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幽蜂,一种专门吸食生灵生机的天地奇虫,拇指大小,通体黝黑,背负硬甲,生有六翅,细细看去额头之上有一个骷髅的模样,慑人心神。

    此蜂有剧毒、群居,少则几十、几百只,多了无法计算数目,野兽、凡人、妖兽、修士都可能是他们的食物,一旦触怒了此蜂,落入蜂群的攻击范围,鲜有生灵可以逃得性命。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加上种种对这种奇虫的传说,此种天地奇虫又被称为地狱蜂。

    传说,此蜂来自地狱深处。

    传说,此蜂是幽冥界的弃儿。

    传说,此蜂因被遗弃,性情爆裂,不可被收服,不可被饲养,它们生于天地,亡于天地。

    高个修士之所以在荀乐取出黑幽蜂的瞬间直接喊出了此蜂的名字,那是因为在整个莒国甚至在整个琼雷大6,只有他们宗门飞魔山深处存在极为稀少的此种奇虫,而且从入宗第一天起,就被告知,遇到此蜂,不可去招惹,能避则避,能逃则逃。

    在大战之中,当荀乐忍痛至极的祭出他这一招杀手锏之时,就做了击杀飞魔山修士的决心,而眼见荀乐祭出二十几只黑幽蜂,高个修士心中那叫一个悔意,早知道眼前这位修士有这样的手段,他们绝对不会招惹,定会远远避开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荀乐只祭出了二十多只黑幽蜂,而且其中十几只不知道什么原因,明显无法挥出全力,这给了他一个活命的机会。

    连续轰出火球术,阻挡着黑幽蜂向他靠近,但是荀乐的身影却是紧紧的跟随在黑幽蜂之后,找寻机会随时准备给他致命一击,这令高个修士苦不堪言,只能疲于应付,而且连番施展火球术,令他的法力消耗也是极大。

    一个不查乏力之下,被荀乐抓住机会以黑色匕刺中了小腿,伴随着惨叫,这名飞魔山修士想到了退走,就在他刚刚产生这个念头之际,矮个修士却是极为意外的被袁典和吴欢联手击杀,如此战局令高个修士不在有丝毫的犹豫。

    一拍储物袋,一下取出两张金斩符和一张黑色灵符,对着黑幽蜂群和荀乐激而去,同时吞服一颗疗伤丹药,忍着剧痛,向着另外一个方向逃命。

    “不能让此人逃走。”

    荀乐咬牙催动土盾的同时,又祭出了一件精良的一淬中品防御灵器,一边抵抗躲避着黑色灵符的攻击,一边对着吴欢和袁典大声的喊道。

    其实不用荀乐提醒,吴欢和袁典自然知道不能放走此人,一旦放走此人,等于与整个飞魔山为敌,那他们三人可就真的面临绝地了。

    所以在高个修士奔向他们之际,吴欢怪叫一声,瞪着血红的眼睛,举起长刀拦在了高个修士的面前,袁典也是随后赶到,两人与这名惊慌失措的高个修士大战在了一起。

    此时,这名飞魔山高个修士真是后悔死了,一边与吴欢、袁典战斗,一边出了求饶之声:“两位兄弟,两位兄弟,我们有眼无珠,冲撞了兄弟,还请兄弟高抬贵手,放过我们……”

    “现在求饶,晚了。”没等高个修士说完,吴欢一声爆喝将其打断。

    “我……我可是飞魔山修士,你们杀了我,不怕整个飞魔山对你们的追杀吗?”无奈之下,这名修士喊出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希望借助飞魔山的名头给自己留下一点生机。

    “飞魔山,了不起吗?我呸!这里是飞来山林,飞走日月飞走命,无缘之人无缘生。”

    “怕,但是只要杀了你,我们就不怕了。”

    袁典和吴欢也是杀出了血性,两人皆是怒喝一声,随即对这名高个修士动了更为猛烈的攻击,而此时荀乐也是从黑色灵符的攻击之下脱身,带着二十几只黑幽蜂,加入了战阵。

    面对着三人的联合攻击,更为恐怖的是二十几只黑幽蜂飞舞在周围,如此逼迫之下,飞魔山高个修士战斗意志彻底崩溃,拼命避开袁典那凌厉的剑锋之后,竟然直接扔掉手中的灵剑,跪在地上求饶起来:“三位兄弟,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刚才真的不是我的注意,一切都是他,他……啊、啊、……救命,救命……”

    可是没等他说完,二十多只黑幽蜂没有停止攻击,全都趴在了他的头颅之上,十息不到之后,飞魔山高个修士再也没有声音出,身体仰天倒下,接着生机飞快消失,命丧此地。

    几乎在飞魔山修士被黑幽蜂吸干生机的时候,吴欢痛苦的仰天一声大喊:“啊……,”

    伴随着这声呼喊,吴欢的修为跌回了凝气四层,而且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双眼却是充满了血丝,不受控制的流出了两行血泪,更是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那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虽然击杀了高个修士,荀乐并不轻松,而是飞快的取出另外一个镂空盒子,将盒盖打开,双眼瞪着还在高个修士身体之上的黑幽蜂,口中法诀连连。

    随着荀乐的法诀,‘嗡’的一声,第一只黑幽蜂向着镂空盒子飞来,接着第二只、第三只……可是在十只过后,另外的那些黑幽蜂虽然飞了回来,但并没有返回镂空盒子,而是围绕着荀乐打起了转转,明显躁动不安起来。

    看到这样一幕,在看看生机全无的飞魔山高个修士,袁典极为紧张,很明显,这些剩余的黑幽蜂并没有完全被荀乐控制,他们现在正躁动不已,袁典真担心,他们会向荀乐展开攻击。

    而荀乐看到剩余的黑幽蜂不肯进入镂空盒子,随即咬破舌尖,一连在镂空盒子之上喷出了三口精血,随即继续念起了法诀。

    精血喷在盒子之上瞬间消失不见,而围绕在荀乐周身的那些黑幽蜂显然受到了荀乐精血的吸引,最终全都聚集在了盒子之中,等到所有黑幽蜂全都落入盒子之中以后,荀乐以最快的度将盒盖盖上,随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声感慨:“好险。”

    “荀哥,你还好吧!”看到荀乐极为谨慎的收起了镂空盒子,袁典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事,这些黑幽蜂我刚刚得到不久,并没有完全驯化,刚才形式紧急,使用他们也是无奈之举,若是在不收回,他们将成为无主灵虫,定然会攻击我们的,只是此次过后,再也不能轻易使用他们了。”

    荀乐脸上少有的现出一丝凝重,回答了袁典一句之后,接着说道:“我们去看看吴兄弟,他遭到的伤害最大。”

    两人随即来到吴欢面前,而吴欢表情木然的双手撑地坐在那里,看到两人来到近前,吃力的对着两人说道:“荀兄,袁兄弟,我消耗巨大,你们……你们快打扫一下战场,顺便帮我……帮我取了那两株金花草,我们尽快离开这里,我……我实在没有力气了。”

    说完这个之后,吴欢咬牙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两个长长的玉盒,放在地上,只能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袁典。

    “吴哥放心,我这就去为你收取那两株金花草。”看了一眼萎靡至极的吴欢,袁典抓起两只玉盒运足法力直奔断崖之上的金花草而去,而荀乐也是毫不迟疑,快的打扫起战场来。

    收了两名飞魔山修士的储物袋,竭力放出两只火球焚烧飞魔山修士的尸体,同时清理起战斗的地方,尽量抹除与三人有关的痕迹。

    虽然经过刚才的大战,袁典损失了象甲盾,消耗了不少法力,但本身并没有遭受什么大的伤害,运足法力之下,接连腾空来到了两株金花草旁边。

    站稳身形之后,小心的将两株金花草从土中取出,然后快的放入玉盒之中,这样,最起码能够保持金花草两个月内灵性不失,符合炼制丹药的需求。

    可就在袁典收好玉盒转身准备离开之际,火爷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等会儿,等会儿,走那么急干吗?火爷我还没有吃上蚊子腿呢?”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