枯木蟒时我们在行动。”一声招呼,荀乐随即走在前面,不时的辨别一下方向,取出一些他留下的暗记。

    当荀乐看到自己留下的暗记全都完好无损的存在之时,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些暗记没有被人动过,那就证明,没有人现这里。

    三人进入巨树之林前行一段时间之后,巨树之上山林小兽穿行,甚至可以听到鸟鸣声声,看到这样一副场景,袁典眉头微皱,随即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荀哥,你看这些小兽,鸟鸣,你确定没有弄错?那枯木蟒没有领地感吗?”

    此时,吴欢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看了看两人略带惊疑的目光,荀乐摸了摸那带汗的鼻头,随即向两人解释了一句:“这正是那枯木蟒的聪明之处,兔子不吃窝边草,只有这样,方才不会引起一些筑基期高手的注意啊!”

    听到荀乐如此一解释,袁典和吴欢两人都是点了点头,但一股不详之感却是出现在袁典心中:妖兽一般都有强烈的领地感,在自己领地之上一般不允许其他妖兽存在,但是这条枯木蟒却是十分聪明,竟然懂得留下小兽遮掩他自己的存在,这么至少可以证明这条枯木蟒懂得了一点心机,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在修真界,妖兽借助天地之中的妖气修炼,分阶和人族修士差不多,在凝气期时,妖兽不会开启灵智,仅凭一些本能生存,但是一旦进入了筑基期这个级别,妖兽就开始开启灵智,一些妖兽甚至可以短暂的化形为人,等到进入了结丹期,妖兽就可以灵智大开,可以自由在人与兽型本体之间互换,化为人形时与人族没有什么两样了。

    但是三人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了,袁典跟在荀乐身后,双目忽闪忽闪,运转灵始辨天诀,试图看清一些危机,当三人转过几棵巨树,来到一片略微开阔之地时,荀乐突然示意两人停下,而后指着三十丈开外的一棵巨树说道:

    “看到那棵一多半枝条枯萎的大树没有,枯木灵参就长在上面,而那枯木蟒就在大树之上,而且这只枯木蟒十分懂得隐藏,几乎和整棵大树融为一体,极难现。”

    其实此时不用荀乐指示,修炼《灵始辨天诀》一段时间的袁典早已看清了那棵枯木之上隐藏的枯木蟒。

    在这棵大树之上第一节分支之处有着一处巨大的树洞,枯木蟒那巨大的身躯就隐藏在树洞之中,而那水桶一般的蟒头则是趴在树洞之外,很好的与大树融为了一体,似乎睡着了,但袁典知道,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那头枯木蟒定然会在第一时间得知,从而进行攻击。

    除了那头枯木蟒之外,依靠着黑白分明的目光,袁典也看到了那株枯木灵参,在那枯木蟒之上大约一丈之处,有着一个天然的树洞凹槽,那颗枯木灵参的躯体完全没入里面,只有叶子和参头漏在外面。

    这棵枯木灵参此时已长有八节参头,每一节都代表十年时间,一棵参天大树死亡,此时第九节参头已经形成,只是略小一点而已,看到这样一株枯木灵参,饶是袁典早已知晓此物是荀乐此行的主要目标,心中也是一热,感叹一声:“将近九十年的年份,估计就是结丹期强者也会出手相夺吧!”

    袁典早已将枯木蟒和枯木灵参全都看清,而吴欢顺着荀乐的指示方才略微看到了一个蟒头虚影,最后也是不在去找寻,而是对着荀乐说道:“荀哥,你说我们兄弟该如何配合你吧!”

    看到袁典也是凑了过来,荀乐收起了笑脸,换上了一股浓重之色,随后对着两人说道:“两位兄弟,荀哥我几乎倾尽所有,购买了一套一旗上品迷幻阵法,一会儿我将此阵布置在此地,然后会施法将那头枯木蟒引来,二位兄弟只需全力维持住阵法给哥哥我争取小半刻时间即可。”

    “这套阵法只能迷幻那枯木蛇,并没有丝毫攻击力,除非自爆整个法阵,所以两位兄弟要多加注意,一旦有什么意外,不要管其他,直接逃命即可。”

    “另外,若是我顺利取到了枯木灵参,很快会赶回,到时候直接废弃自爆这个阵法,我们定然可以平安逃走。”

    说完之后,荀乐郑重的看了看两人,而吴欢则是一拍胸脯,豪爽的应答到:“荀哥,你放心好了,我们兄弟一定竭尽全力为你拖延半刻时间,不要多说了,还是尽快布置阵法吧!”

    看了看拍着胸脯的吴欢,又看了看面色颇为平静的袁典,荀乐也是不在多言,一拍储物袋,取出了六面灰色的阵旗,手掌翻飞,直接插入了三人周围百丈开外之地,接着又取出了一面黑色的中心阵旗,直接插入了他们的脚下,随后对着黑色阵旗打入了一道法诀。

    随着阵旗的布置完成,三人周围开始弥漫起层层灰色雾气来,接着,荀乐一拍储物袋,从中取出一个两尺多长三尺多高的大笼子,在大笼子里面有一条接近一丈的小蟒盘在里面,然后诡异的一笑,取出一颗红色的丹药一下打入了这条小蟒口中,随后用力的向他们左侧五十丈开外的地方扔去。

    “荀哥,你这是留情丹?”

    看到荀乐如此迅的做完这些,吴欢吃惊的问了一句,而荀乐则是诡异的笑了笑答复了一句:“这可是我专门请人为这头枯木蟒炼制的极品留情丹,一颗足以让那头枯木蟒无法抵挡的。”

    说完之后,对着两人一抱拳,示意着脚下的中心阵旗,郑重的说道:“两位兄弟,维持中心阵旗不倒,枯木蟒只能在法阵里面打转转,一切摆拜托了。”

    再次对着两人抱了抱拳,荀乐的身影后退几步,消失在弥漫开来的雾气之中。

    “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那头枯木蟒是个爷们了。”荀乐消失在雾气之中以后,吴欢调侃着说了一句,随后和袁典一起盯紧了那面黑色的中心旗帜。

    没用多久,灰色的雾气彻底弥漫开来,到最后,除了两人三丈之内的地方,灰色雾气浓郁至极,其他人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但吴欢和袁典作为整个阵法的操纵之人却是可以将整个阵法之内的情形看的清清楚楚。

    荀乐刚刚离去没有多久,从五十丈开外之地笼子之中传出了几声兴奋的蟒叫,因为留情丹的作用,那条不到一丈的小蟒开始躁动起来。

    而在这几声蟒叫出的瞬间,袁典看到枯木蟒那硕大的头颅猛然从树干之上抬起,随后直立着望向了声音的来源之地。

    此时的荀乐早已悄悄前行到了那棵大树十丈开外的地方,只等那头凝气后期修为的枯木蟒离开。

    小蟒躁动的叫声再次响了起来,而枯木蟒抬起头望着小蟒所在的方向迟疑了仅仅一会儿,随后那巨大的蟒头动了起来。

    看了看上面的枯木灵参,随后顺着巨树蜿蜒而下,同时口中出了几声蟒鸣之声,此声响过之后,更是得到了那小蟒热烈的回应,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枯木蟒顿时加起来。

    呵呵,留情丹,看过之后,兄弟姐妹自然知道是什么,峡谷说的含蓄一点,其实峡谷有点虚伪,说的直白一点岂不是更好。

    不行,不行,万一被和谐了,峡谷哭都来不及了,还是含蓄一点的好,含蓄一点好。

    兄弟姐妹们,支持一下峡谷,支持一下《鼎定仙域》啊!峡谷需要你们。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