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边,袁典和吴欢两人合力大战飞魔山那名凝气六层的矮个修士,但是矮个修士认准了袁典手中的青光剑,将八成的力量全都投入到对袁典的攻击之中,对于吴欢的进攻,只是分出部分力量略加抵挡。

    三人之中,袁典和吴欢两人都是凝气四层修士,而飞魔山矮个修士却拥有凝气六层的修为,虽同为凝气中期,但四层与六层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不说别的,单纯法力深厚程度上,凝气四层和六层之间不说是天壤之别,但也是差距巨大。

    两人合力攻击只能堪堪自保,而矮个修士显然认准了袁典,急功之下,令袁典应付起来也是大感吃力。

    “吴兄,赶快去取那两朵金花草,我们好尽快撤退。”看到一时间矮个修士对自己穷追不舍,吴欢在一边也是挥不了多少作用,袁典随即出了一声呼喊。

    “哈哈哈……,小子,你也太自大了吧!区区凝气四层,看你能在小爷面前撑上几个回合。”

    奚落了袁典一句,矮个修士手中的灵剑骤然加,逼得袁典只能狼狈躲避,而袁典再次催促了吴欢一句,可是看到袁典狼狈不堪,吴欢瞪着血红的双目,一声大喝:“袁兄弟,有难一起抗,大不了我们同这该死的魔修同归于尽。”

    伴随着大喝,吴欢一拍储物袋,取出一颗黑色的丹药,脸色上现出一丝狠绝,一口吞下,接着一声爆喝,修为瞬间突破凝气四层,进入了凝气五层,法力大盛,随后怪叫着加入了战斗,一番猛烈的攻击令矮个修士也是连连后退。

    看到吴欢如此狠绝,袁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能抖擞精神继续大战。

    刚才他的本意确实是让吴欢去采摘那两株金花草,而自从他修炼《玄黄经》之后,法力深厚至极,加上青光剑,袁典有着十足的自信,和对手缠斗良久,甚至可以击败对手。

    可是吴欢看到自己暂时后退,却是拿出了底牌,服食了强行提升修为的丹药,这种丹药袁典自然知道,虽然可以暂时提升修士的自身修为,但有着一定的时间限制,而且有其巨大的副作用,往往不到生死关头绝对不能用,但是为了战胜敌手,吴欢此时用出,可见其情谊。

    而那位飞魔山矮个修士看到吴欢服食了强行提升修为的丹药,也是一声冷哼:“看你能够坚持多长时间。”

    随即也不再多说,手中灵器翻飞,身影一转取出两张金斩符,对着吴欢激而去,同时身影再次向着袁典欺来。

    “老虎不威你当我是病猫呢?”

    看到这名矮个修士盯死了自己,袁典也是气急,不退反进,一声大喝,运足法力,施展出了玄黄剑诀。

    穿木碎石至阳剑,至刚至猛,凌厉至极。

    看到袁典的剑法突然凌厉起来,矮个修士也是一皱眉头,加**力对抗起袁典的进攻,但青光剑是极品灵器,而且是经过器道祖宗火爷改造的极品灵器,大力碰撞之下,三个回合,只听‘砰’的一声,矮个修士手中的一淬中品灵剑竟然被直接崩坏,碎为了两节。

    手中灵剑断为两节,矮个修士一愣之际,青光剑划过衣袍,矮个修士肩头瞬间出现了血迹,吃痛一声,大惊之下大怒,彻底暴怒起来:“小子,今日伤了小爷,小爷定然要将你扒皮抽筋。”

    手掌一翻,在次出现了一柄一淬中品灵刀,另外一只手掌却是暗暗握着了一张黑色灵符,狂叫一声,身体凌空,对着袁典就是急劈而来。

    “使诈。”

    在这名飞魔山修士身体腾空的瞬间,袁典嘴角泛出了一丝冷笑。

    虽然他不知道飞魔山修士接下了会施展什么手段,但两年多的找茬修士,袁典不知和多少修士进行过战斗,这样的场景也不知遇到过多少次,自然明白接下来会生什么。

    一拍储物袋,象甲盾被祭了出来,同时考虑到对方是宗门修士,自身宝物力量必定强大,取出象甲盾的同时也将流银盾取了出来,确保随时可以激。

    转瞬之间,矮个修士的灵刀劈下,袁典举剑相迎。

    在袁典举剑的瞬间,矮个修士脸上现出诡异的微笑,在两件灵器对碰之前,另外一只手掌一甩,那道黑色的灵符瞬间激。

    “死吧!小子,死在小爷这张一笔上品灵符之下,你可以瞑目了。”

    瞬间,黑色灵符化作了一只黑色的小剑,对着袁典的心口疾驰而去,瞬间击在了象甲盾之上,但是象甲盾只是稍微阻挡,在黑色小剑的攻击之下竟然直接碎裂开了,失去了作用,随即继续向袁典心口激射而去。

    看到这样一幕,尤其是看到象甲盾破碎的一幕,矮个修士脸上现出了阴险的笑意

    “流银盾。”

    就在象甲盾破碎的瞬间,袁典一声大呼,同时,手中的青光剑毫不停歇,挡开矮个修士的灵刀,对着矮个修士的身体顺势一挥,一道凌厉的青芒斩向了矮个修士的右臂。

    电光火石之间,伴随着‘啪’的一声,流银盾白芒大盛,将黑色灵符化作的小剑挡了下来,同时青色剑芒斩向了矮个修士的右臂。

    “这……不可能的,你只是一个凝气四层……啊!”

    眼见袁典身前出现一面闪动着流银之芒的白色小盾将他的黑色小剑挡住,矮个修士一惊之后一个迟疑,但就是这稍微的一下迟疑,青色剑芒斩向了他的右臂,而且一击即中,一条手臂直接脱落飞出,矮个修士的惨叫声音随即响起。

    可这还不是结束,矮个修士刚刚遭受重伤,从两道金斩符之下逃得性命的吴欢,瞪着血红的双眼,拖着被金斩符斩伤的手臂,两手紧握着长刀,身影凌空,对着矮个修士的身躯猛然劈下,同时口中恶狠狠的吼道:“宗门修士就了不起吗!”

    话音未落,矮个修士身体猛然一僵,双眼一瞪,死死的盯着袁典,带着滔天的不甘,从口中蹦出了几个字眼:“不可能的,你……你只是凝气四……”

    声音到此结束,矮个修士的身体从腰腹之下直接断为两节,一命呜呼。

    袁典和吴欢,两名凝气四层修士大战飞魔山凝气六层修士,最终合力将其斩杀,这也是袁典进入修真界以来第一次杀人。

    虽然是与吴欢合力斩杀敌人,虽然以前有过种种杀人场景的想象,虽然猜测过那第一个死于自己手中修士的样子,但是此时看到那矮个修士被斩断的臂膀,分裂的尸体,袁典心头还是涌起一股不适应,喉头一咸,一股血气上涌,但随后被他强行压下。

    袁典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真的进入了生死存亡的修真界,也从这一刻起,他将随时准备杀人也要做好随时被杀的准备。

    在冥冥之中,袁典脑海之中浮现出一幅幅奇怪的画面,好像这样的场景他并不陌生,甚至在梦中出现过千百次,他举起手中的武器,瞬间可以收割亿万生灵的性命,一个个的生命在他的手中成为了冤鬼亡魂,但是他没有停息,没有后退,更没有一丝的悔意,因为在他的背后同样站着亿万弱小的生灵,他不能停、不能退、更没有权利去后悔……

    “袁兄弟,好样的,吴某这丹药只能持续半个时辰,我们去帮荀哥。”看到袁典呆站在那里看着矮个修士的尸体,瞪着血红双眼的吴欢走过来拍了拍袁典,随后身影一转向着荀乐的战团奔去。

    吴欢的话语令袁典瞬间惊醒,使劲的摇了摇头,再次看了一眼那死去的飞魔山修士,微叹了一口气:“杀与被杀,死与生,这是法则。”

    随即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转身向着荀乐的战团奔去。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