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一个时刻听到火爷的这个声音,袁典那叫一个痛苦,随即快的说道:“火爷,我们刚刚击杀了两名飞魔山修士,若是被其他飞魔山修士现,我们到时想死都是一种奢求了,现在离开保命要紧,而且此地哪有什么矿材,我们以后再说,以后再说,行吗?”

    说完,袁典向前迈了一步,就要跳下断崖,可是火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而且带着强势,威胁的口气:“奶奶个熊玩意的,小子,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的,若是你此次不帮老夫,以后再也别想从老夫这里得到任何好处,老夫这里可是有……”

    “火爷,您可真是爷,快说,快说,晚辈如何帮你吃到您的蚊子腿。”时间紧迫至极,袁典也是不敢耽误,没等火爷说完,快催促起来。

    “这还差不多,其实也不麻烦,就是将你身后的大石从中间斩断,然后等着我就行了。”

    “就这样?”

    “就这样啊!”

    “干嘛不直接说?”

    袁典一声抱怨,随即手腕一翻,青光剑在手,运转玄黄剑诀,积聚全身的法力,对着背后的那块大石全力一斩。

    “砰……隆隆隆。”

    袁典全力一斩之下,大石瞬间从中间断位两节,上面的一节随即掉落,从断崖之上直接滚下,落在了地上。

    “咦,这块大石竟然是中空的?”大石被斩为两节之后,露出了中空的内部,看到这个样子,袁典也是一惊。

    而此时火爷那兴奋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哈哈……太好了,终于有个大一点的蚊子腿了,袁小子,站着别动,双眼望向大石中空之处,等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随着火爷的话音,袁典的眼光穿过大石的中空竟然看到了里面的炼器矿藏,也是一声惊呼:“是紫金铜矿,这火爷,如此多的紫金铜得值多少灵石啊!”

    穿过中空的大石没有多久,伴随着火爷的神识,袁典看到一处小规模的紫金铜矿,数量也是不少,至少能够装下几马车,价值几十万下品灵石的样子。

    虽然袁典现在无法开采,但只要知道这处矿藏所在之地,这本身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是没等袁典想什么,火爷却是不知使用什么办法,整个紫金铜矿在他的注视之下飞快的消失,仅仅十息左右的时间就消失不见,成为了一处废矿。

    接着,元神之处的火爷打了个饱嗝,随后,第一次显出心满意足的样子,随后懒洋洋的说了一句:“呵呵,这一次总算找到了一只小蚊子腿,好好的塞了赛牙缝。”

    随后,伸了伸懒腰,对着袁典说道:“好了,袁小子,老夫要去睡觉了,没事别打扰老夫,不过,在临睡觉之前提醒你一句,少睡觉,多修炼,睡那么多觉干嘛?不当吃喝的。”

    说着身影一闪消失不见,对于火爷如此表现,袁典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可是火爷却是突然又从器祖鼎之中露出了一个头颅,对着袁典再次说道:“叹什么气?火爷有良心的,那节被你斩落的大石之上,有一些紫金铜,足够你糊弄那两个小子了,你……你好自为知吧!老夫不陪你了。”

    说完之后,火爷的身影随即消失,这一次,袁典没有急于做出什么行动,而是一直盯着器祖鼎,几息时间之后并没有见到火爷,却是看到器祖鼎散出阵阵红芒,其中一道裂纹出现了修复的痕迹,看到这样的一幕,袁典心中也是暗道一声:“看来火爷确实需要炼器矿材方才可以恢复啊!”

    而此时荀乐的声音向他传来:“袁兄弟,你在干什么?快下来,我们该走了。”

    听到荀乐如此一喊,袁典运转法力,身体腾空而起,随即极坠而下,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此时荀乐也将战场打扫干净,看了看面色平静的袁典,又看了看不远处滚落的那块大石,脸上现出一股笑意:“怎么?还没打够,对着石头泄起来?”

    “呵呵,荀哥,你不知道,这石头之中有兄弟所需。”

    说着,袁典快步走到滚落的那块大石之前,青光剑连翻舞动,转眼之间八块拳头大小的紫金铜出现,袁典举起其中一块对着荀乐和目光有些呆滞的吴欢说道:“这要感谢两位兄长,金花草这种灵花周围一般存在品质不错的炼器材料。”

    袁典这话倒是不假,《天地器源》之中有这样的记载,只不过,袁典只是瞄了一眼,直到火爷收起紫金铜方才记起,此时说出,算是更好的解释一种解释了。

    说完之后,袁典不再多言,飞快的收起八块紫金铜,然后来到吴欢面前,就要背起吴欢,而荀乐却是立刻赶来说道:“得得,袁兄弟,你长两年在说吧!这个还是我来吧!”

    袁典只有十四岁,身体还没有完全长全,背起吴欢确实有点难度,不过荀乐却是从容的将其背起,随即三人快的向远处奔去。

    经过半天的奔逃,最终荀乐带领两人进入了一处隐秘的山洞,放下吴欢之后,荀乐随即说道:“两位兄弟放心,这处山洞是我偶然间现的,而且洞口经过了隐藏处理,没有人会找到这里的,每次进入飞来山林我都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我们暂时在这里修养一下,等到恢复之后在出去,同时避避当前的风头。”

    在荀乐说这些话语的时候,袁典打量了一下山洞,此洞面积不小,较为干燥而且还有一道斜斜豁口与外界相连,透进些微的光线,最主要的是在山洞的最后面竟然有山泉滴落,形成了一汪清泉。

    看着这样的一处密地,袁典随即伸出拇指夸耀起来:“荀哥,这样的地方你都能找到,真是厉害。”

    乐呵呵的微微一笑,荀乐没有在多言,随即到了另外一个角落,盘膝而坐,调养起来,而袁典也是就地盘坐,开始修炼起来。

    此次与飞魔山修士战斗,三人可谓都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后手全出,尤其是吴欢显然遭受了重伤,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完全恢复,而且他们惹了飞魔山修士,也确实需要避一避风头了。

    而就在三人进入这处秘洞第三天的时候,在他们击杀飞魔山两位修士的地方,三名飞魔山修士现出身影,其中一人,正是那凝气八层的陈墨风,此时三人都是望着断崖和周围的环境。

    其中一人还来到断崖之上金花草所在的地方探查了一番,随后下来对着陈墨风说道:“陈师兄,张、李两位师弟应该遇害了,那处大石旁边有隐身符催动过的痕迹,而且这里曾经生过大战,虽然被处理过,但还是可以找出蛛丝马迹。”

    此时,另外一名修士也是赶来,皱着眉头说道:“赵师兄说的没错,这里确实经过激烈的打斗,张、李两位师兄应该是凶多吉少了,不然不会如此长的时间都没有得到他们丁点消息。”

    听到这两名名修士如此一说,陈墨风那高大的身躯之中闪现道道寒芒,冷冷的说道:“曲阳宗,云弘一,你们等着,我们走。”

    三人随后不再停留,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奔去。

    显然,陈墨风他们将同门遇害的敌手想成了曲阳宗弟子,而且集中到了云弘一身上。

    这倒也符合情理,毕竟,他们口中的张、李两人都是飞魔山弟子,而且修为都是凝气六层,就算这里是飞来山林,生死自负,估计寻常修士也不敢将他们灭杀,除非是同为宗门的曲阳宗和勤王宗,而曲阳宗则成了要怀疑目标。

    蚊子腿也是肉,经典吧!

    在说一个类似的歇后语:老虎吃蚂蚱,小菜一碟。

    现在的火爷蚊子退也是需要的,同样,峡谷也需要蚊子腿,各位兄弟姐妹,来吧!给峡谷一只蚊子腿,哪怕就一只也行,一张票票,一个点击,当然,若是你们给峡谷一个大象腿,哦,那最好了,哈哈哈……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